梦小说网 第11章:迷心入瓮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迷心入瓮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1章:迷心入瓮

  京都的街市繁华热闹,位于城南的千客楼此刻更是宾客云集,说书的唱小曲的多变,楼上楼下坐满了人。\r\n“杨柳依依且珍惜,为君一歌相思曲,绢花离散莫不弃,而今相依独自己……”曲调婉转清幽,美妙的歌声一下子回荡在整个千客楼内,唱台上此刻是一妙龄女子,穿一身绿衣,伏案弹琴,声音青涩且动听,唱出了女儿家的娇羞,台下看客有的闭眼聆听,有的看见女子年轻貌美而露出了想入非非的目光……\r\n在整个大厅最北侧的角落里,正坐着两个翩翩少年,其中有一人一直低着头,脸颊有密密麻麻的黑色斑点,这二人正是女扮男装的顼姸衣和蜜儿。\r\n千客楼里有一种点心叫迷心糕,名字别出心裁,吃起来更是回味无穷,顼姸衣每年生辰都会买上一包,偶尔也会在这里坐上一会,听听小曲儿,很是惬意。\r\n她们的桌上只有两盘迷心糕,一壶清茶,并未多点。\r\n“小姐,这糕点的确好吃,可也太甜了,不可吃的太多,您今天已经吃了一大盘了。”蜜儿提醒道。\r\n顼姸衣“唔”了一声,微微撅了嘴,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下手里的糕点,眼睛却直直地看着。\r\n蜜儿见了,忍不住笑出声来。\r\n“呵呵呵,小姐,从来也没见你对其他吃食有这般偏爱,怎么就对这个会如此执念,还有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这个迷心糕的呢?”\r\n顼姸衣道:“可能是之前谁告诉我的,你也知道,我也不记得了。”\r\n不知为何,她总感到背后有一道目光紧紧地缠绕自己,环视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难道是错觉?\r\n就在这时,唱台前传来一阵吵闹声。\r\n“小美人儿,唱的真不错,今天就跟着爷回府去,以后只给爷一人唱曲儿,保证你比在这唱的更好,更我见犹怜,爷会好好疼你的!”\r\n一个满脸猥琐笑容的粉面公子哥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捏着那个绿衣女子,那女子此刻早已吓得花容失色,一脸的惊慌无措,跪在那男子面前,哭着求饶。\r\n“求求公子放过奴家,求求您……小女子来生一定当牛做马的报答您,求您放过奴家吧,呜呜呜……”\r\n“爷看上了你,是你的服气,什么下辈子,爷今天晚上就让你来服侍,这是五十两银子,你拿去,就当爷买下了。”说完丢下了一锭银子在地上,对着身后摆了摆手,一群家丁冲了出来,拽住了那女子。\r\n这人是出了名的恶霸李潇,仗着自己的亲戚在朝廷做事,一向横行霸道,别人又奈何不了他,便更让他无法无天。\r\n“住手!光天化日之下就强抢民女,你们还有没有王法?”\r\n李潇回头看去,见是两个乳臭未干的白面书生,其中一个一脸黑斑地男子竟不要命地走上前。\r\n他气势汹汹道:“怎么,我李潇想要的人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你算哪根葱,居然敢管本大爷的事情?识相的还不给我滚远点……”\r\n顼姸衣淡然道:“天子脚下,你却目无王法,胆子也真是不小,快放了她。”本来不打算多管闲事,刚才看到那个女孩绝望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软,竟然没有忍住,说完那句话,心底叹了口气。\r\n李潇恶狠狠道:“王法?哈哈,皇上还能管我娶小妾这等小事?刚才大家也看到了,银子我付了,这事就这么定了,谁有权利干涉?”\r\n蜜儿一下挡在顼姸衣身前,道:“你……你休要放肆,知道我们是谁吗,顼大将军可有听过?我们可是将军府的人,还不放下那个女孩!”\r\n那李潇急躁地一甩手,大声道:“顼将军?就你们这穷酸的德行,还敢借着将军的威名在这招摇撞骗,小心我回头一并收拾了……”说完伸手抓向蜜儿身后的顼姸衣,狠狠地掐住她的手臂,感觉那人宽大衣服里的手臂很细,他愣了一下。\r\n话还没有说完,他突然感觉耳边生风,片刻后,眼角瞥见从自己的鬓边掉落一绺头发,随后,只听“叮!”的一声响,一把锐利小刀插进了身后的一个柱子里。\r\n顼姸衣趁机抽出自己的手,感觉火辣辣的疼。\r\n“谁这么大胆,竟敢打扰公子听曲儿。”声音来自楼上,众人纷纷抬头看去,一个面目清俊的男子站在上面,正收回左手,神情冷淡地看着下面。\r\n李潇怒极,道:“你是谁?不要命了,也不看看大爷我是谁,你就……”\r\n这时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一身玄衣,身材挺拔,一张脸面无表情,微微低头看向楼下,正好看到方才那一幕。\r\n顼姸衣一边揉着手臂,一边抬头,蓦然落入一双深邃的眸中。\r\n欧阳勰双手背在身后,站在楼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张脸好看的如天神下凡,表情却冷肃如冰雪,惹得楼上楼下见到他的女子纷纷沉出花痴相,此刻他锋锐的唇角忽然擒起一抹清冽的笑意。\r\n顼姸衣怔在对方的注视中,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两个人,一个站在高处俯视,一个立在楼下仰首,此情此景,竟让顼姸衣想起那天夜里在云心居里。\r\n李潇认出是欧阳勰,马上谄笑道:“原来是欧阳公子啊,小的不知公子也在此,真是失礼失礼,小人这就退下,不打扰公子继续消遣。”说完转身抓住那卖唱女子,就要离开,那女子大哭地拼命挣扎。\r\n只听欧阳勰冷冷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李大公子,我记得你父亲是个同知,专门协理高知府处理民生,怎么,你爹没有教你吗?还是你爹教你在这里强抢民女的?”\r\n李潇马上跪下,道:“误会,是误会,小人怎敢。”\r\n他嚣张惯了,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死死压制还是头一回,他强忍心中的不满,因为深知眼前的人不仅仅是当朝丞相之子,更是当今皇上极为信任的御前红人,据说最近还接任了通政要职。\r\n欧阳勰冷冷道:“我刚刚在听的那个唱曲儿的人,现下正在你手里。”\r\n李潇立刻松开了那个绿衣女子,额头已经开始冒汗,道:“是小人冒昧了,小人该死,还请公子饶恕。”\r\n欧阳勰又轻笑道:“无妨,此事念你父亲劳苦功高,便只罚你回家面壁十日,只不过……”\r\n李潇见对方突然停下,更加慌张。\r\n“只不过……你这双手嘛,我看着委实是有一些碍眼……”\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