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6章:父女心结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父女心结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6章:父女心结

  顼姸衣闻声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

  顼承煌目光始终盯着前方,看着不远处的一棵槐树,又移目往上看向天空,看繁星点点,俏皮灵动地跟随在月亮旁边,像极了一家团圆的景象。

  “当年爹爹也是有难言之隐的,也是……唉……爹其实也很后悔,那次要不是因为我的大意,害得你们姐妹两人在外面被歹人劫持,爹对不起你……爹……”

  顼承煌忽然转首,看向自己的女儿,看她依旧疏冷的模样,一下子又住了声。

  那一年,顼容莹九岁,顼姸衣八岁,顼清若被其母管制的向来严格,再加上她与母亲那边兄弟姊妹家的孩子经常往来,所以与顼姸衣虽然同龄,却并不亲近。

  而顼容莹和顼姸衣两姐妹,不知为何,竟很合得来,经常结伴玩耍。

  那一次随奶娘出府游玩,回来的途中,竟然遇到了劫匪。

  那劫匪头子正是他的一个仇家,因为恨极了他,所以伺机抓走了他的女儿。

  那一天,他记得下着很大的雨,他还记得早上的时候,他还背着顼妍衣在花园里玩耍,父女二人经常在那里享受难得的闲暇时光。

  顼妍衣在三个女儿里,最开朗爱笑,时常语出惊人,逗得周围的人乐不可支,那天早上,他一不留神被花园里的一只蜜蜂蜇到。

  一个小小的人儿,匆忙地笨拙的迈着她的小短腿,跑到顼承煌面前,仰着小脑袋,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焦急地抓起他被蜇到的手,突然放到她地那张小嘴里,轻舔那处看不见的伤口,然后又认真仔细地吹了吹他的手,时刻用眼神询问他还疼不疼?

  手指仍隐隐作痛,但在那一瞬间,却浸湿了他多年粗犷豪迈下最隐秘的柔软。

  “爹爹,给你吹一下这里,你还疼么?”

  奶声奶气,神情却透着认真和担心。

  “乖,我的妍儿让它一下子就不疼了呢,谢谢我的妍儿......”

  “爹爹别怕,妍衣长大以后保护你......”

  “嗯......”

  ......

  谁曾想后来竟会遇到劫匪,劫走了他两个懵懂无知的孩子。

  他接到消息地第一时间,便只身前往,那天雨下的很大。

  顼容莹和顼妍衣被绑着在雨中,见到顼承煌那一刻,顼容莹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

  “爹爹救我!”

  顼妍衣那张稚嫩的脸上,也忍不住流露出激动的神色,只是很快,表情里透出了坚定。

  她扬起骄傲的小脑袋,奶声奶气地冲着那些劫匪说道:“你们这些坏蛋,我爹爹一定会救我们出去的......”

  小小的身躯被下的越来越大的雨拍的狼狈至极,她几乎站立不住,却始终毫不畏惧。

  顼承煌双拳紧握,看到对面的两个孩子。

  耳边回荡着顼容莹无助崩溃的哭声,看着对面那个目光里充满了信任和无畏,可怜的小小的顼妍衣。

  冰冷的刀架在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身上,他几乎咬碎银牙,低吼道:

  “陆云松,你若动她二人一根汗毛,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对面眼神狠厉的陆云松,不屑笑道:“当年若不是你的突然袭击,我一家十七口人又怎么会被那些人突然出现而杀死最后命丧黄泉,我的妻儿更不会含恨离世,他们走的那么痛苦......哼,生不如死?我早就尝到了,今天,我也让你来尝尝这种滋味......”

  说完后,手下用力,放在顼容莹脖子上的刀又划入一分。

  “爹爹救我......爹爹我好怕......呜呜呜呜呜呜......”顼容莹哭的嗓子已经开始沙哑,绝望又无助地看着对面的顼承煌。

  “真是吵死了!”陆云松不耐烦地看了一眼顼容莹,眼角余光看向另一个镇定不语的小丫头,嘴角突然上扬。

  “顼承煌,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这两个女娃,今天你只能选一个。”

  风雨交加,打在人的身上生疼。

  顼承煌此刻的眼睛冒火,已愤怒到了极致,眼神冷冽,恨不得将对面的陆云松撕碎。

  “呜呜呜......爹爹......我疼....我好害怕......救我......”顼容莹感到脖子上一痛,害怕地大哭起来,哭的更加撕心裂肺。

  顼承煌手里握着剑柄的手已经开始渗出血丝,看到陆云松手一动,顼容莹脖子上的刀又划入一分。

  “放了她!”

  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顼容莹。

  他几乎听不到他自己的声音,雨声淹没了那句话,却精准地拍入了一些人的耳中。

  顼承煌再次吼道:“放—了—她!”

  陆云松一甩手,残酷的笑了笑,随手将顼容莹丢出去,顼承煌马上弹起接住。

  自始至终都不敢再看向对面。

  雨依旧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顼承煌不知道是不是雨势太大,拍出了幻觉,他隐约听到有人在说:“爹爹......我也害怕......”

  陆云松低下头得意道:“你爹根本不在乎你,只救你的姐姐......”

  两个都是亲骨肉,却只能救一个,无论是哪一个,你顼承煌这场选择都已经输了。

  眼前的这个女娃,七八岁的年纪,他的女儿如果还活着,大概也是这般年纪,无邪天真,如果还活着,也享受着父母的爱,而他也会享受天伦之乐。

  思绪翻飞辗转,突然,

  “嗖!”的一声剑鸣在耳边骤然响起!

  他一个闪躲,便看见顼承煌带着浓烈的杀气奔来。

  电光火石间,顼承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悬空飞身而来,抱起顼姸衣,绝杀而起!

  刚刚一直隐忍不发,就是伺机而动,他看到对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

  ……

  当这场缠斗结束后,转身,看向那两个女儿。

  顼容莹“哇!”地哭着跑过来,抱住了他的腿。

  他抬头,看到前方不远处的顼姸衣,心中一凛。

  那个小人儿,倔强地站在那里,大雨让她狼狈不堪,身上有淡淡的血迹,不知道是谁的。

  她的眼神突然那么陌生,他立刻走过去,刚要伸出手,几天前被毒蜂蛰到的那个地方,大概因为淋雨和用力握剑的缘故,此刻开始化脓。

  手伸在她的面前,她突然向后退了退,

  那一瞬间,他意识到,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