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2章:林中迷情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林中迷情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2章:林中迷情

  皇帝和焰赤可汗移驾先前已备好的临时寝殿,蓝起公主兴致正浓,也在一些人的陪同下参与进来,众人选马结束,号角吹响,开始狩猎。\r\n年轻人纷纷骑马涌入树林,每个人背着箭筒,手持弓箭,脸上都洋溢着兴奋激昂的神情。\r\n顼妍衣、岳清灵还有玉红莲并驾齐驱,走了一会,到达密林深处,马蹄艰难前移,几个人骑着马,只好前后错开。\r\n不远处,杂草丛间,突然奔出一头小麋鹿。\r\n岳清灵兴奋道:“姐妹们,这头小鹿可是我的了,哈哈......”说完驾马奔去。\r\n顼妍衣和玉红莲齐声喊道:“你小心点!”互相对视一眼,无奈地笑了笑。\r\n玉红莲道:“这丫头,真是一出来就忘行,真是不知道如何说她才好。”\r\n顼妍衣笑道:“之前咱们也只得在下人的牵行下才能骑上一回,这次机会难得,便让她疯上一回罢。”\r\n玉红莲点点头,看到她身下的马,柔声道:“这惊帆可是出了名的烈马,西域进贡之后,更是连续多年无人驾驭的了它,也因此摔伤了不少人,后来欧阳公子请命,在马场上几个回合以后就让它乖乖臣服。”\r\n顼妍衣回头看了看她,见她目光神往,眉宇间竟然脉脉含情,忍不住逗她道:“欧阳公子真是厉害,不过貌似不仅仅是这惊帆乖乖臣服呢......”\r\n玉红莲回过神来,假装发怒,语气嗔怪:“哪有,这是京都城所有人都知道的,不过今日,倒是你这丫头,着实的让人刮目相看,竟然毫不费力地就让惊帆亲近与你,还一同赢得了这场比赛,啧啧啧,真是奇闻。”\r\n顼妍衣低首轻笑道;“有吗?”双手轻抚惊帆的鬃毛,马儿也似乎很是享受此刻新主人的举动,神情乖顺。\r\n她心底也极其喜欢惊帆,所以方才直接上马,自动选择了要狩猎的马匹,并没有询问它真正主人的同意,谁叫你自作主张突然将了自己一军。\r\n所以她也没有看到身后欧阳勰意味深长的笑容。\r\n此处,四周窸窸窣窣,林中的小动物纷纷地四处逃串,顼妍衣和玉红莲同时见到一只肥硕的灰兔,于是,双双禁声,悄悄从背后拿出弓箭,箭在弦,顼妍衣举起弓箭,闭上一只眼,弦音待发时,看到另一边闪过一人,那个背影很明显是个女子,大红扎眼的骑装,她一眼就认出了是顼清若。\r\n顼清若并没有看到身后的她们,她骑着马似乎在找什么,直直地盯着前方,骑马声一下子惊扰了那只兔子,瞬间跑开了,玉红莲眼看自己势在必得的猎物跑掉,“哎呀”一声,马上追了出去。\r\n剩下顼妍衣一人,她也不着急,驾着惊帆慢悠悠地前行,手时不时抚弄马儿的柔软鬃毛。\r\n又穿过几处,果然让她看到一只比刚刚清灵追出去的那只更大一点的麋鹿。\r\n那麋鹿对危险毫无察觉,还在低头吃着地上的树叶,她抬起弓箭,单眼微闭,突然,耳后生风,一只利箭擦过鬓边,带着风直奔前面的麋鹿而去,感受到身下的惊帆被吓到,马蹄高高扬起,险些将她甩出去,顼妍衣拼命拉住缰绳,掏出袖中的安宁草,却一时无法安抚住它。\r\n眼看自己就要坠往马下,顼姸衣闭上眼,这时,身子一轻,被人拦腰抱起,听到惊帆嘶鸣一声,她睁开了眼。\r\n太子上官凌一双清亮的眼直直地盯着她,浅笑道:“顼姑娘没事吧?”\r\n顼姸衣下意识低头看着对方放在自己腰间的手,不自然地说道:“原来是太子殿下,我没事,还要多谢殿下及时出现。”\r\n上官凌道:“我也要说声抱歉,刚才那一箭正是出自我的弓里。”轻轻地将顼姸衣放在地上,待对方站定,扬起手里的弓箭,继续道:“方才看到一头麋鹿,便一路追到这里,弓箭发出去以后才看到前面突然出现一个人,没想到竟是顼姑娘,好在姑娘没有事,不然我今天可就是罪人了。”\r\n顼姸衣笑道:“殿下也救了我,便扯平吧。”\r\n上官凌意外地看着她,想不到眼前女子竟然毫无怯意,看到旁边一直在原地踏蹄的惊帆,不禁感慨道:“姑娘今日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更让我们北溟人在厥越人面前吐气扬眉。”\r\n他看到顼姸衣低头浅笑,脸颊上有黑黝黝的斑点,在此刻格外清晰。\r\n顼姸衣笑道:“殿下谬赞了,只是之前闲来无事的时候,会和姐妹一起做了几次这个,今日竟然凑巧用上了。”\r\n上官凌道:“我倒是更好奇欧阳兄的惊帆竟然臣服于顼姑娘。”\r\n顼姸衣低笑不语,这时,看向上官凌的身后,忽然发现了刚才那头麋鹿。\r\n她一时着急,突然抓住了上官凌的胳膊,竖起食指做出“嘘”的手势,上官凌愣住,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也看到了那头麋鹿,忍不住低头看向她还在拉着自己衣袖的手,看着她的一双灵动的眼睛,他的眉语间不自觉地浮起一丝笑意。\r\n顼姸衣似乎仍未察觉,聚精会神地看向不远处的麋鹿,正打算拿起弓箭,准备一举拿下。\r\n她一脸的势在必得,不曾想从别处凭空射.出来一支箭将麋鹿一击即中,瞬间倒地,顺着箭的方向看过去,欧阳勰刚刚收回手里的弓,脸上面无表情,直直盯向顼姸衣依旧停留在上官凌袖子上的手,唇角勾起。\r\n上官凌笑道:“你小子,刚刚怎么没看见你,偏要这时,出来抢走我这一路跟着的猎物。”\r\n欧阳勰狭长的眼瞥见顼姸衣的手放下,笑道:“哦?你一路跟来的?我怎么瞧着它像是我的呢?”\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