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9章:扑朔迷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扑朔迷离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29章:扑朔迷离

  顼姸衣睁开眼,发现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瞬间,头痛欲裂,昨晚的那种感觉一下又卷土重来,她慢慢坐起身,揉了揉太阳穴,舒缓了一些,好像也没有昨晚那么痛了。

  打开窗,天色已黑,丫鬟进来说起,她才知道自己竟然睡了整整一天一夜,那桃花醉果然厉害。

  众人在各自的房间里,时不时地从里面传来嬉闹声。

  丫鬟将醒酒汤端来放在桌上,还有一些清淡小菜,说是太子殿下亲自吩咐让人送来,要亲自看她吃下才算可以。

  “你可算是醒了。”

  岳清灵走进来,眼神满含深意,一脸的坏笑,玉红莲紧随其后,表情稍微严肃,眼睛直直地盯着顼姸衣。

  “你这丫头,没想到嘛,那天我们回来后就没找到你,问了下人说你和欧阳公子还有太子殿下一起走的,到了深夜才回来,还是……”说完停顿了一下,冲着顼姸衣挤眉弄眼。

  “怎么了?”

  岳清灵不再逗她,道:“还有就是你喝醉了酒,没想到欧阳公子亲自抱你回来,啧啧啧,白天骑马,夜里饮酒,你这趟狩猎,可真是精彩啊。”

  顼姸衣道:“不要拿我逗趣了,也没有做什么,只是说了一会子关紧要的话而已。”

  玉红莲在一旁,今晚格外安静,一直默不作声,顼姸衣看了看她,她却急忙偏过头,眉眼闪躲。

  顼姸衣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与岳清灵聊了几句,才散去。

  临走时,玉红莲走在后面,转身看了看顼姸衣,问道:“姸衣,你心中可有喜欢的人?”

  听到这话,顼姸衣愣了愣。

  玉红莲没再说下去,她只是对着顼姸衣笑了笑,就离开了。

  顼姸衣心里突然感觉闷闷的,明天就要回去,这几日,似乎发生了很多事,又似乎什么也没有。

  她一个人走出门,夜里的空气清新凉爽,安静地拂过她沉闷的心绪,却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抬头看了看天空,想起了那天夜里,想起那人清冷孤傲的目光,也想起那个不容自己逃避的吻,她的心竟然低颤起来。

  那人透过自己看向他心里的那个人,却让她在心底从此蒙上一层挥之不去的情绪,忽然有一丝失望盘旋在她心中,让她彷徨不已。

  她使劲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想要让自己再清醒一些,一抹黑影从眼前飘过,这时,那黑影步伐轻快,直奔某个方向而去。

  顼姸衣看了看那个方向,似乎正是那些厥越人住的地方。

  她悄无声息地跟过去,躲在一根粗壮的大树后面。

  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人背对着这边,那个黑影走过去,立刻跪下,低声道:“主子,一切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您一声令下。”

  那个人没有转身,双手背在身后,深沉地“嗯”了一声,过了好一会,才听他说:“今晚子时动手,切记,不可出任何差错,否则后果你们都应该很清楚!”声音有些沙哑苍老。

  “是!”黑影低首领命,随即起身领命而去。

  顼姸衣听出那人的声音,是跟在焰赤可汗身边的一个侍从。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又走出来一个人,那人脸正好对着这边,她一下就认出来是那个阿利塔。

  这里极度安静,顼姸衣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所以她可以很清晰地听到他们的对话。

  她皱了皱眉,因为那两个人说起了她听不懂的厥越话。

  那老者语气威严,声音也十分低沉,虽然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的狠厉,似乎也在催促和交代着什么,阿利塔一直揖首,不敢起身,毕恭毕敬地听对方讲话。

  过了一会儿,阿利塔才低声道:“虽然可汗已经有所察觉是身边人所为,但是他们根本不会想到会是怎么一回事,更不会想到我们的头上……”他忽然说起了汉话。

  那老者冷哼一声,道:“这次你小子竟能想出,让北溟深陷瘟疫的困扰,还放出了一些蛛丝马迹,引他们去查焰赤那个老家伙,现在他们之间一定彼此有了嫌隙,还算你聪明,哼,焰赤这个老家伙,竟然不顾老祖宗留下的祖训,偏要打破常规,让十八部族合并,唯他马首是瞻,那些已经习惯自己做主的部族首领怎会轻易罢休,真是痴心妄想!”

  厥越素来以东部族为首,其余十八部族分布草原各地,各安天职,数百年皆是如此,人们过着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生活,没想到在焰赤刚刚登基以后,提出了十八大部族合并,成立大厥越,一时有赞同的响应,也有一些老派坚决不同意。

  阿利塔毕恭毕敬道:“能为父亲效力是阿利塔应该做的,只是……”

  那人回头,一脸笑意,道“你放心,你小子心里想要什么我知道,事成之后,蓝起就是你的。”

  阿利塔听后,猥琐一笑,立刻跪下磕了一个头。

  那老者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突然伸手放在下巴处,只听“嘶”的一声,他从脸上竟然撕下一张脸皮面具,同时不耐烦地说道:“已经连续戴着这张面具戴了三天,真是越发的难受。”

  摘下面具后,露出另一张脸孔,顼姸衣不敢探出更多的身子去看,只是借着月光,扫到那人有一张和焰赤可汗极其相似的一张脸,不同的是,这人脸色此刻有些苍白,大概是连戴好几天面具的缘故。

  这人大概就是蓝起口中,将阿利塔交托给焰赤可汗的兄弟,也是她的叔叔加恩。

  只听他继续道:“哼,他真是有愧于老祖宗的教诲,近些年,我厥越在所有部族齐心协力的努力下,日渐国力昌盛,连连打败了那么多的国家,而与北溟也就几次战败,他就献了降书,甚至放低身份主动来拜访北溟皇帝,哼,他可真是我厥越的好君主!他不就是想要讨好北溟皇帝吗,一心想要做北溟的走狗吗,我就来给他们之间加点作料,看看他能得意几时……”

  顼姸衣心中震惊,想不到厥越的皇族之间也是如此勾心斗角,而焰赤恐怕更加想不到自己的亲弟弟此刻正在试图推..翻.他努力搭建的王朝,甚至可能是他自己。

  这加恩更是胆大妄为,竟然不顾自己国家的利益安危,只想着一己私欲。

  阿利塔一脸奉承的笑道:“父亲说的极是,只是前几日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竟然有高手,竟能治这种病,但今晚过后,那里的疫情将会再也控制不住,我刚刚已经派人向那里的人传出了风声,是焰赤可汗有意传播,那的人现在早被疾病折磨的几乎失去理智,今夜过后,我敢保证,他们一定会掀起一阵波澜,北溟皇帝本就被疫情困扰多日,他一定会讨伐可汗,到时候他一定在十八部族首领面前威严扫地,而且也会重重让北溟损失惨重。”

  加恩捋了捋胡子,一脸的担忧,道:“但是这病源……”

  阿利塔忙道:“父亲放心便是,那个病源谁也想不到会是一个香囊,也一直被隐秘地放在那里,今晚我派去的人会去销毁,至此再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加恩听完,才满意地看了看他,一脸的慈祥笑意,点头道:“算你小子有点本事,不枉费我这么多年的栽培。”

  阿利塔低着的头,让人看不到此刻他一脸的恨意,此刻,他的后背新伤旧伤开始隐隐作痛。

  这么多年的栽培?恐怕是这么多年的毒打和嘲讽吧,他咬了咬牙,声音卑微沙哑,

  “父亲教训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