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1章:有意闪躲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章:有意闪躲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1章:有意闪躲

  “莫不是衣妹妹有什么癖好?哎哟哟,妹妹这地上不凉吗?”

  ……

  有一些人本就对欧阳勰心里有一点小心思,早上欧阳勰的另眼相看更让她们有些耿耿于怀,再加上里面有一些人与顼清若走的很近,所以说起话来也都绵里藏针,说完后又都偷偷看了一眼欧阳勰,见他依旧眉目含笑,似乎对众人的话无动于衷,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夜色深沉,一如此刻顼妍衣的表情,她一直低着头,她知道现在的自己一定狼狈不堪。

  “难得公子有雅兴带着我们几个来赏月,可不是来看别人大晚上哭丧着脸的,这几日所有人舟车劳顿,却也意趣正浓,谁都不想因为什么来影响自己的心情......”

  其中一人见顼妍衣始终低头不语,也看到了欧阳勰的态度,大着胆子说着。

  “就是,顼姑娘,既然不愿意理会我们,那就识趣一点,让路。”

  ......

  一下子众人叽里呱啦明目张胆起来,有的甚至走到顼妍衣面前,看到她一脸的泥垢,更是嫌弃地连看都不再想看。

  其中一人更是借机依附在了欧阳勰的身上,声音娇媚可人,道:“公子,人家有点害怕,心跳的厉害呢......”

  “哦?我来瞧瞧,哟,这小脸怎么惨白惨白的呢......”欧阳勰笑得邪魅风流,一下子惹得身边的莺莺燕燕害羞不已,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一眼顼妍衣那边。

  蓝起公主看着那些人一下子都扑在欧阳勰的身上,抬眼看向前方的顼妍衣,眼波翻转,声音轻软妩媚,“你们北溟的女人真是不友好......”又转头看了一眼正一脸惬意地应对怀中美人的欧阳勰,摇了摇头,轻笑道:“你们北溟的男人也真是够没良心,不都说你们这的人都懂得怜香惜玉?”

  说完姿态婀娜,妖娆多姿,缓步轻移,来到顼妍衣身前停下,居高临下,语气却十分婉转:“快起来,这地上多凉。”说着抬手将顼妍衣扶起来。

  顼妍衣此刻浑身柔软无力,却始终唇角微扬,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向前方,耳中却喧嚣一片。

  恍然记得那天夜里,他的霸道无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无力招架,却又无法责怪,她甚至可以深刻地体会和理解对方的歇斯底里,好像他只能用这个方式才能让自己宣泄无人可知的情绪。

  她不知所谓,她头痛到无以复加,她在心底想要逃离那个人,因为,她突然发现,不知不觉,竟然从心底散发出一种力量,仿佛是一种本能,在拉扯着自己想要去靠近对方,她没来由的害怕起来,所以她只有躲避逃离。

  一时间,自己的心神恍惚,就在这时,鼻间传来一股淡淡的清新的甘草气味,还伴着好闻的龙涎香,白衣衣袖轻轻拂过顼妍衣的脸颊,她身前一沉,自己被对方紧紧支撑住,耳边同时传来低沉的声音:“怎么弄得,这怎么流血了?”语气夹带着隐隐的担心。

  上官凌眉头紧锁,眼睛紧紧地盯着顼妍衣,看她脸色苍白,他唇角紧抿。

  蓝起公主神色惊异,道:“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前方那些人突然安静下来。

  顼妍衣微微偏头,果然,肩膀上传来一阵刺痛,刚刚阿利塔还是放不下心,临走时在自己的肩膀上狠狠地拍了一掌,幸亏自己及时闪躲,只是还是拍在了她的肩上。

  想不到对方还是存心想要她的命,指间夹着小刀,拍在她身上,现在汩汩地流着血。

  她今晚穿的衣服颜色很深,刚刚就已经感觉已开始流血,没有想到上官凌第一眼便注意到。

  一瞬间,她强自支撑了很久的力气一下子溃不成军,瘫倒在上官凌的怀中。

  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任由上官凌抱着自己,一身的狼狈,从欧阳勰眼前路过。

  她强打起精神,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睛。

  走了几步远,身后传来清冽的声音:“走,有个好地方,我带你们过去瞧瞧。”

  “好啊好啊......”

  上官凌感到怀里的人忽然毫无声息一般,脚下一顿,没有回头,随后快步向前走去,很快消失不见。

  回到顼妍衣的房间,上官凌轻轻将她放到床上,顼妍衣已经虚弱的说不出话来,感激地看了一眼上官凌,对方安抚地笑了一下。

  随即他喊来屋里的丫鬟,才知道一直只有一人伺候顼妍衣,正在束手无策时,听到身后一声魅惑:“我来看看。”

  上官凌回身,看到蓝起公主走进来,点头示意,“这怎么可以,来人,去我那里拨来几个丫鬟过来这里伺候顼姑娘......”

  蓝起走到床边,看了看顼妍衣的肩膀,笑道:“你一个大男人,到底还是不方便,我们从小就在马上,受伤后可都是自己来处理,我们那可没有你们那么多的规矩,你快出去吧,再耽误,她流血可就更多了。”

  “那劳烦公主了。”说完便走出房间,到外间安排下人,独自等待。

  蓝起脱掉顼妍衣的衣服,拿起下人端来的白布,开始擦拭伤口上的血迹,突然手停下来,在那处伤口上来回仔细的端详一番。

  擦拭完伤口以后,上官凌派来的丫鬟端来了一盆清水,几番折腾,几人开始为顼妍衣擦拭身体,蓝起从腰间拿出一个蓝色的药瓶,倒出一颗药丸,放到顼妍衣的嘴里,又拿出金疮药粉,洒在那个伤口上。

  一个时辰以后,蓝起走出房间,对着久侯多时的上官凌点点头,轻笑道:“她已经没有大碍了,殿下不要担心,我的‘再生粉’可是我们那最好的金疮药。”

  “多谢公主。”上官凌揖首。

  从里面走出一个下人,来到二人跟前,道:“殿下,顼姑娘醒了,要见您,公主,还有您。”

  上官凌和蓝起起身来到房间里,顼妍衣看了看四周,上官凌心中了然,示意所有人出去。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顼妍衣道:“殿下您马上派人去城边,今夜有人会去那里,一旦阻止不了,恐怕这场瘟疫会一发不可收拾......”抬眼又看向蓝起公主,接道:“公主,是有人有意为之,将瘟疫陷害给焰赤可汗。”

  蓝起道:“是阿利塔?”那伤口她再熟悉不过。

  顼妍衣点点头,“正是。”转首看向上官凌,一脸的焦急,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脸上的斑点此刻看起来显得脏乱不堪,

  许是说话牵动到了伤口,顼妍衣语速放缓,“那人穿着一身黑衣,下巴上有一颗黑痣,眼睛......眼睛很小......”

  上官凌点头,立刻起身出去安排。

  蓝起在床边坐下,看了一眼顼妍衣,道:“你也算是命大,好在这一掌只是劈在皮肉上,没有伤及心脉。”

  “嗯......”顼妍衣看着她虚弱地笑了一下,没有说出此事背后的主谋是加恩。

  蓝起道:“方才她们那些人那样对你,你为什么不反击?”

  顼妍衣笑了笑,“何必与一些无足轻重的人一般见识,她们还不配参与我的人生。”

  “说的好,那天我便看出你与那些人不同,你有心事,有心计,也有你自己的固执,这一点和我还是蛮像的。”

  “呵呵,谢谢公主夸奖,在我看来公主才是巾帼不让须眉,我甘拜下风,所以......所以现在能给我解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