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5章:陷入迷惘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章:陷入迷惘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5章:陷入迷惘

  欧阳勰的嘴唇冰冷,抬起眼眸,他身上特有的龙涎香气息立刻包裹了顼妍衣的周身,与顼妍衣面面相觑,静谧深沉的夜,笼罩在两个人的身上,月光泄洒着意味深长的空寂安静,顼妍衣的表情已从最初的慌乱到此刻的平淡,一双如水的瞳眸,默默地注视着对方。

  欧阳勰起身,这时,门外传来陆冥的声音:“公子。”

  他轻轻应声,陆冥走进来,顼妍衣看到他一身的黑衣,看上去和刚刚最后冲进这里的那个黑衣蒙面人很像,只见他进门后俯身抱拳道:“公子,果然如您所料,那个阿利塔背后另有他人,那个人我刚刚追出去,差一点得手,但是那人太过狡猾,被我们跟丢了,不过我已经放出讯息,让附近的兄弟及时搜捕,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

  欧阳勰面无表情道:“无所谓,此番无非是打乱他们的计划,还是皇上圣明,咱们也早有防备,不过你要看准了,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要报上来,现在他们的行迹也已败露,剩下的也是他们厥越自己的事情,咱们只管控制住疫情,其余的就随他们去吧。”

  “是,公子。”

  “去吧。”欧阳勰转身摆手道。

  陆冥应声离去,顿时屋子里又恢复了安静。

  他走到榻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顼妍衣,声音魅惑,“你现在一定是恨极了我,只是如今你也尝到了这任人摆布,被人冷落的滋味,感觉如何?”

  顼妍衣闭紧双目,感到呼吸凝滞,大脑一片空白,胸口一滞,忽然疼痛难挡。

  她紧绷的身体一下子崩塌,用力动了动手指,开始慢慢地恢复知觉,声音清缓无力:

  “公子......与我究竟有何牵绊,竟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肯放过我......”

  欧阳勰邪邪一笑,道:“牵绊?不肯放过?或许......”声音竟有着说不出的苍凉。

  他推门离去,卷走一地莫名的疏冷和道不尽的心事。

  天空已经慢慢泛白,顼妍衣的意识渐渐模糊,这一夜,她真的太累了。

  ......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她推开门,突然被站在门口的人吓了一跳。

  陆冥立刻揖礼抱拳,道;“姑娘,您醒了。”

  “你怎么在这里.......”

  “回姑娘,小人奉命在此守护,既然姑娘已醒,那小的这就回去复命”陆冥说完,抬眼看了看她,眼中似有深意。

  “陆冥,你好像对我很有成见?”顼妍衣看到对方的神色,便随意在桌边坐下,示意对方进门。

  陆冥站在原地不动,看了看顼妍衣,并未回答。

  顼妍衣叹了口气,笑了笑,道:“你家主子说我像一个故人,那人是谁,与我又有什么关系?”语气不容许对方拒绝,言语间隐约的霸气,竟有一丝像极了欧阳勰。

  陆冥道:“姑娘,我只能告诉您,整件事情让您意外卷入,并不在公子所料的范围内,公子与蓝起公主其实早已暗自结盟,昨日您意外撞见阿利塔等人实出意料之外,本来公子和蓝起公主要逼迫对方就范,却突发昨晚的变故......至于其他,小人无法奉告......”

  “你下去吧......”

  顼妍衣知道问不出什么,挥了挥手。

  陆冥抱拳转身离去,临走时,看了一眼她,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坐了一会儿,顼妍衣正打算出门,看见上官凌站在门口,他的手臂缠着白布,她立刻走到他的身边,惊讶道:“殿下,这是怎么了?”

  上官凌的脸色有些苍白,神色有点疲倦,在看到顼妍衣那一刻,似乎才舒缓一些,他缓缓笑道:“无妨,只是昨夜出去追那个贼人,受了伤而已,都是皮肉小伤,不碍事,你呢,怎么样了?”

  顼妍衣心中一暖,笑道:“我已无碍,今早已经有人换了药......只是,这不过一夜之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上官凌道:“方才我去见父皇,焰赤可汗等人已经开始着手归巢,今日所有人回京都,我可能要开始忙前方疫区的事情,刚刚我见到蓝起公主,她告诉我,昨天不得已对你用了定身散,是不想让你多言其他,她必须要留阿利塔一条命,虽然明知你不会怎样,她依然感到很抱歉,不过话说回来,这阿利塔一党人真是丧心病狂,你昨天瞒着蓝起偷偷递给我的字条,我已经查到,正如前些日与欧阳兄所查到的情况一致,焰赤和加恩两兄弟一致不和,尤其是加恩私底下小动作更是不少,这次借着焰赤要合并的动作他趁机煽动其他人,恐怕这次焰赤回去要头疼了......昨晚逃走的应该就是加恩,只是我们动用所有人,竟还是让他逃了......”

  门突然被打开,“妍衣姐姐,妍衣姐姐,你还好吗,一大早我才听说你昨晚发生的事,我来迟了,你还好吧?”上官天丽跑了进来,拉住顼妍衣的手,围着她转了几圈,仔细端详,俏脸凝眉微蹙。

  顼妍衣笑道:“我没事了,多亏太子殿下及时赶来。”

  上官天丽枉自叹了口气,一双眼分别扫了扫顼妍衣的肩膀还有上官凌的手臂,道:“唉,你们两个可真是不省心。”

  一路舟车劳顿,顼妍衣回到府里感觉身体散了架一般,柳如华和蜜儿冲出来迎接她时,看到她的脸色惨白,蜜儿急忙将她扶进去,柳如华偷偷拭去眼泪,看到院中角落背后站着的顼承煌,立刻走过去,眼神哀怨地看着他。

  顼承煌昨晚一直在外面忙着皇上交代的差事,直到清晨,才得知女儿出事,赶去时看见太子和公主正在房内,几个人有说有笑,看来已经无碍,只是他心底喟叹,总觉得女儿距离她更加遥远了几分,心中有丝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