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7章:失落迷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章:失落迷踪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7章:失落迷踪

  近日京都城里,凡是有女儿的人家都犹如惊弓之鸟,每天提心吊胆,一家人把自己的女儿团团围着,去哪里都不允许单独行动,只因,城中已经接二连三的失踪数名女子,失踪人数与日俱增,如今终于惊动了朝廷。

  在天子脚下,发生这种事情,惹得皇帝震怒连连,尤其前有瘟疫一事尚未解决,现下又发生了如此惹民惊慌的事情发生,几日以来,连下了几道诏书,更是命令底下所有人,严查严办。

  一时间,京都城内,人心惶惶,暗流涌动。

  几日的盘查,果然奏效,新派来的正是皇帝身前的红人,御前行走,也是当今丞相的二公子欧阳勰,他素来行事杀伐果决。

  此刻他端坐在一顶轿子里,掀开轿帘,看街边往来匆匆速战速决办事的士兵,如此猝不及防地盘查,一下子抓到了很多行为不轨的人,调查结果也显著,只是与近些天失踪者都是达官贵人家千金的案子不同,现下翻出的都是一些市井之徒。

  他单手托腮,薄唇微抿,另一只手放在轿帘上,指尖有节奏地上下敲击着。

  街上行色匆匆走过一群人,那些人神色惊慌,大街小巷仔仔细细地查看,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其中一人他认出来,是将军府的管家,便派人去问,不多时,陆冥回来,道:“主子,听说是顼家二小姐失踪了,已经三天,现在将军府上下四处搜查,但是还是没有顼家小姐的半点影子。”

  说完抬起头看了看主子的脸色,见他神色如常,只是感到对方握紧拳头,眼神讳莫如深,声音里透着一丝愠怒,不过片刻,恢复如常,他感到主子的周身瞬间散发着冰冷的寒意,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心中暗暗祈祷,但愿她千万不要有事。

  都城里的百姓都感觉到这两天的反常,若说前几日的官兵雷厉风行,这两天,城中几乎各个角落都会看到官兵排查,似乎变得更加严峻起来,明明是派人排查女子失踪一案的歹人,是为民除害的好事,一时间没人敢再顶风作案,但是这些士兵却似乎要将此事进行到底的架势,京都城上上下下,大小商户,客栈酒楼,甚至风月场所,几乎都被翻了个遍。

  一匹马在山间风驰电掣,狂风肆意地拍打在欧阳勰的脸上,他却毫无所觉一般,惊帆似乎感觉到主人此刻的心情,一路狂奔,直到一处山坡上才停下来,坡上一个凉亭,他翻身下马,抚..摸亭子里的一处浅痕,双手婆娑良久,眼睛停驻在上面,神情专注,席坐地坐下,直到月朗星稀。

  同样的夜,此刻,顼妍衣的耳边却喧杂热闹,她的身子依然软绵无力,只不过可以勉强在屋内走动,已经在这里连续几日,这些女孩三四个人分在一个房间,那个童嬷嬷会每天派人指导一些礼仪。

  “姐姐我好怕。”落儿蜷缩到顼妍衣的身边,顼妍衣还有落儿和另外一个名叫翠竹的女孩被分在一个房间里。

  此时,门外不时地传来鞭打的声音,还夹杂着刘大凶狠的咒骂声。

  “你个小贱.人,我让你不听话......不好好学规矩,就给你卖了,让你尝尝伺候那些粗野男人的滋味......哭!再哭就立马将你赏给这里的那些下人,让爷们也尝尝鲜,哭......你倒是哭啊......”隔壁女孩的哭声瞬间变成低泣声,瞬间吓得没有声音。

  短短几天,这已经是第五个被打的女孩,她们每天会在童嬷嬷的严格施压下学习礼仪,其中有宫里的,但是大部分还是一些取悦男人的把戏。

  稍有不慎,就是一顿打骂,顼妍衣出自将军府,自是熟悉那些礼仪,做起来更是得心应手,再加上她的面色暗淡丑陋,自然不在重点栽培的对象里。

  一些年纪小一点的,更是难以承受这种痛苦,已有两个女孩不堪受辱自尽在房中。

  房间轻微晃动,虽然窗子都被钉死,但几日观察下来,顼妍衣知道,她们是在一艘船上。

  门外已经安静下来,周遭又恢复了安静,落儿和翠竹依偎在顼妍衣的身边,蜷缩成一团,目光惊惧。

  “我不想这样,呜呜呜.....姐姐,我们该怎么办,我娘现在一定急死了,我坚持不下去了......”落儿这几天已经将安定自若的顼妍衣当成依靠,只是毕竟年纪太小,一连几天见到这些不堪的画面,让她内心早已绝望,刚刚的残忍的声音更是让她彻底崩溃。

  翠竹被落儿的眼泪感染,也悲从中来,咬着手臂流眼泪,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顼妍衣伸手分别将二人抱在怀里,安抚道:“不要害怕,我会想办法带你们出去的......”

  这时,房门被打开,童嬷嬷带着几个老妈子走了进来,气势汹汹道:“想出去?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是快死了这条心吧,这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找来的。”她目光不耐地扫了一眼三人,对身后一个老妈子说道:“看着这几个身量还算可以,前几天死掉的那几个就让她们替上吧。”

  童嬷嬷转首,看向顼妍衣几人,道:“本来还轮不到你们几个,算你们运气好,这次伺候的可是地位很高的人,你们可得给我好好学着,不许有任何差错。”

  接下来的几天,十几个女孩子,被安排着学习舞蹈,轻纱覆身,薄纱遮面,一切似乎都按照那个童嬷嬷的意愿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不过也正如顼妍衣所料,练舞期间,给她们吃了无骨散的解药,身体渐渐地恢复了力气。

  这期间落儿还是会累到哭,挨了几鞭子后,也变得老实起来。

  三天后,所有人正在化妆,童嬷嬷盘腿坐着,嘴里叼着大烟斗,满意地看着四周,心里盘算着这笔买卖后会收到多少丰厚的打赏,一下子笑得见牙不见眼。

  这时,从门外匆忙跑进来一个人,看起来慌张不已,道:“嬷嬷,不好了,那个领舞的小月跳湖自尽了!”

  童嬷嬷震惊起身,“怎么回事?”

  “这......都是那个刘大坏了事,一时鬼迷了心窍,昨晚竟然玷污了她,那丫头一时受不了竟然想不开就......”

  刘大正好走进来,一脸心虚的模样,挠着头,走到她面前。

  童嬷嬷愤怒骂道:“你这个混账东西,那小月可是领舞,你动谁不好,偏偏动她?这马上就要登台,你让我去哪里找别人去......白老大不是千叮咛万嘱咐过,这次可不同以往,稍有差池,可吃不了兜着走,这下好了,你捅坏的篓子,你自己去找白老大说去......”

  刘大急忙一脸地讨好道“嬷嬷,我的好嬷嬷,我错了......说起这个,都是那个女人勾.引了我,从上了这船那女人就对我横眉冷对,还在我面前装高冷,我这一时就......没忍住......嬷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大不了下次我给你弄更好的货来,价钱你说了算,还不行吗......”

  童嬷嬷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刘大见童嬷嬷已经心动,便到她背后,给她扇风捏背捶肩,一顿阿谀奉承。

  顼妍衣心中早已惊怒无语,这帮人竟然如此胆大妄为,不光强抢民女,杀人如麻,看他们如此嚣张跋扈,貌似背后还有靠山,这童嬷嬷是到了年纪从宫里出来养老的,她这背后的人看来定然是少不了朝廷的人,越想越觉得深不可测,顼妍衣敛起眉眼,沉默无声。

  忽然,童嬷嬷沙哑的声音响起:“这领舞,就让她来替吧。”

  抬眼,看到对方的手指着自己,童嬷嬷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