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9章:惊艳全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章:惊艳全场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39章:惊艳全场

  灯火阑珊,酒意正酣,所有人屏息看向中间诺大的舞池,一个个葱白的手充满韵律的摇摆,轻纱拂面,跟随着乐音泛起涟漪,看起来美不胜收。

  朱炳耀看着众人的表情,捋了捋胡须,满意地笑了。

  从外面走进来一人,与上官凌耳语一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他神色匆匆步出门去。

  袅娜腰肢温柔,轻移莲步,时而团聚,时而离散,数名美人犹如绽开的花蕾,灯火骤然明亮,美人们突然向四周散去,音乐节奏也变得激昂起来,诸女长袖曼舞,手中环抱花篮,无数娇艳的花瓣漫天飞舞,而在这漫天花.雨里,一个白衣少女轻纱拂面,额头上点着梅花花钿,她如空谷幽兰一般出现,她的舞姿轻盈优美,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飘忽若仙,所有人皆沉醉在她曼妙绝美的舞姿中,眼睛如痴如醉的望过去,几乎忘记了呼吸。

  白衣少女一双美目顾盼生姿,明亮撩人,此时乐声再次节奏翻转跌宕,只见那少女以其中一足为轴心,轻舒长袖,轻柔的身躯随之旋转,周身落花纷飞,漫天飞洒在她的身上,如仙如画,看的人如痴如醉。

  她的速度越来越快,被诸美围在中间,玉手挥舞翩翩,衣袂飘飘,犹如凌波仙子,大起即大合,众人再次汇聚,音乐逐渐平缓轻柔,那白衣女子速度慢下来,她的一双眼仿佛会说话,翻转波澜不惊,看向四周,尤其在欧阳勰的身上停了一停。

  欧阳勰的唇畔忽然抿起一丝微笑,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里面泛起波澜,一眨不眨地看向那个清颜白衫,青丝墨染的白衣少女。

  四目相交,两个人在各自的眼中看到了彼此的影子,仿佛无限放大,又仿佛慢慢凝结成一抹水花,在里面一点一点融化。

  她眼睛瞥见坐在欧阳勰两侧的美人,一个个美目流盼,含羞魅惑地坐在他的身边,一个为他斟酒,一个从盘中拿起一颗葡萄放到他的嘴里。

  欧阳勰双手搂过两边的美人,直直地看向前方,惹得美人更加笑意连连。

  接下来,按照排练时,白衣少女应该围绕众人撒花,可是她沿着桌前众人飞速撩动广袖,走到欧阳勰身前,忽然停下来,拿起桌上的酒杯,勾住对方的脖子,在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救我。”正要起身离开,身体冷不防地被那人环抱禁锢在怀里。

  那白衣少女正是顼妍衣,她知道欧阳勰已经认出了自己。

  两边的美人瞬间被挤开,不自觉的落到距离较远的位置。

  此时音乐已经到达尾声,其他美人也踏着乐声缓步离开,长袖翻飞,散落花.雨,留下一片花香四溢。

  众人如痴如醉,待醒转掌声雷动,只是目光都落在欧阳勰和那白衣少女的身上。

  欧阳勰邪邪一笑,看着怀中的人,“顼姑娘总是让人惊喜又意外......你要我如何救你?”声音只有顼妍衣可以听到。

  顼妍衣想要起身,却被他紧紧压制住,竟然动弹不得。

  欧阳勰道:“你把伺候我的美人儿挤走,意欲何为呢?”

  “场上的姑娘都是被抢来的,希望你出手救出她们......”顼妍衣忽然主动攀附上欧阳勰的脖子,声若蚊蝇,却不知道此刻她的声音更加撩人妩媚。

  刚刚被挤走的其中一个美人正要起身,一脸愤愤不平的表情,袅袅娜娜地往这边移来,

  忽然顼妍衣拿着酒杯的手一抖,酒杯砸在欧阳的腿上,酒水溅落,撒了他一身。

  周围突然死一般的安静。

  朱炳耀冲着一旁的童嬷嬷使了个眼色,那童嬷嬷立刻走到欧阳勰身边,笑道:“公子,是这孩子唐突冒犯了您,还请您多担待,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小人这就带她下去,教训她......”

  欧阳勰笑道:“无妨,便让她留下来,陪我吧......”他回过头,看到身后正楞在原地的那位美人,唇角不自觉的上扬。

  童嬷嬷心中震惊,本想着是让这些女孩跳一曲,博众人一乐,并不想太过声张,这些女孩刚被带来不久,恐怕会坏事,于是急忙道:“公子,还有更好的,小的给您找来,这丫头还不懂事,恐怕侍候不好您......”

  “就她了!”

  童嬷嬷还想要说什么,抬头看到朱炳耀冲自己摇了摇头,立刻住口,点头卑微退下。

  顼妍衣在欧阳勰的身旁坐下,乐音又起,这次节奏轻快,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所有人继续谈笑风生,热闹不已。

  朱炳耀再次走到欧阳勰桌前,笑道:“今晚公子的到访让这里蓬荜生辉啊,不知公子是否尽兴?

  “朱老费心了,有如此美人儿在怀,我岂敢辜负?”

  朱炳耀笑道:“那便好,听闻公子近日一直忙于少女失踪一案,不知道现在进展如何了?”

  见欧阳勰抬眼看自己,眼中精光乍现,便又叹然道:“不瞒公子,下官家中也有女儿,出了这等事,心中实在骇然......”

  欧阳勰道:“说到此事,圣上格外关注,所以近期严查督办,更查出来不少人来,圣上下旨全部处以重刑......”

  朱炳耀道:“那这么说此案已经告捷在即?那真是要恭喜公子又为皇上立下一功,下官在这里就替这城中的受害家庭还有所有百姓敬公子一杯......”说完举起杯中酒,一饮而尽。

  欧阳勰也饮尽杯中酒,含笑道:“听闻朱老近日得到白起平的绝笔真迹,这幅画据说可是连皇上在内多年寻找都未能找到,朱老真是厉害。”

  朱炳耀道:“凑巧而已,也是朋友送来的,还正想着改日亲手送给皇上。”

  欧阳勰看了看四周,笑道”“哦?那到时我可要借光一赏,不过说起来,朱老这人脉可真是广,今天居然连刑部、兵部、户部的几位大人也被您给请到了......”

  朱炳耀道:“让公子见笑了,也不过是一些几位臣子私聊一些家常的小聚会,并没有其他的事情......”

  “又没有说什么,你看你怎么这么紧张呢。”欧阳勰看到对方额头微微冒起汗,扬唇一笑,“你看,我这不也有幸被朱老邀请来,还借着朱老的光,见到如此精彩的舞蹈,还有......如此美人儿呢。”欧阳勰说罢,抬手握住一旁顼妍衣的手,轻笑出声。

  朱炳耀看了一眼顼妍衣,笑道:“这丫头据下人来报说是新来的,性子难免烈一些,不若一会她陪公子饮完酒,我再让他们换来一个更温柔懂事的,这孩子一看年纪就小,恐怕会伺候不好公子您......”

  欧阳勰看了看顼妍衣,看她眉头忽然微锁,不禁微微一笑。

  欧阳勰又看向朱炳耀笑道:“不必,这一个我看就挺好。”

  朱炳耀见索人无望,只得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