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2章:有点醋意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章:有点醋意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2章:有点醋意

  上官凌一眼看到冲入船边的白衣少女,看着背影,觉得有点熟悉,那少女猛然回头,面纱脱落,露出一张熟悉的脸,他直觉地冲过去,却已经晚了。

  他想都没有想便跟着跳了下去。

  白老大一下子就慌了神,立刻喊了人来,下去救太子。

  夜里的江水很冷,顼姸衣身子酸软无力,她取出口里的布条,在江里胡乱速腾。

  她四处寻找翠竹的身影,可是天色太黑,她根本看不到。

  刺骨的江水让她的四肢开始麻木,本就不善水性,此刻她只觉的脚忽然使不上力,身体越越来越沉,她拼命地向上挣扎,却仍然无济于事。

  半梦半醒之间,忽然感觉手被拉住,一双宽大有力的手握住了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一个模糊的影子。

  “姸衣!”

  船上的人终于在距离与船渐行渐远险些要被一阵急流冲走的地方,救起了太子和顼姸衣。

  上官凌抱着顼姸衣,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跑来的白老大,

  白老大道:“殿下,您没事吧,这个……您听我解释……这几个孩子做错了事,我教训了几句,没想到脾气这么大,竟然跳下了船,殿下……殿下您……”

  上官凌看着已经晕过去的顼姸衣,没有说话,回到房间里,叫人打了热水,安排下人将顼姸衣的湿衣服换下。

  上官凌走出门,对沐泽道:“立刻动手!”

  “是!”

  一转身看到欧阳勰沉着一张脸走了过来,

  “她怎么样了?我听他们说你刚从江里救下她?”

  上官凌看到对方紧握拳头,

  欧阳勰一脸的愤怒,恨不得马上爆发,当他看到那张字条就知道不对了,她怎么可能说那句话……

  “嗯,看来已经不用再等了,可以动手了!”

  欧阳勰在房间的门口停顿一下,径直离开了。

  朱炳耀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切来的会这样快,房间里突然冲进来一群官兵,没有给自己任何反应的机会,他看到欧阳勰冷着一张脸,走进来。

  朱炳耀惊道:“公子,您这是?”

  “带进来!”

  不多时几名穿的很少的的少女被带了进来,身后是衣衫不整的几位朝廷命官……一个个惊慌失措,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神气,也没有了方才在宴会上的侃侃奇谈高谈阔论的气势。

  “朱老,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朱炳耀一脸的惊惧,早已吓得屁滚尿流,跪在欧阳勰身前,连连磕头。

  他已经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到门外走进来的上官凌,心中更加绝望。

  至此这场牵扯甚广的少女失踪一案彻底告破,

  之前上官凌和欧阳勰里应外合,相互配合,也得到圣意的恩准,所以早已堵住了那些牵扯进来的官员的后路……

  白老大还有刘大早已被收押控制。

  因为是一早就着手策划准备,所以并没有引起恐慌。

  那些被抢来的女孩已被救出。

  冰冷刺骨的水……无依无靠的死亡气息……忽然看到母亲对自己笑……想要大声呼喊,却怎么也喊不出来……感受到袭来的窒息感,猛然睁开了眼,才发现竟然是做梦,她缓缓起身,看到了两个人影,一黑一白,其中那白影好像在向自己招手,仿佛是无常两兄弟来接自己,她的身体本能的向后退了退……

  “顼姑娘,你终于醒了!”

  顼姸衣听到声音,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才发现穿白衣的是上官凌,清俊儒雅地对自己笑,身后是一身玄衣的欧阳勰,双手抱臂,一双深眸看着自己。

  顼姸衣忙问:“那个翠竹怎么样了,可有找到她?”

  上官凌道:“没有,今晚水流有点湍急,我也是废了好大力气才找到你。”

  顼姸衣惊讶地看着他,道:“原来是殿下救了我,谢谢殿下,你……你没事吧,那水刺骨的冷……阿嚏!”

  上官凌轻笑失声,走到榻前将被子披在她身上。

  顼姸衣立刻裹紧,将自己整个身子窝在里面,看起来有趣极了。

  上官凌不自觉的扬起嘴角,顼姸衣也忍不住低头害羞的笑了笑。

  “啪!”

  忽然听到身后的关门声,二人转过头,欧阳勰已经离开。

  次日,将军府迎来了二小姐,顼姸衣远远地就看到顼承煌在大门口揉搓手掌,来回踱步,看起来焦急万分。

  他身后跟着大夫人等人,在门口静候,众人看顼姸衣下了马车,惊讶地看着身后也跟着走下的两个人,不禁惊呼出声。

  欧阳勰和上官凌同时互送顼姸衣归家,看似很是熟络的样子。

  众人表情十分精彩。

  顼承煌急忙上前:“多谢殿下和世侄,救回我女儿。”

  上官凌笑道:“顼姑娘此次也帮我们一举破了桩大案,功劳一件,要不是她,恐怕我们要抓住对方更有利的把柄还要等上很久,只是顼姑娘受了伤,将军要立刻请大夫来仔细瞧一瞧。”

  顼承煌忙道:“好,多谢殿下挂怀。”

  顼姸衣回头揖礼道:“殿下,您回去也要记得看大夫,别惹上风寒……”

  上官凌微笑点头,二人对视一眼,顼承煌愣了愣。

  欧阳勰面无表情地不说话,只是站在一旁的陆冥轻微的哆嗦一下,感到周遭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心中哀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