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3章:欺人太甚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章:欺人太甚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3章:欺人太甚

  顼容莹急忙走出来,拉住顼姸衣的手,嘘寒问暖,时不时抬头看看送她回来的那两个人,又看了看顼姸衣,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看起来略微地有些僵硬……

  顼姸衣对着上官凌微微点头,说了句谢谢,抬眼看向欧阳勰,却看到他对顼承煌打了个招呼,也没有再看身后一眼,头也不回的地离开了。

  上官凌要回宫复命,还要处理后续的一些事情,也告辞离开。

  顼姸衣看了看来接自己的人,没有看到母亲,看到父亲一脸的担心,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揖了揖礼,回了落雨阁。

  还没有走到门口,顼姸衣就看见蜜儿从里面跑出来,在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站住,看着自己,欲哭无泪的样子。

  顼姸衣道:“怎么了?”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安。

  蜜儿慢慢走过来,眼里蓄满的泪终于噼啪掉下来。

  顼姸衣从做了那个梦开始,心里就有点不舒服。

  蜜儿突然跪下,道:“小姐……小姐,夫人她……”

  顼姸衣猛然抬头,立刻冲到房间里,看到母亲一脸的苍白,安静地躺在那里。

  屋子里只有几个丫鬟,梦喜看到顼姸衣开始愣了愣,立刻跪在地上,哭了起来,蜜儿很快跟着跑进来。

  “发生了什么?”

  顼姸衣一双手颤抖地放在柳如华的鼻前,忽然松了一口气。

  蜜儿道:“自小姐失踪后,夫人就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接连几天都黯然神伤,身子也变得虚弱下来,我和梦喜想尽办法让她吃了点东西……昨天,夫人一大清早起来,说做梦梦到了小姐,说小姐回来了,趁奴婢们不注意一个人跑了出去,我和梦喜找了好久才在后院找到,却看见夫人她……夫人她一个人倒在草地上……呜呜呜……”

  顼姸衣道:“大夫怎么说?”

  蜜儿道:“大夫人第一时间找来了大夫,大夫说夫人身子本就虚弱,再加上情绪突然激动,不慎摔倒,一下子伤了额头,现在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梦喜忽然道:“小姐,奴婢去追夫人那天,奴婢亲眼见到三小姐身边的锦蕊在附近行色匆匆的样子,不远处就看到夫人一个人躺在那一动不动……奴婢猜想肯定是那锦蕊推的夫人,夫人才会……”

  顼姸衣看了一眼蜜儿,蜜儿点了点头,道:“奴婢也看到锦蕊在那经过,但是奴婢不敢确定,还是等……”

  梦喜接道:“肯定是她,前几日三小姐来这里,冷言冷语说了好多,让夫人大受打击,说什么小姐被坏人抓走,一个大姑娘被人掳走,这肯定是要破坏将军府的名节,夫人甚至……甚至被她气的险些晕倒……”

  顼姸衣跪在床边,握住柳如华的手,母亲的手此刻有些冰凉,脸色惨白,大约是在担心自己,她的眉心始终拧在一起,看起来有些痛苦……

  “娘,姸衣回来了……”

  顼姸衣双手轻轻抚..摸着母亲的脸庞,到额头处,她轻轻抚平她的眉心褶皱。

  她为母亲把脉,眼睛一直低垂,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母亲的拳头紧握,她轻轻抚平却依然不为所动,稍稍用力掰开,一个小小的玉牌正安静地躺在母亲的手掌心里,上面写着两个字:锦蕊,这个是将军府每个下人都有的,上面都写着每个人的名字。

  顼姸衣道:“没事了,我也为母亲把了脉,却如大夫所言,梦喜,我回来时,殿下给了两个人参,你拿去熬一碗参汤来,母亲身子很虚弱,需要补一补。”

  梦喜起身,忙道:“好,奴婢这就去!”

  屋里只剩下了顼姸衣和蜜儿两人。

  顼姸衣转头,道:“这几天顼清若来了几次?”

  蜜儿道:“前前后后加起来……有两三次……小姐,其实那天我也确实看到了锦蕊出现在夫人晕倒的附近,我也怀疑是她,小姐,都怪奴婢不好,没有伺候好夫人,小姐,您要打要罚都随您,蜜儿绝无怨言。”

  顼姸衣叹了口气,“不怪你,坏人的心怎么能时时刻刻防得住。”

  她回头看了一眼安静躺在床上的母亲,眼神一转,目光深沉,脑海里忽然闪过无数画面。

  七岁那年,她感动讨厌,爬到树上,想要去摘树上的一个果子,突然后背一痛,从树上摔下来,好在她腿短,没有爬太高,摔得样子看起来却狼狈至极,一回头看到顼清若拿着弹弓,笑的一脸得意,她还叫来一群人,叫来和她常常玩在一起的贵府千金,来看自己的热闹,她听到那些人嘲笑鄙夷的笑声孩子不屑的表情表情,不言不语,母亲告诉她,好孩子不能发脾气,她有父亲的疼爱,还有母亲的怜惜,就够了。

  九岁那年,她在院子里放纸鸢,一阵大风把纸鸢吹落进了池塘,她带着蜜儿两个人拿着树枝去够,却怎么也够不到,被身后突然出现的顼清若推进池塘,是蜜儿跳下去才救了自己,两个孩子费了好些力气才上了岸,顼清若将自己淋湿,要去向父亲告状,她落荒而逃,因为她知道她的父亲已经不爱自己了,她不想再看到他对别人的疼爱。

  12岁那年,她一个人在院子里看书,顼清若和顼容莹也来,后来顼清若说她的手镯丢了,却一口咬定是自己偷的,惊动了父亲和大夫人还有三夫人,最后搜屋子的时候竟然在她房间的枕头下发现了那个手镯,她百口莫辩,她看到父亲失望的眼神,大夫人还有顼容莹不可思议的目光,三夫人还有顼清若嘲笑鄙夷的不屑,还有母亲苦苦哀求解释的悲伤……

  15岁那年,顼姸衣的母亲因为表哥的事情被父亲误会,顼清若借机控制了对母女二人的生活供给,冬天炭火少,惹得母亲时常病倒,母女两人时常夜里抱在一起取暖,所以母亲不得不偷偷的绣花拿出去卖,来补给日常开销,却也因此熬坏了眼睛。

  ……

  顼姸衣握紧了拳头,看着母亲虚弱的样子,她声音低沉沙哑,道:“蜜儿,按照我开的方子去抓药,药你务必亲自煎,不许让任何人碰。”

  蜜儿道:“是,小姐。”

  三天后,将军府张灯结彩,三夫人刘紫娇的生辰,府里上下热闹非凡,下人们忙前忙后地张罗着,祥和喜气,似乎早已忘记了有一个人还在昏迷不醒,柳如华病倒后再没有苏醒,只是微弱的呼吸证明她还活着。

  晚宴开始,三夫人刘紫娇此刻一脸得意地端坐在主位上,与在场前来祝贺的人相互敬酒,大厅里一派热闹。

  顼承煌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酒不语,表情情有一点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心中忽然惴惴不安。

  今天的主人公刘紫娇着重的打扮了一番,光鲜亮丽珠光宝气,显得她整个人雍容华贵,贵气十足。

  她一脸的笑意,看了一眼一直安静坐在一旁的大夫人裘月容,道:“姐姐,怎么不动筷,是我今天要的菜不合姐姐胃口?今天这酒可是我兄长亲自带来的,是皇上亲自赏赐给他的,这可是佳酿,姐姐平日里肯定没怎么喝过,这酒您一定要尝尝。”说完举起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倒置已空的酒杯,冲着裘月容得意地笑了笑。

  裘月容心中即便不悦,这许多年也习惯了对方的跋扈嚣张,仗着娘家的地位,虽然是三夫人,却享受着和自己比并不差甚至更好的待遇,连她们的夫君顼承煌也必须要礼让三分。

  她没有说什么,浅笑回应,点了点头,也干了杯中酒。

  看到刘紫娇笑的更加的得意,不禁银牙暗咬,心中愤愤不已。

  顼清若也在一旁笑的满面春风,得意忘形,看着一旁的顼容莹,不屑一顾。

  就在这时,从门外传来一声清凉的声音:“姸衣来迟了,恭祝三姨娘福落满身,青春永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