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5章:明人暗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章:明人暗话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5章:明人暗话

  顼容莹跪在顼承煌面前,道:“爹爹,二妹她说的不是真的,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女儿……”

  顼姸衣转头看向梦喜,眼神不怒自威,道:“那天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没有半点眼泪,急着解释我娘因何摔倒……想不到你对姐姐真是忠贞不二!”

  顼容莹道:“她和我有什么关系?是,她是我给你的,但这并不能咬定是我指示她下毒!”

  顼姸衣道:“我也是才知道,梦喜和姐姐身边的穗儿竟然是亲姐妹。”

  梦喜瘫软无力地坐在原地,一脸惊慌地抬眼看了看顼容莹,被顼容莹瞪了回去。

  顼姸衣笑道:“梦喜自从来我这里以后,好像姐姐来的次数也多了起来,而且每次来好像都赶在我碰巧遇到了什么事,现在想想,肯定来自我身边的人通报……”

  顼清若道:“好啊,原来你一直栽赃陷害我,让梦喜引导别人说看见我身边的人在二娘出事附近,你真是……”

  顼姸衣从袖中拿出刻有锦蕊名字的玉牌,甩在地上,笑道:“不要再装下去了,如今已经证据确凿!”

  所有人一脸震惊地看着顼姸衣。

  这时,刘紫娇起身大喝,指着顼妍衣骂道:“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场合?在这里胡言乱语,承煌,你也由得她在这里胡闹吗?来人,还不快把她带下去!”

  顼妍衣心里忽然感到有些无力,她来回看了看眼前的所有人,最后看向顼承煌,眼中有丝怆然,还有浓到化不开的哀伤。

  “这么多年,你们怎么过分,我都忍着,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可以软弱到任你们无底线的欺负,欺我者,我可忍让三分,负我至亲者,我必还之!”

  他回头看了看顼承煌,看见他的父亲目光中有些犹疑,她的眼睛暗了暗,轻笑出声,“看来我和我娘真的是多余的,她用尽一生来爱你,伤及至此,却得不到你一丝的眷顾,如今连为她讨回公道都要如此犹豫,爹,你真是让我失望,你真配不上她对你的爱。”

  顼承煌站起来,一脸痛苦地看着顼妍衣,“妍衣,你......”

  “妍衣,你要记得,万事皆以忍,咱们过好咱们的,做好自己便罢了,不要去计较其他......”

  从小到大,母亲时常对自己说这句话,而此刻,她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继而放声大笑。

  手中的玉制酒壶一下子摔落在地上,刺耳的声音在大厅上回响,她低下头,看到手被一块碎片割出血。

  蜜儿急忙冲上前,“小姐,你没有事吧?”

  顼清若的声音:“真是个没用的东西,就知道魅惑男人,还在这里耀武扬威,你自己又有多光明正大?”

  三夫人刘紫娇的声音:“果然是贱人的种,不分长幼尊卑,在这里丢人现眼,你和你那个娘真是一个德行......”

  大夫人裘月容的声音:“蠢货......”

  “都给住口!”顼承煌怒喝道,一时间所有人震惊地看着他。

  他看向裘月容和刘紫娇道:“还嫌不够丢人的吗?你们一个个也算长辈,在这里这样对一个小辈......”

  不知道何处而来的冷风忽然传入此刻众人所在大厅高堂,撩起墙角的长幔翻飞,顼妍衣感觉整个天地仿佛在眼前被人扭曲,眼前所有人的脸变得比从前更加陌生,她觉得从前的退让像是一场笑话。

  手里传来一阵阵的刺痛,她任由蜜儿为自己止血包扎,眼睛直直地盯着顼承煌。

  “我今天来,不过是想告诉你们,从今往后,休再欺我,包括我在乎的人......因为,你们......不配!”

  顼承煌道:“妍衣,爹知道亏欠了你,但是他们到底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这样说?”

  顼妍衣眼底映着大厅里燃烧着明晃晃的烛火,如同山泉冷冽,她慢慢站起身,拨开蜜儿挽住自己的手,深深地看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目露不屑,没有了往日半分的低眉顺眼,沉静嫣然,此刻眼中闪过一丝犀利,让人看到心头一寒,她头也不回,转身向外走去。

  留下众人,除了顼承煌一脸沉痛,其余人的表情各自精彩,尤其今天生辰被搞砸的刘紫娇,紧握双拳,一脸愤恨地看向门口。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直坐在地上的顼容莹,她面无表情,目光深沉地注视着早已不见顼妍衣人影的门外,嘴角几不可闻的勾起。

  梦喜跪在那里,眼睛瞥了一眼顼容莹,被对方瞪住。

  顼承煌捡起地上的玉牌,看了一眼梦喜和顼清若,道:“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了,清若、容莹,我要你们二人给我如实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顼清若满脸惊惧地看着他,立刻躲到刘紫娇身后,哭泣道:“爹爹,您就相信那个贱人......”

  顼承煌怒道:“够了!你二人自小就不对付,小打小闹,我可以当你女儿家不懂事,但是如今却事关人命,现在倒下的那个人还是我的女人,你当真无法无天没人管得了你?”

  刘紫娇急忙护在顼清若身前,道:“老爷,清若的胆子向来小,这人命的事情怎可轻易地扣在她的头上?肯定是这几个奴才自己犯下的罪孽,让清若来背锅,来人,你们这几个还不速速招来......”

  被叫来的锦蕊早就跪下来,嘴里喊着冤枉,脸上满满的绝望......

  顼承煌闭上眼,已经无力再说起什么,人人都知道他有妻有妾,有三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却不知道他满心的疲惫,脑海里闪过刚才妍衣满眼失望的表情,一下子刺痛了自己,想当年叱咤沙场边疆,立下无数场战功,让敌人闻风丧胆,他曾对儿女情长之事嗤之以鼻,看到同僚们游戏情场,妻妾成群,他便知道情爱不过是人生里一场必有却并不必要的事情,所以,当家里人说裘家女儿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他便娶了。

  成亲后,他久待沙场,很少回家,月容的确知书达理,帮自己料理起家事,稳重端庄,也处理的井井有条,他深感欣慰,所以,她说她想要个孩子,他答应了。

  一切按部就班,让他并未觉得那些人所讲那样深深沦陷,无法自拔。

  直到遇到柳如华。

  不同于月容的沉默寡言,她更加温柔恬淡,只是一双眼看到自己时,脉脉含情,柔美含情,他终于体会到了两情悸动的甜蜜,好像自己干涸多年的心,终于被浸润出一块天地,他体会了从前没有感受过的快乐。

  所以即便她的父母不同意,他也义无反顾去争取,他心里是想着要对她好,一辈子都那么好。

  可是他终于还是拗不过朝廷的赐婚,没有人知道,他曾跪在皇上的书房门外一天一夜,去恳求他收回成命,但是最后被皇上一句:“刘家女倾心你,刘家得势,有些事,已迫在眉睫。”所有的不情不愿都被原路折回。

  刘家如今手握八成兵权,源自刘家上一辈忠烈的一代猛将刘跃,他当年万马当先,以一己之力阻挡千名敌军,几乎断送半条性命,才获得了拖至最后大军救援的一线生机,最终才有了那场北溟的胜利,也正是那场战争,激发了所有人的斗志,一鼓作气,连取数城,最后奠定了北溟京都的稳固。

  只是当年的英雄用换来的太平盛世,还未磨平北溟人的记忆,却率先磨灭了刘家后人的初心,他们变得安逸,变本加厉,甚至仗着先皇恩赐的世袭之位,为非作歹,恣意妄为,张扬跋扈,终于触动皇上的底线。

  自古,为人臣者怀利以事其君,终去怀利而不接。

  他接旨谢恩......

  却没有人知道他在自己理想的新婚燕尔中,另娶她人,是何等的心情,没有人知道,他必须陪着皇上一起遂了刘家的愿,却不得不去面对柳如华那双受伤痛苦的水眸,他亦是心如刀割。

  刘紫娇为人泼辣任性,她与裘月容的沉默深沉,柳如华的温柔似水完全不同,他看到对方眼里的张扬和浓烈,感受到对方更加炽热的爱意,心中无力招架,却不得不迎合。

  他甚至在对方对他心中视若珍宝的妻女任意欺侮之时,也只能暗自去处理,却没想到因此助长了对方的气焰,一次一次更加过分,也让柳如华更加痛苦,让自己的女儿一次次失望最后渐行渐远。

  他环视眼前的这些人,摇了摇头,连叹息也已经失去力气,也没有了宣泄的地方。

  “也罢,这个家......”

  原本一开始热热闹闹的生辰家宴,如今只剩一场荒芜,每个人的表情都复杂而狠厉。

  看着顼承煌头也不回地走出大厅,顼清若看向自己的母亲,看到刘紫娇眼里怨毒的神情,了然无声。

  翌日,梦喜、锦蕊等涉事下人全部被关押,虽然没有直接交给官府,但是看到冷脸的将军,全府上下,互相猜忌,人人自危。

  将军府大小姐顼容莹突然中毒昏迷,情况似乎很危急,大夫来把脉,查来查去,最后查出昨夜顼府二小姐带来的酒里有毒,并与顼容莹所中的毒一模一样。

  即便顼承煌控制下人不许乱说,却还是走漏了风声。

  而这次一向与大夫人不和的三夫人刘紫娇却仿佛站在一起,她利用自己的娘家势力,让这件事无限放大。

  朝廷上下皆知顼家二小姐下毒害至亲姐妹的事。

  顼姸衣被勒令在房间里,不许走出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