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7章:温柔相待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章:温柔相待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7章:温柔相待

  迷迷糊糊间,顼妍衣感到头被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猛然抬眼,看到母亲温柔地看着自己,母女二人含泪拥抱。

  院中的那棵老槐树后面,对着她们所在的房间,一双眼睛正深深地注视着里面两个人,满含复杂难以言表的情绪,愧疚、难过、心疼......他紧握双拳,再一次感受到已经忘记是第几次的无力感。

  一连三天的搜查,府中上下所有人都被盘问一番。

  当朝太子亲自接下这起案子,一时间引起了朝廷众人广泛关注此事。

  一向处事低调的太子竟然首次主动为人主理案件,这个人又是近期在人们面前有了姓名的将军二千金,要说自古以来,英雄美人的搭配一向被人津津乐道,这帝王之子与将军府丑女更是引起了众人的关注,无形中多了许多双好奇的眼睛,有意无意地期待在这件事情上。

  因为上官凌的介入,刘家操控的声音一下子少了很多,顼妍衣门前监管的人也换成了顼承煌地心腹,整个落雨阁也恢复了往日的自由。

  顼妍衣和柳如华如往常待在落雨阁,从未出门,倒是蜜儿会经常跑出去,买来顼妍衣想要读的书籍。

  佟子宁偶尔会登门,最近他以协助太子调查案情助手的身份,时常来到将军府,他与顼妍衣也越来越熟络,不再像先前时常胆小羞怯的模样。

  柳如华的身子也大有好转,顼容莹的事情是在她苏醒后的三天后,顼妍衣说给她听的,避过了那晚的很多细节,语气云淡风轻,少了很多情绪,多了很多情绪......

  柳如华没有说什么,只是握住女儿的手,没有说任何宽慰的话,只是轻轻抱住她,拍了拍她的后背,两个人紧紧相拥,这一刻,无声胜有声,彼此充满了力量。

  顼妍衣最近喜欢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看书,微风习习,身后的树枝随风摆舞,盛夏里的花树,仿佛知道下面的人有心事一般,招摇展翅,惹得花叶散落,漫天飞舞,顼妍衣似乎看书看得入迷,并不知道此刻自己已置花..雨里,白纱缥缈,一双专注的眼清亮恬淡,看了很久,手指放到唇边,不自觉的咬起来。

  偶然抬起头,撞入一双含笑的眸里,似研判,似探寻,却透着温柔浅浅......

  那人一袭白衫,丰神俊雅,气宇轩昂,他徐徐走来,瞥了一眼顼妍衣手里的书,轻笑道:“看什么呢?如此专注。”不经意抬手拨落了她身上的花瓣。

  顼妍衣微微一笑道:“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吱声?”

  上官凌洒然坐在旁边,道:“见你看的入迷,都不忍打扰。”

  顼妍衣拿起石桌上的茶,倒好后将杯子推到上官凌面前,“殿下来尝尝,这是我用晨露泡的,很是爽口。”

  上官凌喝了一口,点点头,看向她,笑道:“你前几日让蜜儿带过来的信我已经看到了,顼容莹所中的毒乃是寻常的半日红,一般很容易买到,寻常百姓家也会用它来除草杀虫,这种药毒性并不强烈,少量服用的确会致人昏迷,却不会伤及性命,我后来又派去了御医仔仔细细的给她看了一下,她中的毒并不深,那天你拿去的酒里也是第二天,在顼容莹毒发的时候才被拿出,已经找人验过,地上的留下的酒里确确实实含有半日红......”

  顼妍衣表情轻松,看到上官凌看向自己的表情,知道还有话要说。

  上官凌笑道:“恰恰就在当晚到顼容莹毒发期间,你拿去的酒壶还有地上的酒,肯定有人处理过了.....”

  顼妍衣道:“显而易见。”

  上官凌道:“所以我便来了......”拿起桌上的茶喝了起来。

  顼妍衣也仔仔细细地品了茶杯里的茶,味道甘醇香甜,听到上官凌的话,表情明显明朗起来。

  她笑了笑,道:“她的艳暖阁里,向来百花齐放,我看过很多次她们清除杂草的就是用这半日红......”所以在她得知顼容莹中了这个半日红,心中已经了然,起初心里也会有一丝的伤感,亲姐妹竟然至此,对方终于还是撕破假象的面具,终于露出了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她的本来面目。

  上官凌道:“就算这种寻常的药谁都会有,也总会露出马脚.....近几日我也派了佟子宁来查此事。”

  佟子宁自从上次狩猎场上因为顼妍衣与上官凌有了交集,虽然不善武,但是却聪慧机警,那晚他能及时赶到看到受伤的顼妍衣,遇见佟子宁去找顼妍衣,要给她看他好不容易猎到的战利品,无意间看见附近有黑影闪过,焦急寻找顼妍衣时碰到了凑巧也赶来的上官凌。

  “殿下,我来啦。”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佟子宁不知道什么时来的,已经径直坐在上官凌的旁边,笑道:“殿下,妍衣,通过这几天查到的,那晚摔碎的酒壶是一个叫彤儿的丫鬟整理的,她是大夫人身边的......你们猜是谁告诉我的?昨儿个有一个叫春桃的丫头偷偷找到我,告诉我,那晚她随几名下人撤收宴席的时候,亲眼所见......她说你是她遇到的对下人最好的主子,她不想见你蒙受不白之冤......”

  几人年纪相仿,相处下来,已经很熟络。

  上官凌又喝下一杯茶,潇洒起身,看了看顼妍衣,拍拍佟子宁的肩膀,那么,咱们速战速决吧。

  顼妍衣抬头,看到两个人已经离开,低声笑道:“所以你可以回去向你家主子复命了......”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一个黑衣少年从天而降,一脸的严肃,走到顼妍衣面前,抱拳俯首,道:“主子命我在这里待命,皇上昨日已任命主子为审讯署主理人,再加上一直都处理一些民间棘手的案子,针对近期所有的案情都有权利过问。”

  顼妍衣道:“那你也不必在前几日就在这里吧,你主子不去查调查案情,却要一直监视我?”

  大概是跟着欧阳勰时间久了,眼前的陆冥亦是一脸的面无表情,只是说话的语气很是清缓婉转。

  陆冥道:“主子说......要看好疑犯......”陆冥悄悄抬眼看了一眼顼妍衣的表情,继续道:“主子向来嘴硬心软,顼姑娘应该知道的......”他立刻住声,见对方没再说什么,翻身消失在眼前。

  顼妍衣揉了揉眉心,想到前些日子,一直安静地待在房内照料昏迷的母亲,只是偶尔会出来看着天空发呆,那天被突然出现的陆冥吓了一大跳,他倒挂在树上,正出神的自己一下子蒙住,那陆冥却坏笑了一下,一本正经地说来看看,那几天她每每心情压抑,独自叹息的时候,陆冥总是会出现,要么追逐院中的田鼠,要么玩弄起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捉来的兔子......渐渐地,她的精力一下子竟然真被分散开,时不时被陆冥逗笑,细想一下,这些日子,好像也轻松许多......

  正思及此,眼前忽然又闪现了陆冥的那张脸,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折回来,双手抱拳,微微一笑,缓缓说道:“对了,主子说,疑犯最近对时常来这里的男子说很多话,这样极为不妥,让我来问问顼姑娘您,军队演练场里好像有个空缺,主子在考虑让那个佟子宁去试一试,你看怎么样......”

  还未等顼妍衣再说什么,他身姿矫健地再次腾空翻身离开,这回再也没有回来。

  顼妍衣愣了愣,嘴角露出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