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8章:原来如此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章:原来如此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8章:原来如此

  房间里很暗,这个房间已经好多天都门窗紧锁,一丝阳光都照不进来。

  房间里充斥着浓重的汤药味道。

  这时,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丫鬟,手里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

  她走到床边,轻声道:“小姐……药好了……”

  床上一直躺着的人突然睁开眼睛,眉心微蹙,淡淡道:“嗯,知道了,继续吧……”说完冲着她摆了摆手。

  那丫鬟吓得身子往后退了一步,哆哆嗦嗦地道:“是,小姐。”

  说完向床后走去,将碗里的汤药全部倒进一个瓷花瓶里。

  顼容莹此刻的脸色依旧苍白,那丫鬟走出去不多久,大夫人裘月容走了进来。

  裘月容来到床边坐下,道:“莹儿,早上太子殿下突然带人过来,详述了那天的事情,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竟然知道了彤儿,现在几乎已经洗清了那个丫头的嫌疑。”

  顼容莹听后,表情依旧淡淡,道:“娘,她洗清便洗清吧……”

  “啪!”

  突然左脸传来火辣辣的疼,裘月容收回手,面无表情地看着顼容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摇了摇头,道:“你说的竟然如此轻巧?我等这一天多久了?你说怎样就怎样?”

  顼容莹似乎已经习惯,此刻只感觉脑袋嗡嗡作响,她稍微缓了缓神,抬头看了看裘月容,沉声道:“娘,这么多年,你一直纵容三姨娘让她张扬狂妄,在爹爹面前肆无忌惮,甚至一次次地利用她去牵制爹爹对三姨娘的关注还有关心,这么多年,你几乎一个人在背后,做了无数事,让所有人都认为您贤良淑德,认为您不争不抢,恬淡雅淑,当得顼府的正房主位,让爹爹敬您,护您,这还不够吗?容莹是您的女儿,也为您做下许多事,如今您只是为了打压近期有点出头的姸衣,居然不顾女儿死活,下毒给女儿……”

  一脸的哀伤,看向眼前自己的亲生母亲,她的眼泪好像浮萍,没有方向的坠下。

  从小到大,她唯一最鲜活的记忆就是十岁那年,和二妹顼姸衣一起背着大人,让下人带她们两个人去后山骑马,虽然只是小马驹,但是那种肆意的感觉也不过就那一次,那天回去以后,父亲严肃的指责了两个人,却也温柔地抱着两个人检查有没有受伤,一转身,回到房间,迎来的不是母亲的关心,是狠狠地鞭子落在她的身上,她看着眼前忽然陌生地母亲,不敢说话,连哭都忘记了,之前母亲耐心教导自己识字的样子,从那以后彻底没有了。

  “枉费我苦心栽培你,就是为了让你像个野孩子那样去任性吗?你怎么对得起我,以后再去我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一字一句,比鞭子还要狠。

  自那以后,她彻底乖了,变成一个母亲眼里的大家闺秀,每次都像讨好一样,每做好一件事都会第一时间看一眼母亲,母亲没有表情,她的心就局促不安。

  她看着也跟着母亲,在背后操控一切。

  看着父亲的从未改变,相敬如宾,而自己呢,连自己遇到喜欢的人也一次又一次的错过……

  裘月容抬起手,正要再打过去,忽然在半路停下,放下手,看了看顼容莹,道:“你还知道我是你娘?你最近的表现很让我失望,前阵子去狩猎场,且不说其他人,就说顼姸衣那死丫头,表现的都让人出乎意料,就连清若那丫头都知道站在众人面前去表现自己,你呢?这么多年,是不是忘了我都怎么对你说的?我教你琴棋书画,我手把手地教你,为了什么?为了让你在长大后好好表现自己,去争取最好的,你呢,全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你有几次做的好的?你说?这太子今年就要选太子妃了,我说了多少次,让你趁着这次狩猎好好地接近太子,你呢?竟然让姸衣那死丫头占了先去,连那个欧阳勰都对她格外不同……”

  裘月容讲到这里更加气氛,随手将桌上的杯子摔在地上。

  柳如华,那个抢走他丈夫的女人,一出现就夺走了他的心,她和丈夫本来过得幸福自在,就因为她的出现,让一切都变了。

  那些甜蜜的悸动一下子变成相敬如宾,挺着大肚子在寂静空荡的房间里,数着回忆到天明。

  而如今那个女人的女儿又一次一次地出现,横亘在中间,破坏她想要自己女儿成材的心愿。

  顼容莹看着眼前一脸不甘的母亲,道:“娘,女儿真的努力了,何况您这次不该让我与顼姸衣撕破脸,这样以后也很难再方便做什么了……”

  裘月容开口道:“那又怎样?之前暗地里你做的那些就有多好吗?还不是让别人占了先机!”

  她看到顼容莹一脸不争气地表情,又道:“还有不要在这给我装委屈可怜,女人的楚楚可怜要用到男人身上,你做的?还远远不够,这毒又让你死不了,何况我当天已经让你吃了一部分解药,应该也只剩下一些余毒,你怎么现在还这副德行?难道拿来的药你没有按时喝下?”

  顼容莹低下头,道:“都喝了,或许是前阵子那场风寒,导致身子虚弱,再加上中了毒,才会……”

  裘月容道:“也罢,反正事已至此,你就先静养,给我尽快好起来,这次真是大意,竟然让顼姸衣那丫头和太子走的更近了,真是失策,稍后还要尽快去封住那些人的口,不过这件事虽然不能伤及她根本,最起码让她和他娘那个贱人,对你爹从此以后更加介怀了,也算没有白白浪费力气。”

  没有人知道,往日的裘月容端庄慈祥,贤惠大方,此刻却面目狰狞,紧握拳头,一双眼充满怨毒,心里盘算下一步。

  顼容莹闭上眼,连落泪都没有了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