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9章:风波过后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章:风波过后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49章:风波过后

  将军府投毒一案,只在朝廷掀起一时的风浪,不过好在大多数人都与顼承煌关系交好,案子被传开以后也并没有人说些什么,只是侧面安慰了顼承煌。

  太子主理此案,经过多日调查,盘查了将军府上下所有人,大多数下人都证明二小姐顼妍衣与大小姐一直交好,看起来也并没有什么嫌隙,都认为会不会有人在陷害她,而在事发第二天也已经将顼妍衣的落雨阁搜查了个遍,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半日红的影子。

  直到近日,太子携佟子宁等人再次来到将军府拜访,大夫人裘月容房里的丫鬟彤儿突然出来哭诉一番,最后认了罪,大夫人裘月容当场一脸震惊,悲痛地质问彤儿为什么要这样做。

  彤儿连连磕头,说她一向与一个叫小翠的丫鬟私下交好,小翠前不久跳井自杀了,小翠是在艳暖阁做事的,因为上次二小姐去了一趟艳暖阁,小翠当时正因为家里双亲重病而心思沉重恍惚,因此做起事来也漫不经心,还不小心打算了房间里的花瓶,也不知道二小姐和她说了什么,第二天小翠就投井自杀了,所以她想替小翠讨回公道,她却没有想到会连累大小姐中毒,现在事情闹大,听说又连累了大小姐,她难辞其咎,心甘情愿接受任何惩罚,言辞恳切。

  佟子宁刚说道:“那你是怎么......”

  “那便先收押听候发落,至于其他也只好请顼将军去处理了......”上官凌扫了一眼在场所有人,含笑地对顼承煌道。

  一旁的裘月容,在她的脸上似乎看不出来什么异常,只是一贯的雍容微笑,但却几不可察地松了一口气。

  佟子宁道:“好,那我这就去办。”看了一眼上官凌,叫来两个人,带走了彤儿。

  堆积了半日层层重云的天,过了正午便渐渐放晴,顼妍衣陪着母亲柳如华坐在院子里的槐树下面下棋,听到佟子宁近来越来越爽朗的笑声,从大老远就传了过来,柳如华微微一笑,看一眼女儿,看她仍一脸专注地看着面前的棋局,起身和佟子宁打招呼。

  “子宁来了,快过来,帮我下完这盘棋,我有点乏了,先去睡一会儿。”

  佟子宁礼貌揖了一礼,轻笑道:“伯母,您去吧。”

  柳如华没走几步,回头,看了一眼两个人,笑得别有意味。

  顼妍衣落下一子,也没有抬头,轻声道:“今天心情很好啊,可是有什么喜事?”

  佟子宁笑道:“你这案子已经结束,如今已经没什么事,自然可以出去畅游一番,我今日来就是告诉你,三天后,就是玉尚书长子玉梓苏大喜之日,到时候可以去热闹一番。”

  顼妍衣道:“一年前与陈府家二小姐御赐成婚,期间因为种种事情,如今终于可以尘埃落定,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值得庆贺。”说完她的脸色暗了暗,玉红莲的哥哥成亲这么大的事情,通知她的居然是别人,想到从前对方与自己无话不谈,到如今,似乎哪里有些变了。

  佟子宁道:“你这些日子一直闷在家里,也没怎么出去,这回倒是可以和她们好好聚上一聚了......咦,这棋你怎么这样走,我赢了......”

  顼妍衣低头一看,落下的棋居然是最明显不过的错误,她没再说话。

  起身,看到上官凌正含笑走来,长袖挥毫,自是风雅俊逸。

  上官凌道:“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不舒服?”

  顼妍衣摇摇头,道:“没有,只是不知怎么的,这几日有点困乏,许是最近累到的缘故,歇息几日就没事了......”

  上官凌道:“这件案子已经结束,始作俑者是大夫人房里的丫鬟,你怎么看?”

  顼妍衣笑道:“外人看来合情合理,但是在一些人看来,却是漏洞百出,不过......我爹一定有所怀疑,只不过也都知道再查下去也不过是徒增烦恼,只是让你们见笑了......”

  佟子宁道:“你倒是善良大方,殿下和我也是担心你,以后你还是万事小心才是。”

  顼妍衣左右看了一眼两人,笑道:“妍衣何其有幸认识二位,不过放心,以后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抬头看了一眼明朗的天空,眼神坚毅。

  六月初八,吉日,玉府张灯结彩,

  几个丫鬟正围在一人四周,叽叽喳喳地赞叹,

  “小姐,您今天真美!”

  “小姐,哪天不美了?嘻嘻嘻......只不过嘛,今天更加动人......”

  “今天小姐一定会在那些王孙贵族公子们的面前艳惊四座......”

  ......

  玉红莲巧笑嫣然,对着镜子笑了笑,表示很满意,她今天穿了一身水蓝琉璃裙,外披浅白色薄纱,扎着云天发髻,散落一半长发及腰,发髻上插满了米白色的满天星,与她乌黑的发丝交相呼应,清新典雅,又多了一丝明朗秀丽之美。

  刚从门外走来的顼妍衣,看到眼前的玉红莲,笑颜如花,也着实愣了愣,看到对方的脸上少了年少的稚气,现在她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妩媚雍容,由内而外多了一股女子的娇美风情。

  身边的岳清灵早已快步走了过去,轻笑道:“啧啧啧,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的玉大美人今儿个出嫁呢!”

  玉红莲脸色一红,嗔怪地瞪了岳清灵一眼,抬头看到顼妍衣,点头笑了笑。

  婚礼很盛大,整个玉府今日迎来了几乎所有朝中大臣前来祝贺。

  新娘子陈露儿只是京都陈山之女,并不是官宦子弟,但是却也算书香门第,两年前偶然的一次邂逅,两人一见倾心,尽管父亲强烈阻挠,却仍是拗不过玉梓肃的一再坚持,玉梓苏颇有才识,一直深得圣上青睐,他与陈露儿的一场真挚情缘,自是另一段故事,最后皇上做主,成全了这一对有情人。

  顼妍衣曾经亲眼见证了他们的感情,如今看到喜结连理,有天地为鉴,所有人都投上祝福的一对新人,她的心底由衷的为他们高兴。

  忽然,身边走近一人,携一股清凉气息。

  “很羡慕?”略有些揶揄的语气,自旁边传来。

  顼妍衣没有抬头,笑道:“公子为何这样问?”

  欧阳勰看了她一眼,一张脸凑近,嘴角弯弯,道:“你的表情已经泄露,不过......你还是别想了......”

  欧阳勰挑了挑眉,似乎在说,你想想为什么?

  顼妍衣看到对方的表情,低下头,脸红了。

  她慢慢移步,装作漫不经心地走到旁边,两个人一下子拉开了距离。

  抬头,看到佟子宁对自己摆了摆手,跑过来,身后跟着上官凌,潇洒儒雅,微笑地看过来,不过刚刚走到门口,就被一众大臣围住,跪下行礼,一阵寒暄。

  更有一些重臣拉着自己的女儿到他身边。

  看到上官凌不时投来无奈地表情,顼妍衣没有忍住,扑哧笑出了声,一转身,看到欧阳勰冷着一张脸,顿时周身袭来一股寒气,她上扬的唇角不自觉地被冻在那里。

  佟子宁走到顼妍衣身边,笑道:“你看看那里。”

  顼妍衣顺着他的手看过去,看到岳清灵手里拿着一面手帕,低垂着一双水眸,看起来竟然多了一股娇羞,眼神里脉脉含情,顼妍衣不禁一愣,难得看到一向活泼的岳清灵露出女儿家的娇羞之态,回想起那次来找她的那次,一副向往的神情期待狩猎,有时间一定要问个清楚。

  佟子宁刚刚看到顼妍衣便径直走过来,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他刚刚情急之下不经意触碰了顼妍衣的衣袖薄纱,两个人同时看向岳清灵,突然,佟子宁觉得身上一冷,一偏头,正撞进了一双幽深清冷的眸里。

  他冷不防向后退去,才发现刚刚与顼妍衣靠的十分近,一回神,脸色微红,却感觉周身的寒气更加浓重。

  欧阳勰看了看佟子宁,面无表情,又瞥了一眼顼妍衣,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

  此刻,顼妍衣也才回过神,看到对方最后看向自己眼神,竟然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