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1章:熟人?坏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1章:熟人?坏人!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51章:熟人?坏人!

  傍晚,街上人少了很多,少女失踪一案虽然已经查破,但是一些官府仍然会接到有女子失踪的案子,所以天还没有黑下来,街上的一些店就已经关了门。

  一辆马车穿行而过,赶车的马夫回过头笑道:“小姐,您怎么不和三小姐还有岳家小姐她们一起走呢?现在看这天儿,好像马上要下雨了呢......”

  车帘微动,顼妍衣探出头,笑了笑,轻声道:“无妨,先回去吧。”

  “好咧。”

  顼妍衣放下车帘,眉头微锁,手捂着心口,感觉刚才的绞痛感到此刻更严重了一些,在玉府里大家谈天说地,她也一直坐在角落里,心口突然隐隐作痛,只是还不是很强烈,不过刹那痛感便停了下来。

  她提前回府,现在居然疼的更厉害,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坐在那里,双目紧闭。

  马车刚刚拐弯,还没走多远,墙后忽然步出两个人,顼清若眼里充满怨毒,看着前面那辆马车,冷冷一笑,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人,正是方才在玉府说顼清若最适合做太子妃的妙龄,她是刘家的人,也是顼清若的表妹,自小就很崇拜顼清若。

  顼清若道:“这次找的人可不可靠?”

  妙玲忙道:“表姐,你就放心吧,江湖老手,做事干净利落,绝无后患。”

  “顼妍衣,跟我斗?以前是我太心慈手软,助长了你的气焰,目中无人,无法无天,这回就让我看看你还能使出什么能耐来?”顼清若眼睛闪烁着凶光,脸上浮出恶毒的狞笑,目送前面的马车消失在眼前,最后无影无踪......

  顼妍衣倚靠在马车里,眯着眼,心口的钝痛让她脸上不时流着细汗,也没有注意到外面有细微的声响。

  又走了一会,马车突然停下,外面传来马儿的嘶鸣声,车帘被人掀起,一个男人面目森寒地注视着车里的人,满脸络腮胡须,一双眼犀利深邃。

  顼妍衣听到声响,慢慢抬起眼,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却淡然道:“你是什么人?”

  那男人冷笑道:“要你命的人!”伸手抓起顼妍衣的肩膀,将她带出马车。

  顼妍衣看了一眼周围,还有几个衣着相同的蒙面黑衣人,四周荒芜人烟,马车后面不远处躺着车夫的尸体,

  她面色苍白,浑身无力,无力说道:“你们可知我是谁?”用手拂过散在脸上的碎发,长袖折过,她将头上的发簪摘下来,藏在手中,放进宽大的衣袖里。

  那胡须男冷哼道:“自然知道。”他没再说什么,向其他人打了个手势,几人提着剑缓步走来。

  顼妍衣看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在哪里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来。

  那人声音听起来有些别扭,似乎故意压低,让人听不出原来的声音。

  顼妍衣的手臂被那人紧紧抓住,她此刻身体虚弱,整个人柔软无力,那男人趁机在她的腰间狠狠捏了一捏,让顼妍衣心中气急,却无力抵抗。

  那男人一笑,用手砍在顼妍衣的脖间,她立刻晕了过去,又冲着其他人使了眼色,那几个人围在两人四周,跟随他向前快步走去。

  顼妍衣醒来已经是深夜,浑身酸疼,她起身,发现自己在一个装饰简单的房间里,走进来一个丫鬟端来饭菜,也不曾抬眼看自己,低首做事。

  顼妍衣道:“这里是哪里?”

  那丫鬟将饭菜摆在桌子上,衣袖掀开一角,随即她低头一礼,正打算转身离开,顼妍衣看到她手臂上的淤痕,上前抓住,含笑轻柔道:“这是怎么弄得?很疼吧?”

  那丫鬟一惊,表情惊惧,神色似乎有些惊慌地看向顼妍衣,却看到对方一脸的温柔含蓄,并无恶意,她还在自己的伤口上吹了吹,似在安..抚,那丫鬟立刻放下戒备,慢慢抽回自己的手臂,只是表情还是有些拘谨。

  顼妍衣见对方有些松动,随即轻轻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丫鬟低下头,双手紧握餐盘,怯声道:“我叫小宽。”

  顼妍衣轻轻拉她坐下,柔声道:“这是哪里?”

  “这里是聚丰寨。”

  顼妍衣眉头一皱,反问道:“聚丰寨?”

  小宽似乎突然惊醒,,猛然抬头,立刻站起身,冲出门去。

  聚丰寨,难道是土匪窝?看小宽的样子,似乎也是被抓来的。

  许是睡了很久的缘故,她身上的疼痛似乎已经减弱。

  又过了几天,除了小宽来给自己送饭,并没有见到其他人,这期间两个人也熟络了起来,之前还战战兢兢地小宽,现在已经和顼妍衣熟悉起来,说起自己的遭遇,果然也是被抢来的,只是也许是长相普通,在众多女孩里也不出众,才免遭欺负,只是被安排做一些粗活,那些人性格暴戾,动不动就会挨打。

  顼妍衣拉着她的手柔声安抚,就在这时,门被用力推开,先前将她抓来的那个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一脸猥琐的小眼睛男人。

  小宽惊惶无措,立刻行礼离开房间。

  小眼睛男人道:“老大,这一单的事主可是让当机立断要了她的命,您怎么还给带回来了?”

  那寨主头目堆着一脸的笑,走到顼妍衣面前,俯身对她笑道:“看来要你命的人不止是我,你可真是让人猜不透,仇家还真不少,不过我怎么能让你那么容易就死了?岂不是便宜了你?”

  顼妍衣看向对方,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嘴角却不屑地勾起,那表情让那寨主头目看得牙痒痒,他手勾住她的下巴,浓重的口气喷薄而出,邪邪笑道:“虽然丑了点,不过这脾气,我喜欢,你越这个样子,我就越喜欢,我等着你马上臣服于我......”

  这时门外走进一人,说有人要见寨主,那寨主松了手,转身看向一直站在一旁的小眼睛男人,吩咐道:“去把这单收到的一千两银子抽出五百,分给其他兄弟,还有......”他偏头看了一眼顼妍衣,邪笑道:“去把这次下山带回来的妞们,挑出来一些,分给底下的兄弟们,这窝了好些天的火也该散一散了......”

  顼妍衣虽然早已想到,被亲耳证实,仍然心下一惊,她瞪着一双眼直直盯着那人。

  那男人哈哈大笑,走出了门。

  到了夜里,顼妍衣躺在床上,想到被抓来当天,她趁那些人不注意,偷偷摘下头上的发簪,悄悄在地上写了几个字,“妍衣......”顺手把发簪丢到一个比较醒目的地方,来找她的人会不会看到?

  窗外不时闪过火光,听到外面似乎有很多人,大声喧哗,还夹杂着酒杯碰撞的声音,他们在喝酒,言辞粗鄙,偶尔还会有一些不堪入耳的话传进来。

  寨主豪气地饮尽一大碗的烈酒,擦了擦嘴,看向对面坐着的一个人,咧嘴笑道:“公子,你今天说的可是当真?只要我替你做一件事,你就能给出三千两银子?”

  那个人一身玄衣,气质清冷,水墨素颜,一双明锐清潜的深眸看过去,勾唇浅笑道:“不,是黄金。”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土匪们一个个眼睛冒光,那头目眼里更是笑意满满,道:“那不知公子要交代的是什么事呢?我们能否办到?”

  那人笑了笑,道:“你们自然是可以办到,不过是劳烦诸位帮忙找一个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