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3章:冰冷重逢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3章:冰冷重逢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53章:冰冷重逢

  她偏过头,看到一个黑衣蒙面人,只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看着自己。

  这双眼竟是那么熟悉……

  “你又是谁?”

  那男人被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惊了一下,大声喝道,再加上刚刚一番折腾,酒气上涌,话都说不利索,身子开始晃动。

  但是他人高马大,身材健硕有力,他再次提剑刺来。

  那人将顼姸衣拉到身后,一甩手挡住男人的剑,直刺男人要害,一招制敌。

  黑衣蒙面人扶起顼姸衣,拉下面罩,对着她笑了笑,道:“你怎么在这里?我还以为我刚刚眼花了呢!”

  顼姸衣笑道:“果然是你,蓝起公主!你怎么在这里?”

  黑衣蒙面人正是厥越的蓝起公主。

  蓝起道:“自然是来见一个老朋友!”她咬牙切齿地看向寨子的方向。

  顼姸衣走到小宽身边,她的身子已经冰凉,她向大门处看了一眼,距离不过百步就离开这里了,这些天如果没有小宽的帮助,她的身体不会那么快恢复,她给她讲起家乡有个深爱自己的情郎,他一定在等待自己,她一定要回去,可是这个愿望终是没有实现,月光洒下来,打在小宽苍白的身上,异常的冰冷。

  蓝起现在她身后,表情默了一默,道:“对不起,我来的有点晚。”

  顼姸衣道:“谁又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呢?何况……下一个倒下的是眼前这个该死的男人,你救了我,谢谢你。”顼姸衣叹息一声,不多时抬起头,又问道:“你必须要去吗?只有你一个人怎么行?”

  “没关系的,你呢,要不要一起?”

  顼姸衣听到远处突然传来的声音,无奈笑道:“恐怕不一起去也是不行了……”

  有几个土匪朝着这边走来,蓝起伸手一带,两个人翻身转眼消失不见。

  喝完酒到到门口换班的几个人,哼着小曲儿,仿佛回味着刚刚品尝的美酒佳肴或者……美人,满脸的笑意,一路走的摇摇晃晃,其中一个人突然被什么绊倒,破口大骂了几句,一边站起身,看到地上躺着的两个人,惊慌失措,尤其认出了已经死去的男人,一脸的震惊,立时酒也醒了,连滚带爬地跑回去报信儿。

  顼姸衣跟着蓝起又回到刚刚逃走的起点。

  夜已深沉,大多数人已经回房休息,只有零星几个人仍然在喝酒猜拳。

  一路上,蓝起对顼妍衣说起了他们离开狩猎场以后的事情,焰赤可汗带大队人马很快离开北溟,尽快返回了厥越,她本来抓住了阿利塔,因为他被刺伤,在半路上,一时大意,竟然被他跑了。

  这些日子,她留下一批人,四处寻找逃跑的阿利塔,费了一番周折,终于在最近让她查出,阿利塔一路易容乔装,躲过了追兵,最近竟然不知道怎么来到了聚丰寨做起来土匪头子,能够查出他的下落的确耗费一番精力,还是前不久收到一封神秘的信件,让她抽丝剥茧,一路查到了这里......

  顼妍衣拿出画着手帕的地图,一下想到小宽,眼神暗了暗,一旁的蓝起看到,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抚。

  两个人按照地图走了一会,来到一片漆黑的房屋,突然听到有人似乎在说话,二人立刻屏住呼吸,躲进一道矮墙后面。

  前面有微弱的火光,似乎有人在那喝酒。

  顼妍衣小心偏头看了一眼那边,只看到那土匪头目,现在看来也就是易容的阿利塔,他身后站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他见过几次,一直带着面具,身体佝偻,从来没有见过他说话,一直默不作声地跟在阿利塔身后。

  而阿利塔此刻正对着这个方向,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背对这边。

  那两个人说着什么,只能零星听到几句,却听不真切。

  蓝起的眼睛直直盯着阿利塔,眼中似乎要冒出火来,这奔波跋涉数日,终于找到了。

  阿利塔声音突然变大,只听他大笑一声,道:“哈哈......公子如何认为,那个人在我手里?”他的已经恢复自己的声音,不再伪装。

  那黑衣男子低语不知道说了什么。

  阿利塔又道:“就算那个人在我这,那又如何,这还不是你们......收买了杀手......才.......”声音断断续续,只听到只言片语,顼妍衣脸色一沉,难道眼前这个男人就是......

  他们所在的四周悬挂着火把,火光闪烁,那黑衣男人起身,刀削般的五官被火光勾勒出一个峻峭的弧度,他缓缓转身,顼妍衣一眼认出他,欧阳勰。

  蓝起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光影里的欧阳勰微微一动,深邃的瞳眸似乎要将这深夜入尽,让人一眼望过去,无边无垠,只听他冷然道:“在我面前,你就不要再伪装下去了,你要知道,这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

  阿利塔笑道:“说到这,我的确要感谢公子的救命之恩,要不是帮我摆脱了蓝起还有那些追兵,我现在可能就不会坐在这里了,这杯酒敬你!”

  欧阳勰笑道:“所以你要怎么报答我?”

  阿利塔耸了耸肩膀,道:“全听公子吩咐。”

  “我要你马上撤离这里,立刻!”

  阿利塔眼睛一眨,露出质疑的表情,道:“为何?”

  这时,蓝起甩出去一个飞镖,直奔阿利塔而去,下一刻,她冲了出去,顼妍衣没有拉住她。

  飞镖只是刺穿了阿利塔的肩膀,似乎是不想要阿利塔的命,并没有伤到要害。

  “阿利塔,你可真是让我好找啊!”蓝起眼睛瞟了一眼旁边的欧阳勰,冷笑道:“没有想到他的背后竟然是欧阳公子在撑腰!”

  欧阳勰只看了蓝起一眼,那峻峭的面容逆着淡淡的火光,地面上轻轻浅浅地投下倨傲的影子,唇角刀锋般的锐利,此刻清晰可见,他直直望向蓝起身后那人。

  顼妍衣缓步走出,站在幽光深沉的夜里,竟有一种说不清的颜色。

  顼妍衣此刻在心里仔细反复地回想他们方才零星的对话,一双眼染上一抹莫测高深,让人探看不出任何情绪。

  阿利塔受了伤,看到蓝起面目一惊,“你怎么......”

  顼妍衣心口一痛,脸色瞬间变白,她强忍着同意站定,脚步不察地虚悬了一下,“真是想不到我顼妍衣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得诸位绕这么大的圈子,只是要了我的命?”

  阿利塔强忍肩上的痛意,看了一眼欧阳勰,对顼妍衣邪笑道:“我不过是替人办事,公子,人就在这里,就交给你了......”

  说着向身后的男人招招手,那人过来扶起他,正要离开,被蓝起的长剑横在身前。

  “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快说,隆多在哪里?”蓝起提剑抵在阿利塔的喉间,一旁的面具男身子一僵,机械地拽住阿利塔的胳膊。

  “宝贝儿,多日不见,你真是更加迷人了,呃.....你不要这么凶,你的剑......”他汗水直流,努力向后退去,他退,剑近,毫不松懈。

  蓝起看了一眼欧阳勰,冷笑道:“上次让你轻易逃走,没想到竟是有人帮忙,这次,我看你能走到哪里?”剑身向下在阿利塔的一只手腕上轻轻一挑。

  “啊!”他的左手手筋被挑断,痛的他在地上拼命抽搐。

  欧阳勰仿佛没有听到对方的嘶吼声,面无表情,他径直走到顼妍衣身前,眼里闪过一丝朦胧的情绪。

  “这些天,你可好?”声音依旧寡淡潜定。

  “公子想听到什么答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