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4—55章:始料不及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4—55章:始料不及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54—55章:始料不及

  “公子想听到什么答案呢?”“公子,你不能过河拆桥啊,你快来救我......啊!”后面突然传来阿利塔撕心裂肺的声音。

  顼妍衣含笑看过去,没有说什么,突然手被抓住,欧阳勰拉着她来到阿利塔面前,嘴角勾起,看向蓝起公主,笑道:“厥越的逆贼就交给你了......”他俯身凑近阿利塔,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声音有力清凉,“这次我来这里不光是为了找人,还有你的那些手下,不信,你喊一下他们?”

  阿利塔瞪大双眼,怒吼道:“来人!来人!来人......”

  除了冷风吹动火把的声音,寂静无声。

  阿利塔终于慌了,“你......”

  蓝起看向欧阳勰,笑道:“原来前不久我收到的那封信,写着‘西山寻人有待时......’还一路留下记号到这西山附近,竟是公子所为。”

  “还有这酒里的软骨散......”顼妍衣拿起旁边桌子上的酒杯,放在鼻间仔细闻了闻,看一眼欧阳勰,轻笑道:“想来也是出自公子的手笔。”

  蓝起道:“我还差点误会了公子,真是抱歉。”

  “欧阳勰,你使诈,你就不怕我让你大计实施不了?你就......”表情狰狞,竟然痛的突然说不出话来。

  顼妍衣看着他,笑道:“劝你还是不要动怒,这软骨散可不是一般的药,喝完以后,忌讳的就是情绪激动,你越激动,急火攻心,药力发作的就越快,直到彻底失去知觉......”

  蓝起看一眼她,想到方才,她对他说的每一句话,对方听到后,情绪也渐渐兴奋起来,不然以阿利塔的武功,怎么能让他连暗器都没有躲过,竟然毫无设防,让她一招制服。

  欧阳勰看一眼顼妍衣,对方又默契地闪躲他的灼灼目光。

  这时,手筋被挑,又中了软骨散的阿利塔,几乎痛到昏厥,仅剩一丝清明,不敢再激动,咬牙切齿道:“蓝起,你放了我,我答应你隆多在哪里,他还活着,他还活着......”

  蓝起激动道:“当真?”手一颤抖,放下了手里的剑。

  就在这时,一个粉色影子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直接扑向倒在地上已奄奄一息的阿利塔。

  “啊!”阿利塔的痛呼声还来不及发出,带着尖刀刺入身体的声音,一刀一刀地刺下去。

  蓝起回过神来,立刻拉住那个粉衣人,鲜血四溅,溅在那人的整张脸上,身上,她摊倒在地上,竟然大笑出声。

  是个女人!

  蓝起再去看阿利塔,浑身是血,已经断了气。

  顼妍衣看向那人,一身粉衣,看起来竟有一点眼熟,她浑身血污,脸上也沾满鲜血,笑的狰狞恐怖。

  顼妍衣惊呼:“落儿?”她立刻走上前,蹲在女子身前,神情悲痛道:“落儿,是你吗?”

  那女孩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神情微楞,身子瑟缩了一下,又机械地抬起头,看到了顼妍衣,却忘记了说话。

  顼妍衣抱住她,“这究竟是怎么了,你发生了什么?”

  落儿眼睛通红冒着火,怔忪了好一会儿,突然抱起顼妍衣,声音颤抖低沉:“妍衣姐姐,他们是畜生,他们......欺负了我,还有好多女孩......我方才已经杀了一个欺负我的人,那边树丛,那个人......他......”她瞪着一双眼睛,捂着脑袋,歇斯底里。

  顼妍衣眼神暗了暗,忽然想起刚刚和小宽路过的那片草丛,听到的暧.昧喘.息,还有女子的抽泣声......她紧紧拥住了落儿。

  “是他,是他把我们抓来,是他毁了我一生,他......该死,他该死,他该死......”落儿指着阿利塔的尸体,情绪忽然激动起来。

  “不要怕,不要怕,都结束了,都结束了,他已经死了,落儿乖.....”顼妍衣按住激动不已的落儿。

  心里忽然很难过,一个晚上的时间,在自己面前,小宽为救自己死了,曾经天真无邪的落儿也变得残败不堪,忽然心口处那股疼痛再次袭来,她强忍着痛意,不发一语,目光看向蓝起,愤怒又绝望的眼神,她冲对方,摇了摇头。

  蓝起紧握双拳,却无处宣泄,一双手重重地敲在地上,手上瞬间流血不止。

  浓重的鲜血气息,扑面而来。

  一直呆愣守在阿利塔尸体前的面具男人,突然狂性发作,大吼一声,双手锤了自己的胸口,突然抬起头,双眼通红。

  顼姸衣抱着血人一般的落儿背对着那个男人,他猛然抬头,正要向前冲去,一直站在一旁的欧阳勰察觉到对方不对劲,伸手抓住他,轻功翻身,几个起落要带那男人一个反摔,却手一脱手,那人力气极大,蛮力惊人,一下就挣脱了欧阳勰的束缚。

  没想到速度更快,转瞬抽出手,直奔顼姸衣方向。

  “姸衣,快躲开!”

  顼姸衣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身后一股劲风袭来,一转头,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冲了过来,伸手要去抓落儿,她本能的一挡,自己被他一下子抓起。

  蓝起提剑冲过去,那人抓狂的四处飞奔,她怕伤到顼姸衣,一旁默不做声地欧阳勰眼里仿佛装了冰山,此刻冰封棱角分明,整个人看起来肃杀无情,他直直盯着对面的男人。

  那个男人力气很大,这一跑让顼姸衣心口的痛感加强,她几乎差点晕过去。

  在场的所有人这时候终于发现这个面具男人似乎与常人不一样,之前一直安静地跟在阿利塔身后,沉默不语,机械地做着对方吩咐的所有事情,连阿利塔倒地受伤,他也没有去抵抗相救,只不过是去扶住了对方,直到阿利塔身上被刺,流了很多血,又出现一个落儿,两个人全身是血,他才彻底爆发……

  “啊……血……血……杀过来了,杀过来了,他……快跑……”

  他的声音沙哑干涸,眼神惊恐四处闪烁。

  顼姸衣几乎完全没有招架之力,她大脑光顾,身上的那种痛几乎将她吞没。

  “你……放开她……”

  声音带着愤怒,欧阳勰微微皱眉,盯着顼姸衣。

  他几乎想都没想,直接旋转如螺旋,眨眼间到了那两人眼前,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那个面具男突然失控,伸手袭去。

  顼姸衣一下被甩了出去,欧阳勰伸手去拉,背后一沉,那男人的手落在他的肩膀上!

  顼姸衣身子一轻,头撞到不远处的一个石柱上……

  一切不过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顼姸衣在最后一丝清明里,好像听到有人撕心裂肺地大喊自己的名字,瞬间落入黑暗……

  痛!

  脑袋似乎炸裂,痛到无法呼吸!

  跌落山下……昏迷不醒……山谷里五颜六色的花……一双忧郁的眼……清风明月下的弹琴,花.雨纷飞里的舞动……画面翻转往复,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又停不下来……

  顼姸衣用力睁开眼,眼前逐渐清晰,发现自己在被抓来寨子时住的房间里。

  房间只有自己,安静无声,只有微弱的烛光摇晃,却犹如星火燎原之势覆盖住心田,她用尽全身力气站起,推开门走了出去。

  夜色迷蒙,天地无声,一轮明月,一人背手伫立,浅墨深画,却如万年的寒冰,不知道他究竟经历了岁月怎样的摧蚀,整个人看起来刀锋冷冽,让人连看一眼都要瑟瑟发抖,满目森寒……

  欧阳勰转身,抬头,看到顼姸衣正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

  她纤瘦柔软,脸色依旧苍白,欧阳勰眉心不自觉皱了皱,他刚要说什么,就看对方缓步走来,眼神仿佛盈满星光。

  欧阳勰心中诧异,却见她好像从星河那端走来,中间不知跨越了些什么,她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一点……温柔……

  “欧承泽!”

  欧阳勰猛然一震,看她走近自己,一张苍白的脸上却浓墨重彩地刻画无限地柔情。

  “你……你刚刚在叫我什么?”

  他颤抖地伸出手,瞬间被顼姸衣拉住。

  顼姸衣笑着看着他,道:“我想起来了,我都想起来了……”

  她身子虚弱,步伐不稳,被欧阳勰一把扶住,四目相对,恍若隔世。

  “对不起,我还是迟到了……”

  欧阳勰眼神微震,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人。

  相隔三年的时光,还得那年春雨连绵,那时候,他在父亲的施压下,被迫接触了各种围观之道,兄长善文,他自小在山中习武多年,回家后在父亲的要求下,不得不接触官场,父亲一生报效朝廷,为民请愿,也希望自己的儿子也可以继承这一点……

  山中习武那几年让他恋上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即使他全身抗拒,但是还是随了父亲的心愿,只是长期的枯燥乏味让他闷闷不乐。

  每当他烦闷时他会骑着惊帆到郊外的山上,一个人静静地发着呆,看风卷云舒,体会难得的清静……

  那天也是细雨蒙蒙的天气,他骑着马,突然眼前从高处掉下一人,他本能地去接住,竟然是一个昏迷的女孩。

  那个女孩长睫翻卷,双眼紧闭,脸颊黑斑点点,瘦瘦小小。

  虽然女孩闭着眼,可是他却一眼就能想象到那双眼睛一定很大,清亮灵动,里面一定是充满着倔强,一如七年前那般。

  他抱着她,飞转身子落在惊帆身上,带她去了附近的一处茅草屋里。

  那是他自己搭建的。

  女孩只是受了些外伤,他为她简单地清理了伤口,大概在傍晚时她才醒过来。

  女孩看向自己的眼神,懵懂无畏,她好像并不怕自己,坦荡淡然,和七年前初见那一刻如出一辙。

  她说她喜欢这里,她想在这里待两天,只要两天。

  他不知道为什么就答应了,也许是因为在她的眼神里看到一丝微弱的感伤,却强烈到可以让自己感同身受。

  她,是经历了什么?

  她问起他叫什么名字,他笑了笑,说了三个字,“欧承泽”,她反复念着这个名字,并未多想,她终是没有认出自己,他说他只是行走江湖的侠客,喜欢自由也享受自由……

  ……

  后来他们经常不约而同地来到山上,每次来都带着各自的心事,彼此心照不宣,相视一笑,很安静,偶尔也会聊几句,无关紧要的只言片语,可是却让人没有理由的心安。

  ……

  有一天,她好奇地走到惊帆的面前,瞪着一双眼睛,接近它,他看到后,立刻冲过去,却发现一向不允许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接近它的惊帆,居然任由她的手轻轻抚.摸它的鬃毛,眼神温顺,看起来竟然很是享受。

  她在它的耳边温柔低语,笑容温暖。

  她骑着惊帆开心的像个孩子,那双清亮的眼看向自己,竟然有说不出的柔情。

  ……

  繁花似锦坠落如雨,那里百花齐放,芳香肆意,他们两个人在花.雨里第一次畅谈心事,倾诉内心的孤独,两颗孤独的心在那一刻有了停靠依偎的地方。

  ……

  他吹箫,她在花海里起舞。

  相视有声,带着漫天飞舞的花,掀起心里沉寂的久无波澜的心湖。

  ……

  他以为这会是属于他们的默契,在这样相处相守的数日后,他们的心里一定也是一样的。

  只有那种悸动的感觉才能在彼此的眼里波澜壮阔,涟漪泛起,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产生了别样的情感。

  在相隔七年朦胧的岁月以后,骤然清晰可见。

  他把藏在内心的空寂无限放大,完完整整地展现给了她。

  她羞红着一张脸,长袖翩翩,没有说一句话,一双晶莹剔透的眼似乎已经含尽一切……

  仿佛心中了然,她在他面前起舞弄清影,比往日更加的温柔婉转……

  她说,七天后,这里,她有话要讲。

  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一刻心里的雀跃,也记得那七天里自己的心情兴奋高涨,做起事来也更加轻快认真……

  那几天看到的人和经历的事都变得明朗起来,他认认真真地等待那天的到来。

  仿佛是多年干涸的心终于被注入了甘泉,只是想到那个人也可以浸润自己……

  他甚至认为度日如年,忍不住想见到她,哪怕远远看一眼也好。

  那天,他去将军府外探看,看到她巧笑嫣然地看着一个男人,两个人在凉亭里执手相视,谈笑风生,男人深情款款地抱着她,两个人情不自禁地拥吻在一起,他倚靠在树上恨不得冲下去,是几乎掐出血的痛感让他及时醒转,他难以置信眼前的一切,却又不得不承认,那张脸是她,那张眉目含情的眼也是她,还有清泠的声音,更是如刀般割在他的心上。

  “那个人只是我的一个棋子,他怎么能和你比呢?何况他不过是一个江湖散客,一个穷光蛋而已,怎么能和你这个少卿相比,我不过是想利用他,让他为你我所用,到时候你有他的协助,岂不是更加如虎添翼,不过,少卿夫人可要一定是我,你不许辜负我,听到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