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7章:碎梦已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7章:碎梦已归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57章:碎梦已归

  “你现在是欧承泽……还是欧阳勰?”

  欧阳勰微微一愣,看着她。

  陆冥开门走了进来,道:“公子,那个面具男人已经被制住,被关起来了,蓝起公主和那位受伤的姑娘,现在也已经安顿下来。”

  顼姸衣脸色依然苍白,抱着被子无辜地看着他,听完陆冥的话,立刻道:“那我先去看看蓝起……”

  欧阳勰道:“你刚刚也听大夫说了,你中了毒,余毒未清……”

  顼姸衣心中思量,道:“大概是上次被白老大抓去给我们吃的五毒散……”

  “那就赶紧把它喝了吧。”

  欧阳勰端着药碗,低首闻了闻,脸上掠过一丝笑意。

  “你已经昏睡了整整一夜,要马上喝了这碗药,再吃一点东西才行,不然身体会受不了。”

  “你现在是欧阳勰,我已经确认了……”顼姸衣身子向后又退了退,眼睛直直盯着那碗药,眼中浮现一丝畏缩。

  “哦?这又有什么区别呢?”欧阳勰走到榻前。

  “欧承泽他……他……他通情达理,他……”顼姸衣看到对方已经将碗拿到面前,她皱了皱眉,捂住口鼻,瞪着眼睛看着他。

  “他现在希望你把这碗很贵的药喝下去。”欧阳勰笑道。

  “大夫也说大部分毒已经清了,剩下那一点也没有什么关系的,我觉得我现在好多了,真的……”

  “呵,女人!你可知这五毒散在你体内已有月余,如果最开始发现,及时治疗,也可以如你所说,的确没有什么关系,可是经过这些日子,它们几乎快要吞噬你的腹胃,幸亏在紧要关头,大夫及时将毒排出,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现在那点余毒也是可以摧折你的半条命!”

  “这五毒散据说是由五种毒草而成,他怎么知道是哪五种毒草?这配出来的解药真的有用?”顼姸衣问道。

  “唉,说来也是心疼。”欧阳勰长叹一声,露出满脸的不舍,“这可是我花了五千两黄金买来的几种最名贵的草药,都是清毒的上选,此刻,却遭你的嫌弃,真是暴殄天物。”

  “五千两,还是黄金?”顼姸衣眼前一亮,这么名贵的药里,肯定有云山青莲,听闻云山青莲区药后,既清且香甜,那会不会就不会太苦?

  “女人!”欧阳勰仿佛看透她的小心思一般,脸上笑的愈发欢畅,“这可是我亲自为你配的清毒补体的良药。”

  “你配的?”顼姸衣眼睛眯了眯,又看了看那碗药,那眼神里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正是!”欧阳勰忽然身子低俯,凑近她,笑了笑。

  “那我不要喝,你之前对我做的事我可是还记得,所以,你配的这碗药岂不是比那个五毒散还要厉害?我才不要喝!”顼姸衣仍然一脸的戒备。

  “顼姑娘,昨晚我家公子为了救你,可是翻山越岭才找到这山下的一处医馆。”一直守在一旁的陆冥看到顼姸衣一副毫不领情的模样,觉得应该站出来为主子说说好话,”而且……我家公子那天为了救你可是被那个疯子狠狠地拍了一掌,还一路抱着你走了很远,你昨晚排毒的时候,似乎还做了噩梦,一直辗转反侧,睡不踏实,我家公子一夜没睡地守着你,抱着你睡了……”

  “陆冥,你什么时候话变得这么多了,舌头是不是也需要我给你重新配一个出来?”欧阳勰凤目微瞪,斜斜地扫了一眼陆冥。

  “公子,我先出去了……”陆冥立刻噤声,急忙躬身退下。

  “女人,来,吃药了。”欧阳勰端着药碗走近坐在榻前,用汤匙搅拌了药碗,舀起一口汤药递到顼姸衣嘴边。

  顼姸衣一边皱眉一边移开头,她闻了闻味道,几乎已经确认这药就是极苦的,光是闻着这股味道就足够让她作呕。

  “那我……自己来吧。”伸手要去拿汤匙。

  “女人,能得我亲手喂药的人可不多……”欧阳勰不为所动,叹息地摇了摇头,手里的汤匙依旧停在顼姸衣的嘴边。

  他眉目微挑,一双狭长漆黑的眸,泛着狡黠的笑意。

  ”难不成一向淡然自若的将军府二千金竟然怕苦不成?”欧阳勰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以你身上的余毒分量,这药你可是还要喝上五天。”

  “五天?”顼姸衣闻言瞪大双眼看过去,天!这么苦的药,一口她都受不住,居然还要让她连喝五天?恐怕那毒还没有清完,自己的半条命也已经没了!

  “我可是在等着你给我的解释……”

  “我……”

  顼姸衣微微张口,闭上眼睛,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脸的视死如归的表情,她屏住呼吸,含住盛着汤药的汤匙,一口吞下,随即皱起眉,瞬间嘴巴一张,“哇”的一声,刚刚已经吞下去的汤药被吐了出来。

  幸亏欧阳勰反应快,才没有溅他一身。

  “没有关系,这些珍贵药材虽然的确昂贵,但是用那五千两黄金买下的药材,这药量也是足够我熬出一大锅的,所以……你可以慢慢地吐,吐完再续上便罢了。”欧阳勰表情淡淡地说道。

  顼姸衣这一听,心里凉了大半截,抬起头,看向欧阳勰,目含幽怨,“真不知哪个才是真正的你,竟然狡猾的像只狐狸,你……唉,还是算了,谁叫我对不起你在先……”顼姸衣语气放缓,眼睛再次紧紧闭起,捏着鼻子,仰首,一鼓作气地将碗里的汤药全部喝了进去。

  顼姸衣紧紧皱着眉,手里死死的抓着衣服。

  欧阳勰眼睛扫到她额头的伤口,轻轻地碰了碰,道:“还疼吗?”

  顼姸衣表情一怔,低眉浅笑,这表情让他恍惚想起了三年前那个细雨绵绵的那天。

  他从袖子里掏出来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了过去,“这是酸梅,你拿去解解苦吧。”

  顼姸衣迫不及待地从他手里接了过来,立刻送入口里一颗,酸味一下子中和了汤药里的苦味。

  “你肩膀上的伤……还好吗?”

  “嗯……”

  “你一定很恨我吧,三年前……我失约了……”

  “你有了别人,我亲眼看见,你……”

  “当年我昏迷了半个月,醒来我就忘记了……”

  顼姸衣目光空远,神情有些复杂,她双手相搅,没有看欧阳勰,一双眼透过打开的一扇窗,望出去,陷入了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