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8章:恩怨情仇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8章:恩怨情仇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58章:恩怨情仇

  三年前。

  将军府突然来了一个人,大夫人裘月容的一位远房亲戚刘长生,是家中独子,来京赶考,带来刘紫娇兄长的亲笔书信,投奔刘紫娇。

  那刘长生为人轻佻,胆小如鼠,却生的一副好皮囊。

  对顼清若眉来眼去,让其烦不胜烦,告知刘紫娇,差点要被撵出府去。

  正巧看到顼姸衣与顼承煌不知因为什么争吵最后夺门而出,于是她计上心头。

  每个晴朗的日子,顼姸衣都习惯在后院凉亭里赏花,一个人静坐。

  刘长生不经意间出现,作诗文雅,颇有才识,表现的也儒雅风骏,彬彬有礼,二人以诗会友,很是投机。

  不知为何,接连几天顼姸衣总是会遇见那刘长生,二人也逐渐熟稔。

  一日,两人正在作诗,刘长生体贴的为顼姸衣披衣,举止极为亲密,顼姸衣皱眉,不自然地后退谢绝,却被顼承煌看见,身后一同前来的还有大夫人裘月容,三夫人刘紫娇和顼清若,几人露出意味深长地笑。

  顼承煌看到眼前郎才女貌地一对男女,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或许眼前这个春风温软的男子才最适合这个固执的丫头。

  刘长生突然提出与顼姸衣两情相悦,想要提亲,刘紫娇在一旁推波助澜。

  顼姸衣闻讯而来,刚刚走到门口,就听顼承煌对刘长生交代起自己的喜好,完全是托付终身的架势。

  她沉着一张脸,说自己并不喜欢刘长生,质问在场的所有人怎么可以轻易做主自己的终身大事。

  “所有人可是亲眼看见你二人的亲密举动,我们也是为了你着想,这传出去毕竟对你一个黄花大闺女不好,再说这他保不齐以后会考取功名,一飞冲天,这可是良缘,你得好好把握。”刘紫娇一旁添油加醋。

  那刘长生看到裘月容瞪眼过来,立刻深情不悔地道:“姸衣,你我已经互许终身,现在你怎么可以不认?”

  顼姸衣不可思议地看向刘长生,断然否认,愤然离去。

  接连几日,顼姸衣都没有再出门。

  过了几天,父亲身边的查叔来找她,说父亲在一个地方有话要对她说。

  到了那里,却只见到刘长生,没有其他人半分影子。

  刘长生表达内心的情意,突然变了脸,满眼色眯眯地笑道:“不过是个丑八怪,我都没觉得委屈我自己呢,你还在这装什么贞.洁烈.女,要不是看在你是将军的女儿,我才不会如此大费周折……”说完就扑向顼姸衣。

  这里是一处荒野之地,也许心底对父亲的信任一直没变,竟然毫无察觉这个地方的不对劲。

  “谁让你这么做的?”

  那刘长生神情一转,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自然是得到将军大人的首肯,否则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这么做,所以,你还是识趣一点,从了爷们我吧……”

  晴天霹雳,万念俱灰,心底是不愿相信的,可是眼前的一切让她几乎崩溃。

  她拼尽全身力气,以死相逼,才逃了出去,那刘长生紧追不舍,到了一处悬崖,她回头看到刘长生紧张又狰狞的嘴脸,想也没有多想,直接跳了下去。

  醒来时顼姸衣便撞入一双深不见底的眸里。

  这是前因,然后遇见。

  而在没有人看见的角落,顼姸衣和欧阳勰的视线里有越来越浓稠的情愫,化不开,也再容不下其他任何事物。

  顼容莹时常见到顼姸衣满面春风的出门,她摇曳手里的折扇,站在高亭上,眉头微微一动。

  她最近心情看起来似乎很不错,顼容莹看着顼姸衣的背影,感到莫名的好奇。

  跟着顼姸衣,来到郊外的山上,看到山中青山绿水,蓝天白云,花.海波澜,有两个人,一匹马,站在山头,不知道在说着什么,顼姸衣背对着自己,那个男子面朝这边,即使有一点距离,她还是第一眼认出了那个人。

  与顼府世交的欧阳二公子。

  他看着顼姸衣,满眼的温柔。

  竟是如此……

  顼容莹暗地里找来高手,去听他们的对话,她知道彼此心照不宣,却并没有挑明心迹,不过却无意间得知了他们有一个七天后的约定……

  那期间,顼容莹每天都会去落雨阁,一待就是一整天,她偷偷看向顼姸衣时不时地看向门外,有一点点的心不在焉,只是难以招架顼容莹不请自来地热络和关心,所以她也没有说什么……

  连着去落雨阁几天后,顼容莹没有再去。

  而那几日,也正是她计算好的……

  欧阳勰那天看到的那个和少卿公子卿卿我我的“顼姸衣”是顼容莹找人假扮的,那个女人善易容,平日里混迹在风月场所,魅惑人心的本事极好,那个少卿公子更是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其中一个。

  果然,两个人已暗生情愫,那眼神骗不了人……

  所以她的计划才会轻而易举地成功,那天,顼容莹就坐在“顼姸衣”和少卿相拥的后面那间房,她透过窗子,看到树上的欧阳勰,那表情愤怒,受伤,失望……

  她隐隐握拳,看向底下那张“顼姸衣”的脸,银牙暗咬……

  那是在顼姸衣看不到的地方……

  顼姸衣想到的是,到了约定的那天,她一大清早就出了门,却半路被人打晕,等她中途醒来时看到一个黑衣蒙面人,骑着马,扛着自己。

  那人没有料到顼姸衣会提前醒来,又冷不防被她用力勒住了马,马一下子发了狂,带着两个人向前横冲直撞,顼姸衣拼尽一身力气挣脱那个男人的束缚,最后她坠下了马……

  等到醒来的时候,拼凑起来的记忆,也只剩下顼府里的所有……

  夜色迷人,晚风乍起,吹散了顼姸衣鬓边的一缕头发,她回过神,转头看向一直不发一语的欧阳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