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59章:伤梦惊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章:伤梦惊醒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59章:伤梦惊醒

  夜色迷人,晚风乍起,吹散了顼姸衣鬓边的几缕头发,她回过神,转头看向一直不发一语的欧阳勰。

  他的眸光始终盯着自己,里面深邃如渊,让她不知不觉沉沦其中……

  “你约我七天后见面,是要说什么吗?”终于问出了口,他却转首不再看顼姸衣。

  “我有一块古玉,当年我说七天,是因为在那之前,我已经用那块千年古玉亲自打磨了一根发簪,我想着等我做好可以送给……给你……提出七日之约那天,发簪还要六七日才能够完工,所以我……那天我出来赴约的时候身上是带着那支簪子,可是等我醒来的时候,那发簪连同记忆都消失不见……”

  顼姸衣看向欧阳勰,拉住他的手,道:“我想带着它告诉你,我喜欢你。”

  顼姸衣轻抬臻首,紧紧注视着欧阳勰。

  结发……与卿……

  欧阳勰只觉得此刻的房间在这盈盈烛火的映照之下,她的清眸一下子点亮了他黑暗的心。

  他俯身靠近她的眉眼,似要牢牢记下她的表情,见她轻轻闭上眼,他满意地笑了笑。

  顼姸衣等了好一会儿,毫无声音,她偷偷睁开一只眼睛,却见那个人双手抱拳,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

  “你在想什么呢?”声音隐含一起愉悦。

  “我……你……”顼姸衣脸一下就红了,低下头,像是犯了错,又不知所措的孩子……

  “你还有一碗药要喝,快喝了吧。”

  顼姸衣睁开眼睛,看到他的手指指向桌子上,上面不知道什么又多了一碗药,还闹着热气。

  她本能地后退一步,一脸的畏惧,道:“不是已经喝完一碗了吗,怎么会还有?”

  欧阳勰笑了笑,道:“每日要喝两碗才可以……”

  “我不喝,好不好?”顼姸衣突然走上前,拉住欧阳勰的袖子,声音绵软,一双眼水润无辜。

  欧阳勰低声笑道:“那……好吧。”

  “真的?你真好,那我,那我去看看落儿她们……”

  “嗯……那明天就要喝下三碗了,刚刚给你的酸梅你可要记得随时带在身上……哦,还有,每天的未时喝药,可一定要记得,那个时辰药性最容易补体……”

  顼姸衣刚刚转过去的身子,立刻停下,她沮丧地走到桌前,低头坐下,回头又仔细地看了一眼欧阳勰,捏着鼻子,皱着眉,一口气喝完碗里的汤药。

  喝完后,一时着急,四处掏着放在身上的那包酸梅,找来找去,也没有找到,嘴里苦味刺鼻,急得她几乎快要流下眼泪。

  忽然眼前一暗,她的身子一沉,大脑忽然一片空白,全然忘记了口中的苦涩,仿佛一阵清凉的风,瞬间将其驱散……

  她睁开眼,看到那双深眸缓缓睁开,里面满含着温柔,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意……此刻,都如同细雨一般,绵绵不绝地浸润自己的心。

  欧阳勰松开她,看她终于安静下来。

  “嗯,很乖,还苦吗?”声音里有明显的得意。

  “嗯,不苦了……啊,不是……”顼姸衣突然害羞地不知道怎么回答,这猝不及防地吻让她等了这么久,她怎么可能让他知道?

  “哦?那……你是还不满意?那……”

  “啊,不是不是,我满意,非常满意,满意到不能再满意了……”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的脸几乎烧成了火炭一样,她头低的更加低了……

  “呵呵呵……”

  他竟然还能笑出声,真是……

  “好,真乖,那你去吧,落儿和蓝起就在这隔壁的两个房间……”

  “好的。”顼姸衣如获大赦一般,冲出了房间。

  欧阳勰微笑地看着她快速跑出房间,几乎好像逃跑,他淡淡地笑了笑。

  门关上后,他的笑容逐渐消失,拿起桌上的空碗,另一只手握成了拳……

  顼姸衣来到隔壁房间,还没有进门,就听见一声嘶吼声,“都怪你!”

  顼姸衣心道不好,立刻冲了进去。

  进门口,看到蓝起提剑指着落儿,落儿呆坐在床上,目光呆滞,毫无反应。

  顼姸衣大喊道:“蓝起,你放下剑,不要伤她,你冷静点!”

  说完直接冲了过去,抱住落儿,小心翼翼地拂下蓝起手里的剑……

  “当!”

  蓝起松开手,剑落在地上,震的人心一颤。

  落儿仍然毫无所觉,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素白纱衣,如同她此刻苍白的剑。

  “是她让我辛苦多年的努力白费,是她毁掉了我最后的希望,这世上唯一知道隆多在哪里的人只有阿利塔,可是……现在,她却杀了他!”蓝起表情绝望,愤怒地看着落儿,一双眼冒着火,恨不能将她烧尽……

  “我知道你不会的,蓝起,我知道你想要找到隆多,他也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你,你们一定会在遇见的,落儿已经很可怜了,她……”顼姸衣看着落儿的脸,忽然想起,最开始遇见的那个天真无邪的人,与眼前这个几乎已经毫无生气的人,完全对不上了。

  落儿突然靠在自己的肩上,憋了一夜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蓝起忽然泄了气,坐在顼妍衣身旁,不再说话。

  顼妍衣轻轻拍了拍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也十分清楚蓝起此刻的心情。

  蓝起看了看顼妍衣,道:“其实......有时候,我真的挺羡慕你......”说完起身离开走出门。

  医馆建在山里,但是距离隔壁小镇不过是一河之隔,这里幽静,倒是很适合病人静养。

  夜色下,万物空明,忽然响起悠扬的乐声,悠扬婉转,一曲箜篌入心,响彻在这个枯寂的天地之间。

  顼妍衣步出门外,看到蓝起坐在高台上,手里抚..弄箜篌,眼睛看向远方。

  “轰隆”一声巨响,旁边的一间房门突然被破开,冲出来一个人。

  那个面具男,那个疯子!

  他沙哑的嗓子里发出恐怖的声音,他直奔蓝起而去,紧要关头,他身上被一绳索缚住,顼妍衣顺着绳子望去,欧阳勰站在房顶,手中一用力,将那个男人拽回。

  奈何那个男人力气太大,拉他不动。

  蓝起停下手里的动作,发觉他好像是对箜篌有反应,于是她又顺手拨.弄几下箜篌,果然,看到那个男人只要听到箜篌乐声响起,就有反应。

  他戴着面具,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却可以看到他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蓝起手里的箜篌。

  他的眼睛随着蓝起手里的动作移动,目光没有之前的狠厉之色。

  “蓝起,你小心!”顼妍衣看到那个男人正在靠近蓝起,担心地大喊道。

  欧阳勰过来伸手拦住她。

  那个男人发出奇怪的低吼声,慢慢伸出手,他的手一直藏在宽大的袖子里,第一次拿出,所有人看到他的手和胳膊上全部都是恐怖的疤痕,密密麻麻,他浑然不觉,伸手拿过箜篌。

  蓝起皱了皱眉,却也没有说什么。

  那个男人拿过箜篌,在怀里柔.抚了一会儿,他自出现在阿利塔身边,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毫无存在感,此刻他的周身却无端的散发着一股浓烈的忧伤,不知为什么,所有人也没有打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