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1章:火海无涯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章:火海无涯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61章:火海无涯

  “不怕,隆多,不要怕,我来了,我来接你回家......”

  蓝起感觉到当他叫他名字的时候,他身子僵了一下,他是有反应的。

  “原来阿利塔他一直把你带在身边……”

  欧阳勰声音自她身后传来,“我先前在他昏迷时,让大夫为他验了下伤,他全身都被烧伤,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嗓子也彻底被烧坏了,他的头部受过重击,不过那样貌似不会这样发狂,他好像是被人下了巫蛊之术,具体的不清楚,但是他好像对血很敏感,闻到血腥味,或者看到血都会让他发狂……”

  “想不到阿利塔竟然用了厥越的禁术!”蓝起紧握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

  “禁术?”顼姸衣问道。

  “这种蛊术专门是要施蛊者在受蛊者意识最薄弱的时候,需要那个人大喜或者大悲的情况下进行,将受蛊者所有的情感全部从脑海里剥离,这种蛊术并不是一次完成,需要接连不断施蛊,每一次,受蛊者都要经历一次撕心裂肺的痛苦,简直生不如死,而他本人连自尽也不能够,只能一次次地忍受,直到最后变成一个真正的行尸走肉……”蓝起痛苦地说着,看着隆多身上的伤,眼里的泪水又一次没有忍住,决堤而出……

  他心里最勇敢的英雄,他们儿时就在一起,他们青梅竹马,整个草原上留下了他们两个人的足迹。

  那时候,她不会骑马,她小小的身体,连最小的小马驹也够不到,她急的直哭,突然伸过来一只手。

  “我来教你骑马吧。”

  她认得他,他是跟着可汗很多年的部下九叔的儿子,他笑的眼睛很像月牙,真是好看。

  “我叫隆多,你呢?”

  “我叫蓝起。”

  ……

  父亲要给自己选保护自己的贴身侍卫,她指着隆多,大声地说,我要他来陪我。

  大人们那时候笑的很大声,他们两个人不懂,也跟着笑的很大声。

  ……

  隆多最喜欢笑,牙齿白白的,皮肤黝黑,笑起来很好看很舒服,看着他的笑会让人忘记一切烦恼,从小到大,隆多只有在她面前笑的最多。

  他高大英俊,健硕硬朗,草原上很多姑娘都喜欢他,他路过的很多地方,都会听到她们为他唱歌,送他鲜花,她因此偷偷地生了好几次闷气,可是细心如他,他拉着自己的手,在那些女孩子面前,宣誓了主权……

  他把她们紧紧握在一起的手,放在他的胸口,对着天神,许下了至死不渝的承诺,直到现在,她还记得当时她闭着眼,一脸的认真,吻着那一拳十指紧扣。

  “蓝起儿,我爱你,我要让你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厥越的那片天空下,有他给她的承诺,也有她深信不疑的此生不悔。

  有他在,她永远都最安心,即便阿利塔经常围绕在她身边,他永远都是第一个站出来,将她保护在身后……

  她以为他们会这样一直走下去,从来没有离开彼此的视线,从来都是喊一声彼此的名字,对方就会出现。

  蓝起脑海中突然浮现一段光影,那年她对隆多说她要去看日出,在山顶,山顶的那个帐篷是她一早安排人搭的,那些天隆多每天忙着可汗交代的任务,她缠着他要去看,他只是笑着抱住她。

  可是到了约定的那天,阿利塔来找他,说他在隔壁部落看到隆多抱着一个姑娘,她不相信,可是还是忍不住跟着阿利塔去看看。

  到了那里,只看到一个很像隆多的男人,抱着他自己的妻子,阿利塔忙不迭地道歉,她却松了一口气。

  却也错过了看日出的时间……

  那天她没有看到隆多,她闷闷不乐地回到房间。

  第二天,听到别人说那里着火了,好在没有人去那里,没有人员伤亡,只是之前搭建的帐篷还有准备的所有,全部被烧成灰烬。

  从那以后,他就彻底消失了……

  她找遍了草原的所有角落,去了每一个他们两个人一起去过的地方,真的再也没有找到他。

  连九叔也没有找到他,在一连数日寻人未果后,九叔几乎一夜之间老了很多。

  全世界都在找隆多,而蓝起却从此失去了整个世界……

  “隆多,你那天到底是去赴约了是吗?可是那天你带兵去北部草场一连三天,不眠不休,我以为你不会去的,你是怕我失望吗?可是我却轻易相信了阿利塔,我却相信他的话,去怀疑你的不忠,我……”

  “你天不怕地不怕,你最怕的就是火,可是老天却要你经历这场浩劫,你当时是不是很绝望,隆多,我是不是怪我?”

  ……

  蓝起的眼泪噼啪落下,坠在地上,晕出一朵一朵花,盛放在枯萎的大地里。

  隆多听到蓝起的话,眼神温情满满,他竟然主动靠近蓝起,只是他的动作很是迟缓,他似乎动一下都很痛苦的样子……

  蓝起继续呼唤隆多的名字,每一次,他的眼神就软一分。

  她轻轻卸下他的面具,整张脸已经面目全非,只是当她看到他额头上的那道疤痕,她彻底确认了,眼前的人就是她要找的人,只是,这个残忍的事实,让她几乎崩溃。

  她慢慢仰首,嘴巴一点点靠近隆多的额头,印上了深深的一吻。

  她的眼泪顺着两颊流下来,也晕湿了隆多的脸……

  他缓缓抬起手,却止不住地颤抖。

  忽然,他摊倒在地,浑身颤抖,蓝起紧紧抱住他。

  “他身上的蛊要发作了,大家快后退!”蓝起大喊。

  奈何她怎么会有隆多的力气大,手死死地抱着他,被他甩出老远,头嗑在柱子上,瞬间鲜血直流。

  欧阳勰来到隆多身边,重重一拳敲在他的脖子上,隆多立刻晕过去。

  “隆多!”蓝起无奈,双手使劲砸在地上,全然不顾手上的伤口。

  隆多身上的蛊已经根深蒂固,他的意识几乎已经被彻底吞没,可是他还记得自己,还记得曾经唱给自己的那首歌,还记得她的声音。

  蓝起站在窗外,看向里面沉睡的隆多,心里下定决心。

  顼妍衣的身子也好转很多,她在不远处看着蓝起,心里有点难过。

  背后有声响,她没有回头,也猜出是谁,柔声道:“阿利塔在这里,是你引他来这的?你大费周折又是为了什么呢?”

  欧阳勰缓步上前,与她并立,“还记得城外的瘟疫吗?是厥越内部之间互相挑拨的杰作,却让我北溟深受其害,损失惨重,皇上虽然明面给了焰赤可汗面子,却也派人调查,本不打算深究,只是例行调查,却一下子就调查出了内鬼,严防营那边出了奸细,竟然枉顾国法,私自收取了加恩的好处,置北溟于不顾,最后事情闹的越来越大,露出了马脚,这件事也让皇上大为愤怒,立刻派人清洗内司.....”

  “说起加恩,那晚在狩猎场他指示阿利塔布局城郊疫情,事情败露后,又想要刺杀阿利塔灭口,他之后便踪影全无,现在疫情虽然已解,但是近日种种,想来也并不是如此简单罢?”

  欧阳勰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道:“不错,所以皇上派我和殿下兵分两路,一个调查寻找阿利塔,一个继续在城郊把守,实则开展全城突击搜索......”

  顼妍衣道:“那你为何要引阿利塔来聚丰寨?”

  欧阳勰笑道:“这里人烟罕至,他被通缉肯定要来这种地方,要让他一点点放松警惕,再则,此处也是回厥越的必经之路......”

  “你是想引加恩出来?”

  “也许不止是加恩......”

  顼妍衣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他看着远方,目光冷冽,如冻结的冰山,寒意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