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3章:隔岸观火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章:隔岸观火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63章:隔岸观火

  顼姸衣坐在马上,认真专注地看向脚下四周,沿途走来,地上有旁人看不清的异样彩色,泛着淡淡的荧光,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欧阳勰坐在后面,按照她的指示驾着惊帆,蓝起紧随其后。

  几个人在傍晚时分来到一处小镇,那异彩显示没有再前行,不过奇怪的是,按照路线一路迂回,最后在一间民宅门口停下。

  顼姸衣抬头,柔声道:“就是这里。”

  他们下马,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这只是一间普通的民宅,这个小镇不大,这座宅院也位置偏僻。

  欧阳勰拍了一下惊帆,它接到主人的指示,带着蓝起的马头也不回地潇洒离开……

  落儿下了马,立刻冲到顼姸衣身边。

  蓝起道:“我先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

  欧阳勰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打了个响指,不多时,从宅院里翻出一人。

  那人站定,到欧阳勰面前,俯首抱拳,正是陆冥,道:“公子,属下已打探清楚,这里只是一间普通民宅,之前是一对老夫妇在这里居住,属下找人询问附近的百姓,他们说,不知为何,在两个月前,这里突然换了主人,周围的人自那以后,也在没有看见那一对老夫妇,属下认为,那对夫妇想来是凶多吉少了,刚刚属下进去看了看,果然是加恩在这里,不过明面的手下看起来不多。”

  “好,知道了,找人盯着这里,还有附近,封住这里,不要打草惊蛇。”

  “是!”

  陆冥领命离去。

  蓝起道:“看来他还没有回厥越,却不知道留在这里究竟为了什么。”

  到了夜里,欧阳勰和蓝起轻功一人带一人进了宅子里。

  一路下来,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众人心里感到奇怪。

  他们在一个角落里停下,房里亮着。

  依稀听到里面有人在低声说话。

  “北溟那边有什么动静?”

  蓝起立刻听出来是加恩的声音,他说的是厥越话。

  另一个声音响起,“回主人,鹦鹉那边已经部署完毕,相信这次一定可以一举拿下罗风的项上人.头,到时候您回厥越,在众部落面前一定可以立威,也让所有人知道,这厥越究竟是什么人才可以稳住江山,主人,咱们那两万勇士已经在等待您凯旋而归了!”

  加恩道:“本王最想要的却是那个顼承煌的人.头,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取他的命,他伤我厥越男儿不计其数,本来这次……唉,只怪阿利塔坏了本王的好事,若不是他冲动行事,打乱了我原本的计划,相信在狩猎场那次就已经得手。”

  这次他亲自冒险来到北溟不仅仅是制造北溟瘟疫,留下线索,然后从中挑起焰赤和北溟的矛盾,更为了顼承煌而来,如果拿下他的命,便可一举两得。

  不仅可以动摇焰赤本来还没有坐稳的王位,更可以趁着各部族对焰赤提出的合并一事意见产生争议之时,将放眼整个疆域人人闻风丧胆的北溟虎将顼承煌的项上人头拿出来,必然让所有部族乖乖臣服,那么到时候坐上厥越的王位更是顺理成章,顺从天意。

  却不想这中间出了岔子,阿利塔那个废物竟然因为一时冲动坏了事,他忽然想到那天夜里意外闯入的那个女子,虽然一身污泥,却有一双清亮锐利的眼睛,让他心里隐约不安,一时犹豫间错过了杀机,但是他想到后面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便没有再追究,却不想阿利塔那个蠢货自作聪明,最后让自己陷入陷阱,打草惊蛇。

  当晚他安排的不仅仅是在城郊推动疫情的势头,更是在那附近制造混乱,找来一些人打扮成北溟百姓,寻.衅滋.事,目的也是引顼承煌去那里,他知道他不仅仅负责皇上的安全。

  那晚得知阿利塔去刺杀那个女子,最后失败,他跟着进了房间,原本想杀他灭口,不能让他招认,奈何里面高手如云,失了手,他退而求其次,逃了出来,去等候顼承煌的到来。

  本来那晚顼承煌已经到了那里,他几乎已经进入设好的陷阱里,哪知道在紧要关头他接到手下的耳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瞬间爆发,拼劲全力地厮杀出重围,不要命了一般,也要出去。

  疫情当着北溟皇帝还有焰赤的面败露,暗杀顼承煌又失败,他非常不甘心,只能退而求其次,转移目标,罗风作为顼承煌麾下的一员虎将,取他性命也算可以有所交代。

  那手下附他耳边仔仔细细地交代,蓝起再也无法听清。

  几人悄悄离开,蓝起转述方才听来的交谈内容。

  欧阳勰看向顼姸衣,见她神色如常,拉住她的手,轻轻地拍了拍。

  顼姸衣淡淡道:“看来要好好查一查他们口中所说的‘鹦鹉’是谁。”

  欧阳勰点点头,视线在顼姸衣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勾唇一笑,轻轻道:“想不到此行收获颇丰……”

  蓝起在一旁,担忧道:“只是不明白他为何抓隆多。”

  欧阳勰道:“这个还不是很清楚,不过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

  蓝起突然道:“是隆多!”

  几人此刻在屋顶上,顼妍衣安抚并捂住落儿的口,屏息看向下面。

  两个人抬着昏迷的隆多走出房间,加恩跟在后面。

  他们来到后院一间房,一个人正走出门,对加恩道:“主子,他还是不吃不喝,这已经第五天了......”

  加恩摆了摆手,冷笑一声,回头看了一眼隆多,道:“我给他带来这个大礼,这回看他吃不吃,你先下去......”

  “是!”

  门再次被打开,几人正对门口,蓝起第一个看清楚里面,惊呼失声。

  加恩回头,怒吼:“谁在那里?”

  被发现了!

  欧阳勰也不打算继续窥伺,大大方方地翻身落地。

  加恩震惊,立刻飞出几个手下将他团团护住。

  蓝起大怒:“皇叔,想不到你竟然如此冥顽不灵,顽固不化,你就不怕天神降罪于你?”

  房间里分明是九叔,也是隆多的父亲,想不到竟然他抓来对付父罕。

  加恩见事情已经败露,也无意再隐瞒,冷笑出声,眉目狰狞,“蓝起,你这丫头,和你那顽固老爹一个德行,固执的惹人讨厌,劝你还是回去找个好人嫁了,不要再管其他......”

  蓝起道:“皇叔,我父罕对你一直不薄,他更是你的亲哥哥,你为什么如此决绝?”

  加恩道:“亲哥哥?我曾经也这样认为,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做什么他都看不顺眼,永远都是冷嘲热讽地对我,何曾把我当他的弟弟?他就是一个朽木,却偏偏是他坐上王位,不想着巩固自己的势力,居然妄图合并各部族,引来厥越臣子众多的非议,数百年的祖先基业,到他这里却第一次出现这种事情,为了焰赤家族,我必须站出来,也要让他明白,他不如我!”

  蓝起反驳道:“我看皇叔是真的疯了,不顾天.旨,竟想着图谋不轨,扰乱.朝.纲,而且你现在在北溟做下的这一切,有哪一样是为了焰赤一族?又有哪一样是为了厥越的安定和谐?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更是可能置厥越子..民于水火之中!”

  加恩道:“他们北溟不是有句话说‘道可道非常道’吗?他走歪了,我就要帮他一把,那么多人在反对他,难道他做的是对的?现在那些人已经站在我身后支持我,这就是顺应天意,不过,他毕竟是我的哥哥,你放心,我不会杀他,我会让他舒舒服服地享受下半辈子的!”

  “你这个逆贼,天神不会放过你的,枉费可汗一片苦心对你,没想到竟然培养出你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家伙!”房内忽然传出九叔愤怒地声音。

  蓝起急道:“九叔,你放心,我不会让他的奸计得逞的,我也会救你们出去。”

  加恩仰天长啸道:“哈哈哈......真是可笑,事到如今我还会让他这样回去吗?”他转过身,将隆多推到地上,继续道:“你看清楚了,这是谁?”

  九叔疑惑地看了看地上的人,带着一个恐怖的面具,露出来的皮肤全是烧伤的疤痕,惨不忍睹,这个面目全非的人是......他抬头看一眼蓝起,却见她一脸担心的表情。

  加恩大笑道:“哈哈哈哈......他,可是你心心念念的宝贝儿子隆多啊”

  “你说什么?”

  眼前这个人竟然是......失踪数年的隆多?

  所有人都告诉他隆多可能凶多吉少,可是在他心里,他从来都不相信,他只相信,隆多一定还活着,只是却没有想到,他会变成眼前这个样子,衰败,苍老,千疮百孔,遍体鳞伤......

  加恩道:“我把你的宝贝儿子找来了,你该如何报答我呢?”

  蓝起喊道:“九叔,不要相信他,隆多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他还有阿利塔害的,他......”说完便哽咽地说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