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5章:尘埃落定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章:尘埃落定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65章:尘埃落定

  蓝起冷笑道:“我想,皇叔恐怕是忘记了厥越百年登.基的规矩是什么了?忠信二字是所有厥越百姓最崇尚的,皇叔滥杀无辜,还陷.害亲族,这种种行为,都足够你死上千回百回了,你却还一再固执,冥顽不灵。”正说着,她吹了一个口哨,从四面八方飞出数十名厥越官兵,将整个院子团团围住。

  加恩道:“我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来教训我?说到厥越百年基业,哈哈......”他突然狂笑不止,几乎笑出眼泪来,表情一转,变得哀怨狰狞,又道:“我是他的亲弟弟,他一直不得意我,处处限制于我也便罢了,这继承王位的人选将来总归是我,哪成想他却偷偷立下旨意,将你立为储.君,原来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把我放在眼里.....那就休怪我无情无义!”

  蓝起愣住,九叔冷笑一声,道:“你自小冲动,好大喜功,因为这些,可汗已经说过你很多次,你却一直毫无长进,可汗之所以对你格外严格,并不是看不上你,也不是故意为难你,他是恨铁不成钢,他也想过对你委以重任,哪成想你越来越不长进,而你今日做下眼前种种,可汗看到又该何等寒心,而你这所作所为,又怎么对得起厥越的祖训,你枉顾人伦,残.害后辈,你真是死不足惜!”

  加恩道:“哈哈......那又能耐我何?你们几个就去地下控诉吧。”继续念咒.文去控制隆多,蓝起突然跃起,几名手下牢牢地护住她,在隆多几近发狂的瞬间,她抽出短刀割破手掌,到隆多身边,用一双满是鲜血的手捧住他的脸。

  这种巫蛊之术唯一破解的方法是受蛊者心爱人的血。

  果然,隆多眼神瞬间清明。

  一眼认出眼前的蓝起,突然看到正前方不远处的加恩提剑奔来。

  蓝起背对加恩,此刻她正专注看着隆多。

  隆多口不能言,加恩的剑马上就要刺过来,紧要关头,只听一声呐喊,“吾儿小心!”

  九叔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推开旁边的人,奋力向前冲去,直接挡在隆多和蓝起身前,隆多的剑直接穿.透他的身体!

  加恩拔出剑,九叔的鲜.血直流,四处飞溅。

  “啊!”

  隆多的脸上又溅满九叔的血,他狂吼不止,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话。

  九叔的身子缓缓倒下,一双眼深深地看向隆多,吾儿隆多,对不起,这些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如今再不能保护你了……

  蓝起怒喊:“九叔!不!”

  九叔眼睛到最后都直直盯着隆多,最后手垂落下来,再也动不了。

  蓝起怒瞪加恩,而加恩仍然不以为然,大笑道:“臭丫头,下一个就是你!

  顼姸衣已经不能再等,“你怎么还能沉得住气!”

  欧阳勰依旧不做声,这时远处传来马蹄声,越来越近……

  “嗖!”的一声,一支箭羽直奔加恩而去,一切来的猝不及防,加恩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眼睁睁看着那支箭擦过身前落在脚边。

  “加恩,你这个孽.障,今天让我来清理门户!”

  加恩听到声音,猛然抬头,看到焰赤可汗携四位厥越最有权威的法老站在宅院大门口,身后兵马齐刷刷地站在外面。

  “大……大哥!”焰赤加恩震惊,一时语塞。

  焰赤可汗痛心疾首地看向地上已经没有呼吸的九叔,他到底还是来晚一步,他对欧阳勰点点头,道:“欧阳公子,感谢你的配合,让我可以亲手抓住这个孽障。”

  欧阳勰笑道:“疫情得到控制还要感谢可汗的协助,至于其他还是要感谢蓝起公主,多亏她的执着才可以顺利到此,并将他们一网打尽。”

  焰赤可汗道:“若不是贵国不计前嫌,从中协助,及时揭穿了他的阴谋,让我可以有更充足的时间回厥越处理其他逆.贼,如今请来四大..法老彻底斩断他的野心,我代表厥越百姓感谢北溟,及时阻止了一场浩劫。”

  欧阳勰笑道:“可汗过谦了。”

  加恩趁着众人不注意,一把抓过蓝起,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短刀,架在蓝起的脖子上。

  蓝起因为手不停流血,此刻脸色苍白。

  她笑着看向焰赤可汗,又一脸担心地看着六神无主的隆多。

  其中一个法老走出,声音威严,“加恩,想不到你竟然做出这么多违背天神的事,你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否则你会受到天神最严厉的责罚。”

  加恩冷笑道:“事到如今,我已经豁出去了,大哥,反正我已经活不成了,还可以让你最宝贝的女儿陪我一起,也算划算了。”

  焰赤可汗直直看向自己的弟弟,他仿佛不认识眼前的人,看到对方狰狞地样子,他的目光变得空寂无边,慢慢闭上眼睛,叹息道:“也罢,只怪这些年我太过纵容你,让你无法无天,嚣张跋扈,变本加厉,到如今万劫不复的地步!”

  加恩眼睛通红,看着焰赤,道:“厥越这么多年的安定是谁换来的?你能顺利坐上王位是谁的功劳你忘记了?是我!是我带着兄弟们一点一点厮杀出来的,你倒好,就那么轻易地登了基,却还不知足,天天想着合并部族,引起公愤,凭什么我就要忍受你的冷嘲热讽,还要我替你再为你做安定的垫脚石吗?哈哈哈……你想得美!”

  焰赤可汗一脸痛惜地看着他,已经无可救药,“放了蓝起,她也是你的亲人,你不要泯灭最后一丝人性!”

  “哈哈哈哈……”

  加恩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大笑不止,手在颤抖,尖锐的刀割刀蓝起的脖子,瞬间渗出血丝。

  蓝起皱了皱眉,这时腰间一动,她看到加恩从腰袋里拿出一个东西,心里大叫不好,这分明是水雷,用来开凿石山的利器,这东西威力无穷,没想到他却将这东西带在身上。

  “父罕,不要管我,你们……”

  话还没有说完,蓝起的嘴被捂住。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顼姸衣发现不对劲,因为担心蓝起,她一直在注意加恩的一举一动,看到他手里有一物,只是却不知道是什么。

  隆多突然上前直奔蓝起,加恩身边的人在看到焰赤可汗还有几位法老后,已跪下投降,现在只剩下加恩一人在挣扎。

  隆多的眼神让加恩心头一震,手里的水雷刚要抛出,蓝起趁其不备,翻身出来,想要去抢那个水雷,被加恩直接丢出,直奔焰赤可汗方向。

  “父罕!小心!”

  空中突然出现一个黑影,速度惊人,正接住那个水雷,有惊无险。

  而蓝起身子眼看要摔到墙上,忽然感到身子一轻,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隆多眼睛盯着她,一眨不眨。

  “隆多,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隆多歪着头,仍然面无表情,只是不似之前那样形若死尸了。

  他放下蓝起,转身向加恩走去。

  加恩见大势已去,施展轻功,想要离开。

  逃到一半被焰赤可汗的人几招制服。

  他被逮到众人面前,眼睛通红,满脸的愤恨,仰首长叹,最后环视所有人,朗声大笑。

  “大哥,你还记得父罕当年对我们说的话吗?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你还记得那年被八部落刺来的那支箭吗,是我为你挡下的,半条命都给了你,可是你呢,你当时却只顾着八部族民对你的看法,你拼劲全力去解释,你可曾看一眼当时几乎奄奄一息的我?哈哈哈哈……你让所有人都认为你是人中龙凤,却偏偏一次一次伤我,那时候恐怕也只有我记得父罕当年说过的那句话,你早已经不记得了,如今我自作孽,不可活,可是我不后悔,永远都不后悔,我唯一后悔的是……与你做……兄弟!”

  他声音忽然越来越低,嘴里开始渗出血丝,头渐渐低垂,他单膝跪地,之后再也不动。

  旁边人立刻用手探他的鼻息,已气绝。

  焰赤可汗闭上眼,神情悲恸,摆摆手,派人收尸带回,又安排人妥善安置九叔,厚葬。

  加恩,我不想让你难过,我没有告诉你,当年父罕看出你的叛逆要我多加管教你,更要我不可传位给你,我那么希望你能改变,可是却眼睁睁你越来越泥足深陷,最后万劫不复,可是我心里怎能不在意你为我做的,那些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我都在的……只是……

  只是这些话,加恩再也听不到,焰赤可汗泪水滑落,肩膀却异常坚定,他不能倒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蓝起说要先稳定隆多的伤情,随后跟上,焰赤可汗默然,拨出一批人马护送蓝起两人,他便带队先行离开北溟。

  一夜之间,天地翻覆,天边露出了鱼肚白,顼姸衣沉默不语,她看着眼前似乎将一切都握在股掌之间的欧阳勰,一脸的淡然,心头却莫名感到陌生,心中恍然与三年前初识的那人对折,光影交错,总是让她恍惚出现错觉,

  他到底是他吗,或者,他还是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