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69章:甜蜜如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章:甜蜜如初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69章:甜蜜如初

  欧阳勰似乎仍然不急着回去,却叫着快马,每天送来最新鲜的水果,顼妍衣也不再过问,自在安然地看着马车外沿途的风景,心中越来越平静下来。

  陆冥坐在马车前,抱着剑半眯着眼睛,驾马的小虎,凑近他耳旁,一脸神秘地道:“陆冥,这都走了半个月了,我看主子也不着急回去,就每天看看风景,慢慢赶路,明知道京里有不少事务需要他处理,他却宁可让人快马带来文书也要慢慢赶路,真是不知道主子在想什么,喂,你可知道些什么不?”

  陆冥也没睁开眼,轻笑一声,道:“你呀,专心赶车就是了,主子的心事岂是你我能看透的?何况,你没有发现,最近主子心情变化很大吗?”

  小虎皱皱眉,一脸的疑惑,道:“心情?倒是觉得主子最近更爱笑了?表情也变多了?哦,对了,好像也不像之前每天喝醉,然后一晚上不说话了?”正说着,小虎猛然抬头看了看陆冥,嘴巴张的老大,“主子这是怎么了呢,难道是病了?这么反常?”

  陆冥睁眼,十分无奈地看向他,摇了摇头,感觉身边坐着一个傻子一般,嫌弃地白了小虎一眼,“你呀你,都说你老大不小还娶不到婆娘,我这回看来,果然是有原因的......”

  小虎仍然不解,道:“这和我娶不娶婆娘有啥关系?”他一脸的无辜,稍微用力,鞭子抽在马身上,马车速度一下子变快。

  陆冥立刻勒马,控制马车速度变慢,说道:“主子吩咐了,要慢行,知道不?”也不打算和他解释,说完闭上眼睛,将双手放到脑后,翘起二郎腿,感受微风徐徐,好不惬意,主子的小心思别人不知道,他难道还不清楚?这位顼姑娘果然格外不同,让一向不近女.色的主子,如此上心,也算是头一遭,看到主子难得耐心地对一个人,他觉得很是新鲜,这一路美景环绕,享受着美味佳肴,更有美人在侧,主子此刻一定希望这马儿走地再慢一些,想到此,陆冥勒住马,马车停下,他冲着车内说道:“主子,惊帆看起来又有些乏了,看来又要歇一歇了......”

  “嗯,甚好,那就停下歇着吧。”

  陆冥环视四周,点点头,有清澈溪水,群山缭绕,却又不是人迹罕至,果然环境清幽美好,嗯,主子一定很满意。

  欧阳勰最是惬意,享受美酒佳肴,连落儿在这种大自然的熏陶下,她变得乖顺很多,不会因为陆冥或者其他男子靠近而格外紧张,看似好了很多。

  只有顼姸衣高兴不起来,每天要喝那些药,嘴巴里几乎永远都充斥着难闻的苦涩,虽然饱受折磨,但是她也乖乖地喝掉。

  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自从喝了这药,她时常感到体内涌现一股暖流,让她感觉很舒服,但是同时,脸颊也会时常发烫,心底有一个念头,又觉得不可能,便不再多想。

  她带落儿坐在马车外面,抬头看着星空,心中忽然感到心旷神怡,隐约觉得这一路走走停停,虽然有些慢,却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近日以来发生的种种,每一件都并不愉快,甚至应该算是惊心动魄,在这些事情发生后,她可以如此安静地享受宁静,也不失为一种发泄的方式。

  突然就想起三年前,她好像有一次对他聊自己心事的时候,说起自己最喜欢的就是在遇到烦心事的时候,可以一个人躺在鸟语花香的大自然里,什么也不想,没有人打扰,也不用在意任何人任何事,就那样待着也是很幸福的。

  原来他都记得……

  她转身搜寻他的身影,看到他正专注地看着手里的书,安静淡然,这种感觉真好!

  她不自觉的笑了笑,盯着他看的出了神。

  “我有这么好看吗?看你这如痴如醉的表情……”欧阳勰嘴角一点点上扬,突然开口问道,抬起头,直直看向还未缓过神的顼姸衣。

  顼姸衣慢了一步才缓过神,心头微颤,只觉得脸颊两侧如同燃烧着一团火。

  “我才没有看你呢……你瞧,陆冥在你身后,对,我刚刚就是在看他……看他手里的食物而已……”

  陆冥啃着鸡腿的动作瞬间一滞,歪过头看向顼姸衣,又看了看欧阳勰,一脸的无辜,刚咽下去的鸡肉,如鲠在喉,也来不及说什么,瞥见主子每当想要发作的时候,就会露出异常亲切的笑容,对他而言,简直是再熟悉不过了,还未等欧阳勰有下一个动作,他立刻飞身逃走,留下一句话,

  “主子,我去看看小虎抓鱼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回来……”

  话音刚落,人就已经消失不见。

  “我也去看看......还没有见过别人抓鱼呢......我去......”

  顼妍衣也不看他,一边说一边转身就要离开,突然手被人握住,力气很大,一下子将她拽入怀里,顼妍衣感到此刻脸更加热了。

  她回头还要走,被对方从背后紧紧抱住,温.热的呼吸在耳边,声音足以蛊.惑心神,

  “躲着我干什么?鱼有我好看?”

  顼妍衣听到这句话,微微一愣,又忍不住轻笑出声,“鱼儿可不会这样让我动弹不得,你这两天有点不对劲,怎么了?”他这几天好像有点粘人,在马车上也总是盯着她看,看的她心里直发慌,却又无可奈何,自从她恢复记忆,好像又回到最初相识的时候,当年的那种投机的感觉仿佛又回来了,很舒服,即使两个人相对无言,也不会尴尬,可是她知道,又有很多不一样的感觉,和从前的确不同了,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嗯,只是赶路有些辛苦,嗯,就这个样子,就这样,还蛮舒服的......”

  顼妍衣暗自苦笑,对方整个人覆在她身后,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而且,这些日子,哪里称得上辛苦,这一路走来,可以说轻松自在,马车内安稳宽敞,随时供应新鲜水果和饭菜,还有美酒,几乎相隔两天不到就要停下来,选的地方环境清幽雅致,简直比在京都时还要舒服,不过她也不戳穿他,却感觉此刻自己的脸更加火热,好像比之前更加厉害,她有些不自在地动来动去。

  欧阳勰闭着眼睛,嘴角勾起,闻着她发间传来一股清新的香气,感觉对方在乱动,轻声道:“乖,别动.....”他抱住顼妍衣的双手。

  月朗星稀,群山深邃,却别有一番恢弘的韵致,夜间有虫鸣,从四处传来,声音不是很大,却平添清雅静谧之感,附近溪水连绵,在这个安静地夜晚,淅淅沥沥,悦耳动听。

  “听到了吗?此情此景,像不像那年你曾许下的心愿,静谧花树悦心神,虫鸣星月诉终身......”最后两个字说的格外重一点,却充满了别样的意味。

  顼妍衣抬头,看向四周,闭目聆听一番,果然......没想到他居然都还记得。

  顼妍衣笑道:“可是生在这样的家族里,这样的愿望却是很奢侈。”

  欧阳勰道:“你之心愿便是我之心愿,何况......事在人为。”语气透着一股霸气,顼妍衣身子突然一转,面对着他坚.实的怀抱,被对方牢牢抱住,他的手轻轻落在头上,轻轻拍着,很温柔,让顼妍衣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

  “你知道吗,这一刻,我等了很久很久,你把我丢了整整三年,让我怨了你三年,那时候我气你失约,恼你偏偏只忘记了我,如今又轻易地让我原谅了你,你这女人......”顼妍衣心里一暖,轻轻拥住对方,道:“好在我想起来了不是吗?大不了......大不了我以后好好弥补你就是了,省的你总是拿这三年来说事......”

  “哦?弥补,这我可得好好想一想......”

  顼妍衣还想再说什么,眼前忽然一片漆黑,唇.瓣被覆住,挡住了她心底曾挥之不去的苦涩,一片空白后,一下子纷飞出鸟语花香的甜蜜......

  顼妍衣感觉脸颊两侧热的发烫,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紧紧被握住,欧阳勰一边牵着她的手,一边看着书,时不时地抬头看她一眼,她心头泛起一丝甜蜜,可是一回神,那种热又让自己陷入崩溃。

  她轻声道:“那个......我可不可以去那边走一走,就在前面。”

  欧阳勰抬眼看了看她,失声笑道:“不知为何,我竟然觉得现在这个记忆失而复得你,更加讨喜一些,真乖,去吧。”

  顼妍衣立刻站起身,动作轻快,真是一个粘人的家伙,仔细想来,好像自从发生之前那些事以后,这段离开将军府的日子里,自己似乎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想到这里,脸上变得更热了,她微微地皱了皱眉,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脸热的貌似不是很正常,她轻轻按住自己的脉搏,探了半天,脉象一切如常,甚至比在吃汤药之前更平稳了些。

  她究竟怎么了呢?

  忽听耳边传来说话声,是陆冥和小虎的声音,两个人从小溪那边走来,小虎手里提着两条肥硕的鱼儿,此刻正一阵扑腾,陆冥抱着双手,面无表情地走在前面,那小虎手忙脚乱地跟着,嘴里嘟囔着,“陆冥,你真是不够意思,也不知道帮我拿一下,我那么辛苦才抓来的。”

  陆冥冷哼道:“看你抓鱼都是一种折磨,你那哪叫抓鱼,分明是被鱼儿溜着玩,你手里抓的鱼也是笨,不然怎么能被你抓住......”

  小虎撅着嘴,一脸的委屈,道:“你还说呢,我以为你过来是来帮忙,却没想到是帮倒忙,你啃个鸡腿,声音那么大,吓跑了多少条鱼,我啊,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数落起我,一会烤出来的鱼,你一口也不许吃!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