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1章:倾城之姿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1章:倾城之姿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71章:倾城之姿

  在小溪边待了一会儿,觉得脸上好像没有那种热感了,顼姸衣觉得浑身也清爽了许多。

  见时间已经不早,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正要穿鞋袜,脚下水面出现黑影,顼姸衣猛然抬头,看到欧阳勰正站在不远处,虽然距离有一定距离,她明显看到对方此刻正直直地盯着她,眼睛慢慢向下看去,她也跟着他往下看,发现对方在看自己的脚,她还没有穿鞋袜,一双白皙的脚露在外面,等她反应过来,立刻从地上捡起鞋袜,弯腰去穿,脚下突然一滑,她向后倒去。

  欧阳勰飞身本来也已经晚了一步,顼姸衣湿了个彻底。

  欧阳勰脱下外衫快步走到顼姸衣面前,拉住她的手,将她从水里扶起,摇摇头,看着她笑。

  顼姸衣的长发凌乱,覆在她的脸上,看起来十分狼狈,欧阳勰无奈失笑,赶紧把衣服给她披上。

  顼姸衣用力甩了甩身上的水,拧干衣裙,抬手拂过挡住脸上的湿发,抬头看向欧阳勰,无奈笑道:“都怪你,走路也没个声音,吓了我一大跳呢。”

  她见欧阳勰没有回答,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直直地盯着自己。

  “你的脸……”

  欧阳勰眼里仿佛奔腾着星河,惊艳地看着眼前的人,满脸的不可置信。

  面前的人分明就是顼姸衣,那双清亮的眼睛此刻仿佛在发光,散发着灵动的光芒,她的脸颊两侧洁白无瑕,黑色的斑点已经全部消失不见,乌黑的头发勾勒出她吹弹可破的肌.肤,她害羞地看着自己,脸微微一红,竟是别样风情……

  顼姸衣害羞的低着头,听到他的话急忙双手捂脸,紧张地道:“我的脸?怎么了?”

  欧阳勰笑的意味深长,“想不到你竟然长这个样子!”

  “啊?”

  脸上之前强烈的灼热感没有了,此刻的害羞也恢复成正常的温度,顼姸衣突然意识到原来那药不仅稀释了体内的余毒,还将自己原本脸上的黑斑逐渐淡化。

  “想不到这么多年的伪装还是被破解了。”顼姸衣无奈一笑。

  脸上的黑斑是用特制的天蚕颜泥浸泡多日,涂在脸上会遮住本来的皮肤,不但不会腐蚀,而且任何普通的水都不会清洗干净。

  她在七岁那年,美貌便已经初现端倪,所以才会顼清若一直看她不顺眼,时常找她的麻烦,柳如华看在眼里,深知日后更会遭人妒恨,就在那年找了人弄来了天蚕颜泥,以此遮盖住女儿的美貌,虽然后来顼清若仍然会找麻烦,却也放松警惕了许多,这些年也算相安无事。

  原来这些天脸上的灼热感是药性在发作,一点点淡化了脸上的颜泥,刚刚又沾了水,一下子清洗点脸上的污垢。

  顼姸衣突然身子一轻,被人抱起,头上响起笑声,带着一丝玩味,她看向欧阳勰,看到他的眼睛无限放大在自己面前,看到自己的身影倒映在那双深邃的眸里,仿佛惊艳了时光,他觉得对方的目光里盛满了无限温柔,让自己深深沉沦。

  “这是做什么?快放我下去,我现在浑身都湿了……”

  欧阳勰笑着看她,眼神勾人,道:“想不到你这个女人总是给人惊喜……”

  欧阳勰见她也没再争辩什么,任由他抱着自己,整张脸埋进他的怀里,乖顺不语。

  欧阳勰给她送上马车,叫人送来衣服,让她换上,却半天不见她出来。

  不远处火堆里的火烧的很旺,小虎和陆冥两个人在烤鱼,或者可以说其实是小虎嘴里不停地嘀嘀咕咕,手里不停地翻.弄火上的鱼,而一旁陆冥一脸的不耐烦,坐着摆弄手里的佩剑,偶尔会因为受不住,堵住耳朵,实在不耐烦时会站起身,什么也没说,嫌弃地看一眼小虎,身上的寒气已经说明一切,那一刻小虎就会瞬间安静下来,嘴巴虽然仍然嘟囔着什么,却的确很是奏效。

  烤鱼的香气扑鼻而来,小虎大喊让他们过来。

  欧阳勰双手抱臂,倚靠在马车外面,轻笑道:“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进去了。”

  车帘掀开,顼姸衣走出来,水蓝色的纱衣衬托出她更加的白皙空灵,一双眼睛含光罩影,腰间竖着白色的腰带,中间嵌着一颗夜明珠,勾勒出她曼妙的身姿,凸显出她灵秀绝美的姿容。

  “你给我的这件衣服未免有些隆重,普通的衣服就可以啊,在这种地方穿会不会有点奇怪?”

  欧阳勰笑道:“这已经是我找到的衣服里面最普通的一件了……”

  欧阳勰的眼睛不经意地上下瞥了一眼她,面上不自觉地笑起来,这件衣服还是前些日子他那个闹人的表妹订做的,本来要在玉梓苏和陈露儿成亲当日给她,结果他派去保护顼姸衣的人紧急来报,说人被跟丢,半路出现高手,人也被带走了,这件衣服还没有来得及送出,便被带了出来。

  此刻被顼姸衣穿上,竟然如此美丽,她正要下车,欧阳勰将她横抱下来,惹得她脸上浮上一层淡淡的红色。

  最近这个人似乎越发的明目张胆起来。

  两个人走到火堆前不远处,一直安静坐在旁边的落儿眼神微楞,轻声唤了一声姸衣姐姐?

  那小虎和陆冥更是楞在原地,没想到一会儿的功夫,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虎和陆冥面面相觑,连一向不苟言笑的陆冥,此刻也露出了震惊的目光。

  小虎一向开朗,不禁惊叹道:“哇,顼姑娘,您真是……太美了!简直是比我下午去的河里的鱼儿还有啥,哦,还有天上大雁还要美……”

  陆冥白了他一眼,嫌弃地道:“真是叫你平日里多读点书,也不至于这么没用,你说的那叫沉鱼落雁,”

  小虎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道:“哦,对对,就是这个意思,简直美的都比这个词还要美呢。”

  陆冥拉开与他的距离,冷哼一声,“你不会夸人还是安安静静地去烤你的鱼,真是丢人现眼。”

  顼姸衣笑了笑,道:“你们两个呀……”

  落儿在旁边也直直盯着她看,小声地说道:“姐姐真美。”

  就这样,一行人这一路上欢歌笑语,一路走走停停,很是惬意自在,在十天后,终于到达京都城郊。

  顼姸衣坐在车里,看到外面已经临近京都,马上就要到家,心中竟然有种不舍,似有若无,牵动一颗心,她偷瞄了一眼单手支撑着头休憩的欧阳勰,怔愣半晌。

  “回去复命后,还需要与你举证彼此行发生的事,所以……”欧阳勰正说着,突然睁开眼睛,顼姸衣冷不防被她盯看,默默地低下了头,只听他继续道:“所以,你我,来日方长……”

  顼姸衣道:“我可不想……”

  她看到欧阳勰眼里闪过一丝灵感,她立刻闭嘴,转首看向车窗外。

  不远处传来马蹄声,愈来愈近。

  “姸衣,姸衣,你可算回来了,我们来接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