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3章:情敌约定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3章:情敌约定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73章:情敌约定

  顼姸衣一脸的平淡,眼睛轻轻瞥向顼承煌的身后,看到她们的表情,也隐约听到她们的冷哼声,心中不禁冷笑。

  她淡然自若地走到顼承煌面前,点点头,终于看清楚他此刻的表情,满眼的担心,终于着陆,她竟然看到他的眼里噙着泪,心中翻起一丝波澜。

  进门时,路过顼清若身边时,看着她瞪大一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顼姸衣唇角勾起,看了看她,一句话没有说,眼神闪过一丝冷冽,顼清若感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看到她一笑而过,与自己擦身而过,她紧握双拳,心中懊恼不已。

  想不到她的容貌竟然……真是……她越想越恨极,一脸愤恨地看向顼姸衣已经离开的方向。

  顼承煌与欧阳勰和上官凌二人一阵寒暄,他们要回去复命,便也不再多逗留。

  回头看着顼府的人渐渐进了门,上官凌突然开口道:“虽然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城郊别院等你们的消息,可是我也派了人过去,你们明明在数天以前就已经抓获了加恩,并且我也查出来那时焰赤可汗带着一部分兵力进驻聚丰附近,你向来做事周全,无论你派去的人还是之前从我这调拨的人,都足以很快善后,事情一了你们便启程返回,而惊帆又是难得好马,你为何返回竟然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欧阳勰笑道:“殿下这是要治微臣处事怠慢之罪?”

  上官凌道:“为何我这些日子只要离开别院,就有人来阻止,除了我向京都方向走去,无人阻挡,你真是煞费苦心!”

  欧阳勰道:“微臣也不过是奉旨时刻保护太子殿下的人身安全罢了,毕竟京都城外,无论流民还是他.国探子,近些年格外猖獗,微臣不得不防患于未然。”

  上官凌冷哼一声,也没有明确戳穿他。

  “你这厮最近总是和我如此见外,以前怎么不见你如此身份分明的意识?现在这又是怎么了?还有我看你这次回来,似乎心情也明朗不少,刚刚下了马车,还对着百姓挥手,惹得那些少女春.心荡.漾,要是让他们知道你如此反常,我想那一定很精彩!”

  欧阳勰走到他面前,凑近,神秘一笑,道:“自然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上官凌道:“未到最后一刻,谁知道究竟是谁会笑到最后呢?不如拭目以待!”

  欧阳勰道:“您是太子殿下,您说了算!不过……我可不想看到你日后与我翻脸,所以嘛……”欧阳勰表情突然严肃起来,与他擦身而过,留下一句响亮的话,

  “所以,君子之争,无关其他,一切以她的幸福为先……”

  上官凌愣在原地,回头看了一眼欧阳勰的背影,看到对方背对自己摆了摆手,心中竟然忽然浮起一丝沉重。

  回到了落雨阁,柳如华一直紧紧拉着顼姸衣的手,始终不肯放开,一旁的蜜儿更是一直抽泣不止。

  顼姸衣拉过一直走在后面的落儿,对母亲讲起了这些日子的经历。

  顼姸衣省去了这一路自己受伤的细节,只说自己在危难时刻就被救下,看着眼前整整显瘦一大圈的母亲,她心里很难过,紧紧抱住母亲。

  “小姐,自从您出事以后,夫人每天茶不思饭不想地等您回来,要不是数天前欧阳公子派人来告知说您已经平安,正在赶回来的路上,否则任谁来劝夫人也没用,就连前些日子老爷每天都来看夫人,夫人也是满腹心事,现在您回来了,夫人才见了笑容……”

  原来他一早就知会了母亲,免得她会担心,心里一暖。

  柳如华看着顼姸衣听到顼承煌的名字那一刻,表情一僵,唉,她终究像极了他,都是一样的固执。

  这一夜,顼府的几处宅院里,各怀心事。

  顼清若一脸不爽地坐在房间里,想起白日里,看见的那张惊艳众人的脸,想起周围百姓的痴迷目光,更想起了欧阳勰和上官凌看她的眼神……

  顼清若随手将丫鬟刚放到桌上的参汤再次打翻在地,屋子里的下人一个个如临大敌,战战兢兢地低着头,不敢出声,这已经是今晚打碎的第五碗了……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这汤这么热,你是成心要烫死我吗?”

  顼清若满腔的怒气没处撒,看一旁的一个丫鬟珠儿离自己最近,狠狠地掐着珠儿的胳膊,掐的红一块紫一块,那丫鬟痛得也不敢叫出声,直流眼泪,跪下苦苦求饶。

  珠儿泪水涟涟,却不见顼清若停手,

  “小姐,您饶了奴婢吧,奴婢知道您因为二小姐的事生气,奴婢知道一些法子可以用来对付她……”

  顼清若一听,住了手,歪着头看她一眼,整理了一下衣衫,重新端坐好,脸色犹疑道:“哦?你?有什么法子说来听听。”

  珠儿揉了揉被掐后开始隐隐作痛的胳膊,含泪道:“回小姐,二小姐最近虽然风头正盛,备受关注,这对她而言有好有坏,只要小姐您在这里面做好文章,她的这些风头,可以是荣光......却也可能是一把利器......”一不小心碰到了某处伤口,珠儿龇牙咧嘴,却不敢出声,一脸紧张地看着顼清若。

  顼清若安静地听她说完这些话,站起身,上下仔仔细细地看了看珠儿,笑得意味深长,“真是想不到啊,我房里竟然有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

  顼清若走到珠儿身前,看她战战兢兢地跪在自己面前,刚才无意间露出来的阴狠此刻早已消失不见,跪在那里瑟瑟发抖,顼清若抬手捏起她的下巴,笑道:“哟,这么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小美人儿,怎么我平日里没有看出来呢?”

  顼清若尖尖的指甲几乎掐进她的肉里,珠儿急忙道:“小......小姐,奴婢......奴婢貌丑粗笨,若能为小姐略尽一份绵力,珠儿......珠儿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说完她用力在地上磕头,声音很大,不一会儿,额头就渗出了血丝。

  “这么怕我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以后你就留在我房里,随时候命,本小姐我......是不会亏待你的,下去吧,回头我给你一些上好的药拿去敷一敷,这么漂亮的脸蛋儿可不能挂彩,另外再去着手准备一下,对付顼妍衣的法子,到时候我会重重赏你......若是不成嘛,你自己看着办!”

  “奴婢遵命!”

  顼清若看她出了房门,面上露出阴狠的笑容,手握成拳,“顼妍衣,你给我等着,我要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