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5章:不速之客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章:不速之客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75章:不速之客

  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顼妍衣闲来无事,在池塘附近的凉亭里坐着,池子里的水清澈见底,随手洒下一把鱼食,立刻从四面八方游来数十条红色鲤鱼,争先恐后地抢夺食物,里面热闹不已,岸上却格外的安静,落儿站在顼妍衣身后,她回来之后起色已经好了许多,整个人的心情也平复不少,已经可以如常在府内走动,尤其只有自己和顼妍衣在的时候,她会更加放松一些。

  她逗了一会儿落儿,终于见她笑了,两个人坐在亭子里喂鱼。

  阳光很暖,顼姸衣忍不住在亭子里睡着,眼睛都快睁不开,迷迷糊糊地倚靠在亭柱上。

  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大概有一两个人,正向这边走来,果然,不一会儿传来一番对话,两个女子,声音压的都很低。

  “喂,你看到了吗,那个人长得可真是俊俏,我刚刚偷偷打听了一下,那个人居然来向将军提亲!”

  “瞧你这个花痴的样子,不过说起来啊,现在这二小姐在这京里,可真是炙手可热的人物,连京都第一美人也是二小姐夺得,真是风光无限,尤其这变美以后,更是引来无数贵族公子哥的倾慕,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今天来的这一位听说可是个纨绔子弟,风流不羁,据说更是花街柳巷的常客,不知道你刚才瞧见将军铁青的脸色没,将军可是一直在隐忍没有发作,就差送客了,可是这位又来头不小,他可是当今皇上已故兄弟上官雷的独子上官豪……”

  顼姸衣一直倚靠在亭柱后,前面又有树叶遮挡,那两个丫头并没有看到她。

  此刻她脸上微微露出惊诧的表情,仔细整理一下思绪,那上官雷并不是当今皇帝上官齐的亲兄弟,而且当年这二人还传出许多不睦的传言来。

  上官雷为人高调跋扈,仗着自己的母亲是贵妃,比上官齐的母亲淑妃要受宠许多,时常讽刺上官齐,他宫里的女人数不胜数,即使他的母亲多次劝阻,仍然屡教不改,甚至在日后更加变本加厉。

  他不成器也便罢了,更是轻信小人的谗言,在上官齐被立为太子那年,他终于有了危机意识,嫉妒和愤怒似乎让他有了一阵子的改变。

  那年战乱不止,上官齐自动请缨亲赴战场,而不知怎的,身边的人竟然怂恿他也去战场立下功劳,正是一个好时机,而他也想要以此改变父皇对他的态度。

  一向养尊处优的公子爷,到了战场后彻底傻眼,惊慌失措,四处逃窜。

  危机关头上官齐出现救了他一命,带他逃出重围,那场战..争十分惨烈,他们被包围了,可是上官齐已经害怕的不行,已经彻底崩溃,他在敌.人马上搜查到他们藏身之处时,彻底爆发,被发现,万箭齐发,他自己送了命。

  上官齐在最后关头,被终于赶来的援军救下。

  贵妃痛失爱子,自此,上官齐也便成了贵妃的眼中钉肉中刺,之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而当时上官豪也已经出生。

  深宫内苑里永远不会知道战场的残酷,所以有些真相便被人曲解成了他是罪人,上官齐无论指出哪一种解释,他都是害死上官雷的罪魁祸首,尤其他是太子,在身份上唯一可以与之抗衡的人也就是上官雷,再加上有上官雷的母后在背后推波助澜,一时间朝野上下开始对太子颇有微词。

  几年后贵妃病故,非议的声音才算小一些,而没过多久皇帝驾.崩,上官齐正式继位,忙着整顿朝纲,也没有为难上官雷的妻儿,遣散了他的众多小妾,封了上官豪一个闲职,让母子二人从此安静的生活下去,这一举措立刻得到了朝廷上下的一致认同,并对其高歌颂德,称赞他以德报怨,也因此奠定了他皇.位的根基。

  谁知道这上官豪和他已故的老爹一样,不思进取,沉迷美色,不务正业,仗着自己特殊的身份行事有恃无恐,也笃定皇帝因为父亲的缘故对他愧疚,所以更加的变本加厉。

  如今竟然打起了顼府千金的主意。

  那两个丫鬟又窃窃私语了一会儿,之后就离开了,顼妍衣坐起身,皱了皱眉,陷入了沉思。

  “喂,发什么呆呢?”

  头顶上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她抬头看去,见岳清灵正坐在墙上,笑得明朗疏阔。

  顼妍衣心中诧异,笑道:“你的花拳绣腿什么时候精进到这么厉害的程度了?”岳清灵自小不爱花红就喜欢习武,长大后缠着父亲给她找了师傅亲自指导她,身上也算是有一点功夫,只是她上下看了看眼前红墙的高度,之前她用轻功到这么高的位置十分勉强,为此她和玉红莲还笑她说大话,也时常逗她,如今,她却可以无声无息地落上去,看她那样子,似乎已经驾轻就熟。

  岳清灵轻盈起身,几个起落便到了顼妍衣面前。

  “你还说我呢,几次三番的出了事,让人平白担心,那天你失踪后,本来我要让父亲派人去找你,却很快地接到了欧阳公子的消息,说他会将你迎回,这些日子,我可是勤加练习武功,你放心,以后有姐姐我罩着你,定不会让你出事。”

  顼妍衣笑道:“我记得你府里的师傅很早就已经请辞,如今不知是和谁学的这般武艺?”看到岳清灵面上泛起红光,她心中更是觉得蹊跷,直直盯着她看去,最后岳清灵一脸娇羞地转身,佯装生气,不理她。

  顼妍衣笑了笑,走到她面前捏了捏她的鼻子,道:“是不是上次狩猎场我们没有见到的那位,也不知是哪位公子哥,如此有福气,得到咱们清灵的青睐,真是遗憾,上次没有机会见到,唉。”

  岳清灵难得露出女儿家的娇羞,此刻却也不再扭捏,笑道:“到时候自然让你见到,不过你还说我呢,那外面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顼妍衣无奈道:“我也不知道。”

  岳清灵又仔仔细细地看着她的脸,恍惚道:“还有,你明明有这般天人之姿,竟然瞒着我和红莲这么多年,明明这么美,却还要把自己弄成之前那副样子说,该怎么收拾你?”

  顼妍衣笑着求饶,和她倾诉一番,她每每一笑,连岳清灵看后,心中也忍不住赞叹。

  两个人也多日未见,彼此一阵寒暄,顼妍衣问起玉红莲。

  岳清灵道:“那丫头啊,我也有好些日子没有见到她了,自梓苏哥哥成亲那天开始,她好像也没有怎么出府,我呢最近也忙着练功,也就没有和她见面了,自从知道你出了事,我们大家都很担心,这几天说不定她会过来找你呢。”

  顼妍衣也没再说什么,这时听到远处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落儿被声音吵醒,懵懵懂懂地四处张望。

  三个人走出凉亭,远处小厮看到她们,立刻跑了过来。

  “二小姐,二小姐,终于找到您了,老爷叫您过去一趟。”

  顼妍衣道:“前面可是有客人在?”

  小厮忙道:“回二小姐,豪郡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