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7章:别有用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章:别有用心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77章:别有用心

  顼姸衣没有在意其他人的表情,她微不可察地抬头,一双眼充满淡淡的犀利,平添一种魅.惑人心的力量,让离她最近的上官豪看的心旌摇曳。

  若刚刚没有看错,他藏在袖子里的手上,拿着的正是她的一支珠钗,这是有一年她生辰的时候母亲专门找人给她订做的,那珠子上面还嵌着她的名字,她不会认错,这只珠钗在几个月前丢了,她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为此还郁郁寡欢了好久。

  想不到竟然在上官豪这里。

  他刚刚一边说话一边让她看到手里的珠钗,表情带着几分挑衅和威胁,或许她刚刚如果不答应的话,说不定会胡说些什么。

  顼姸衣不禁想起坊间对他的评价,胆小如鼠,十足的草包一个,可是现在她却觉得,这个人深藏不露。

  达成目的以后,上官豪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只有顼姸衣可以看到,她略微皱了皱了,偏过头去,正好又躲过了他明面的寒暄,这让她十分不自在。

  顼承煌深深地看了顼姸衣一眼,表达了内心的疑惑和不认同,却也不便再说什么。

  上官凌正准备离开,就听身后顼姸衣柔声细语道:“姸衣很感谢让王爷记挂着,可是这些东西姸衣实在是不能收下,一来父亲从小就教导我们,不可无缘无故就轻易收下别人的任何东西,父亲这么多年也是言传身教,姸衣也从不敢忘记,再则,如您所见,承蒙皇上信任,封我为县主,我更该守礼遵守,更加不能逾越,还请王爷体谅!”

  就算是来提亲,可是方才岳清灵已经明确告知,多少也该收敛了吧。

  上官凌走近她身边,低声轻笑看着他,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想让我知难而退吗,别想了!今日我既然敢来,自然是有把握,对了,三天后,你可不能爽约啊,美人儿,咱们来日方长!”

  瞬间低语,露出让人很不舒服的轻佻笑声,一下子飘过顼姸衣的耳中。

  上官凌对顼承煌抱拳示意,让下人将带来的东西一箱一箱的抬走,便离开了。

  顼承煌无奈道:“姸衣,爹爹相信你是一个识大体的孩子,也不会冲动行事,可是你怎么会……”

  刘紫娇妖娆地走过来,娇笑道:“我说老爷,这儿孙自有儿孙福,何况我瞧着豪王爷人也不错,论家事论样貌和衣儿也是相配的呀,你说是不是,衣儿?”

  “你别说话了,你也算是姸衣的长辈,怎么做事还是如此不体面?你明知道我不喜,你却还当众自行主张,你究竟是存的什么心?这种场合,闺阁的女子怎可轻易出来见客,你却仍然自作主张,不顾礼仪提示他要见姸衣,用了她最近涉及到的一些功绩让我不得不应下,你……”

  顼承煌一脸的愠怒,看着刘紫娇。

  “老爷,我这不也是为了她的将来做打算吗?她终有一天是要嫁人的吧,我只不过提前为她选一门更好的亲事而已,女人将来有个好的归宿是很重要的呀,”

  顼姸衣突然笑出了声,打断道:“姸衣真是要谢谢三姨娘的苦心,不过……还是先劳烦您先去操心清若妹妹吧,姸衣实在是高攀不起!”

  若是往常,刘紫娇一定会反击到底,但是,现在她看到顼承煌快要发作的眼神,更碍于太子上官凌也在场,她不过是微微一笑,

  臭丫头,咱们就走着瞧!

  顼承煌无奈,转身离开,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刘紫娇,示意让她和他一同离开,只有将两个人分开,否则又不知道闹成什么样子。

  “爹,女儿没关系的,您放心!”

  路过顼妍衣身边的时候,听到顼妍衣低声说了这样一句话,顼承煌身子微震,回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面上的表情泄露了他此刻的情绪。

  顼承煌向上官凌行了礼,就带着刘紫娇离开了。

  “你这丫头,真是不知死活,竟然主动跳进那个纨绔......额,答应豪王爷的邀请,你真是......”岳清灵终于忍不住质问她,忽然反应过来,太子在场,只得欲言又止。

  顼妍衣笑道:“无妨。”

  上官凌见她一脸从容,笑道:“三天后,我陪你过去,放心,一切有我,别怕。”

  岳清灵一脸的了然,左右看了看两人,坏笑地看着顼妍衣,挑了挑眉。

  顼妍衣感激地看着上官凌,笑道:“对了,今天怎么不见佟子宁?”

  上官凌道:“最近我安排他去调查厥越在北溟的残存势力,那加恩留下的内线貌似不光是他和你们交代的那一两个,而且看样子也不是短期内派来的,需要抽丝剥茧,釜底抽薪,一网打尽,所以,最近那小子可有的忙了。”

  顼妍衣道:“他能得殿下如此看重,并委以重任,相必也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这些日子,他的进步的确是有目共睹。”

  上官凌点点头,表示认同,佟子宁虽然体弱,骨子里却不肯服输,跟着他这段时间以来,他的确改变不少,以前文文弱弱,也十分害羞,经过这些日子的历练,性子也开朗了不少,尤其涉及顼妍衣的这几件事,他似乎更加的上心认真。

  顼妍衣心中也很欣慰,不过数月,当初那个害羞文弱的书生模样的男孩,如今完全可以独当一面。

  “对了,今日我来不光是传旨,还有一件事。”

  顼妍衣面露疑惑地看他,“哦?是什么?”

  上官凌神秘一笑,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岳清灵笑了笑,上前推了一下顼妍衣,露出一脸的姨母笑来,笑道:“我突然想起来,早上出来的匆忙,忘记给我的大肥喂食了,我得赶紧回去,殿下,我先走一步哈。”

  顼妍衣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你一个官家小姐还找不到专门伺候你猫的人?真是越来越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了。

  派人去告诉了父亲,得到准许后,顼妍衣上了上官凌一早准备的马车。

  大概半个时辰以后,车终于停下来,在这赶路期间,顼妍衣好几次忍不住想要掀开车帘,看一看沿途的风景,心里好奇究竟是去什么地方,却总是被上官凌巧妙地打断了,他坦然自若地说一些最近听来的一些趣事,逗的她开怀许多。

  一向沉稳儒雅的上官凌,想不到也有如此风趣幽默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