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8章:暗送秋波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8章:暗送秋波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78章:暗送秋波

  两个人下了马车,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花海,五颜六色,争奇斗艳,花香四溢,此刻天空湛蓝,天地交相辉映,竟然巧妙地形成了一道至真至纯恬淡风景,顼妍衣忍不住张开双臂,闭上双眼,深深呼吸,拥抱眼前的全部。

  脚下忽然碰到了什么东西,她睁开眼,是一块木桩,上面刻着“衣花乡”三个字,字体潇洒,更添一种自在肆意之感。

  “这是?”

  顼妍衣偏过头,虽然努力克制,眼中仍然有明显的激动。

  上官凌笑道:“有一天,无意间来到这里,觉得似曾相识,便找人将这里买下,后来惊喜地发现,这的土质好像有些特殊,那次沐泽不小心将不同的花种洒进了土里,不久后竟然发出了芽,所以你看,眼前的这繁花似锦,也是这附近最独特最亮丽的风景了。”

  “想不到在京都竟然有这样一个地方。”

  上官凌道:“我将它送给你,希望你可以拥有这繁花似锦的人生,心情不好时,这里便是你的一处停靠所在......”

  “送给我?”

  “你没有发现这里很眼熟吗?”上官凌反问道。

  顼妍衣一时竟没有想起,看向他,等待对方的回答。

  上官凌道:“这里像不像狩猎场的某一处?”

  顼妍衣环顾四周,百花,山涧,晴空,最重要的是,这里也很安静,都是一处洗涤心灵的圣地,心下了然,正是像极了那日与他还有天丽谈天的地方。

  上官凌看到她面露惊喜,心中十分满意,和他第一次来到这里的心情一样,最重要的是,这里是他第一次关注她的地方,安静却充满心事的,睿智却不失纯真。

  顼妍衣和上官凌站在一起,一个英俊潇洒,一个风姿绝美,两个人如一对璧人,一个巧笑倩兮,一个低眉宠溺,甚至比眼前的美景还要夺目养眼。

  “不知道主子看到这一幕,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远处,一棵大树上,陆冥抱着手臂,单手托腮说道。

  “顼姑娘真是美,和太子殿下更是郎才女貌,般配,真是般配啊!”树枝忽然摇动,小虎轻轻翻了个身,靠近陆冥,露出一脸的花痴模样,又痴痴地望着顼妍衣那个方向。

  陆冥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道:“真是不知道主子是怎么想的,偏要让你跟我出来。”随手拿起一个断掉的树枝,打在小虎头上,“这个画面,你可要看仔细了,主子可是交代过了,要时刻关注顼姑娘的情况,有什么人出现,跟什么人说话,都要事无巨细地禀报,一会回去,你可要仔细上报!”

  小虎拍了拍胸脯,一脸天真地说道:“其他事情我不敢说,过目不忘这功夫一般人可是比不过我,陆哥,你就瞧好吧。”

  陆冥差点没忍住,立刻转过头,这小子真是天真地可爱,竟让他有一瞬间的不忍心,于是,他低声笑道:“那块木桩上刻的字也要记得告诉主子,还有......那豪王爷提亲的事情,你也全程看到了,这些可千万不能遗漏,知道了么?”

  听到小虎认认真真地说记住了,他真的不忍心,嘴角却不自觉地挑了挑,回想上次顼妍衣深陷顼府大小姐顼容莹中毒一案,主子派他按照保护,有一次,小虎忍不住跟过来,正巧看到已经接连几日,频繁出入顼府的佟子宁,小虎想要邀功,将细节讲给了主子,结果主子不但不夸他心细如发,反倒罚他抄写了《弟子规》一百遍,也是从那时起,让陆冥知道,主子心里依然装着顼姑娘,无论对方是否失忆,心里也暗自感激无辜的小虎,替他挡了主子的无名火。

  那几天,他对小虎也格外亲切起来,弄得小虎受宠若惊。

  想到此,陆冥忍俊不禁,忍的十分难受,他回头去看那两人所在的方向,已空无一人。

  太子的马车明晃晃地停在将军府门前,守在府门的下人,立刻跪下迎接,看到自家二小姐竟然红着一张脸从太子殿下的马车上走下来,太子殿下轻撩车帘,神情注视二小姐走进门内,他满意地笑了笑,吩咐车夫离开。

  一时间,传遍了整个顼府,甄选太子妃在即,二小姐看来胜算很大,所以,今时不同往日,顼妍衣走到哪里,下人们都格外的仔细,一个个都抢着服侍她,这倒让顼妍衣苦恼起来。

  一连几天,她没有再出门,在落雨阁里,落得一刻的清闲,当初落雨阁,她没有那么多的下人服侍,除开这里,顼府他处,都可以看到那些讨好她的下人突然出来献殷勤,让她无奈,这几日,在落雨阁,反倒轻松许多。

  这天,刚走出房门,打算去院中的树下,地上突然掉下一封信,信封上什么字都没有,她捡起来,打开又是一个信封,这回信封上有字,写着一个“角”字,她翻过信封背面,是两个字,“刀”和“牛”,她皱了皱眉,再次打开信封,果不其然,上面是一个“予”字,背面写着一个“我”字,这字体邪肆狷狂,竟让她第一时间想到了一个人,电光火石之间,好像想到了什么,她带着这个念头,再次打开了信封,这次是一封信,上面写着寥寥几个字:“赠玉予卿,永不离身。”

  她抬头,看到陆冥从树上跳下,还是一脸的深沉,走到她面前,从袖子里取出一块玉佩,双手交到她的手里,声音一如他的面色,低沉有力,却隐含一丝恭谨,“主子特地让我送来这枚玉佩,祝贺顼姑娘获得圣上认可,封为县主。”

  顼妍衣把玩手里的玉佩,玉身触及一阵冰凉,握在手心里十分舒爽,玉身右下角,刻着一个小小的勰字,心中很是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