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79章:姐妹嫌隙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章:姐妹嫌隙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79章:姐妹嫌隙

  顼妍衣看了看四周,问起最近怎么没有见到小虎跟着一起过来。

  陆冥道:“回顼姑娘,小虎最近很是勤恳好学,被主子安排读书,恐怕最近都没有时间出来了。”

  脑海中突然浮现,他领命出来时,一脸无辜的小虎,拉着他的手,求助地看着他的可怜目光。

  那天小虎兴冲冲地对主子讲起了当日的所见所闻,尤其说到顼姑娘和太子殿下如一对璧人时,居然还格外的加重了语气,完全没有注意到主子已经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只要主子心情不好时,便会习惯性地露出阴森一笑,这个笑容,在别人看来,温和明媚,可是已经在他身边多年的自己,再是熟悉不过了,这就是主子隐隐要发怒的表情。

  一向看不懂脸色的小虎,还跑到主子面前,振振有词地说起了自己的想法,他当时在旁边暗自扶额,心中替他捏了一把冷汗,实在不忍,用眼神暗示他不要再说了,可是那家伙居然还说上了瘾,

  “主子,您是没瞧见啊,顼姑娘当天对太子殿下笑得有多美,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哎呀,主子,您这屋子里怎么忽然有点冷呀?”

  最后他实在看不下去,将他拎出了主子的房间,当晚主子下令,将府里所有的兵法书籍拿给小虎,要他每一本抄写两遍,小虎坐在桌子前面,看着几乎没过他头顶的一摞书,哀嚎不已。

  陆冥收回心神,难得笑了一下,道:“主子最近有很多事要忙,可能没有时间过来,不过还是吩咐属下来保护姑娘。”

  顼妍衣笑道:“嗯,你等下,我也有个东西要你转交给他。”说完回了房间,不多时返回,手里多了一个香囊,里面放着之前晒好的百花,过手便可闻到一阵清香,甜而不腻。

  陆冥双手接过,离开前,转身看了看顼妍衣,说道:“姑娘,这枚玉佩可不是普通的玉佩,它可是欧阳家的祖传宝玉。”

  顼妍衣闻言,心中顿时感动不已,看到陆冥看过来,不动声色地回应一句,便不再说话。

  陆冥走后,她反复看了看手里的信封,按照顺序摆放,唇角一勾,这人真是心思深沉,几个字连起来,“解”“予”“我”,竟然是要她给他解释,解释什么,沉吟了片刻,心中一阵清明,她脸上浮现一抹浅笑。

  沿着小路一直向前走,不知不觉走到了走出了落雨阁,在一处清幽的小径上,想起了一些往事。

  她仔仔细细地摩挲着手里的那块玉佩,指腹在那个“勰”字上,轻轻抚..摸,那处棱角仿佛也因此有了温度,让顼妍衣的脸上也不自觉地有了暖色。

  再抬起头时,她的表情一僵,看到前面走来一人。

  “妹妹看起来心情似乎很不错......”顼容莹瞥了一眼她手里拿着的东西,微微一笑,她的脸色看起来已经好了很多,只是依旧有一些苍白。

  看到顼妍衣那张绝美的脸,虽然最近府上早已经传遍她变美了,可是此刻,她心中仍然是忍不住惊叹。

  “姐姐近来身子可好?”顼妍衣淡淡一笑。

  “很好......”

  顼妍衣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姐姐一个人,身边也不带个丫鬟,这边风又有些凉,我去给你喊个人过来吧。”

  而其实顼妍衣本可以自己和她一起走,可是她没有,顼容莹笑了笑,声音虚弱,

  “不必麻烦,今天天气很好,我也想一个人出来走走。”

  顼妍衣转身刚想要离开,听到身后顼容莹的声音响起,

  “你终究是恨极了我,咱们姐妹究竟是要走到这一步了是不是?”

  顼妍衣没有回头,身子顿了一下,面无表情,什么也没有说就离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顼容莹柔弱无害的表情逐渐消失,一抹深沉怨毒缓缓浮现,喉间忽感不适,让她咳嗽不止,本就虚弱摇摇欲坠的身体让她差点无力招架,她急忙扶住旁边的一棵树,看着对方早已消失不见,想到她刚刚露出的一脸幸福的表情,还有手中拿着的那块玉佩......

  再看看自己,此刻拖着病弱的残躯,还要屈从去做一些不是自己想要的事,她不禁抬头看了看天空,万里无云,湛蓝明清,为何她心口却有一颗大石一般,堵得她快要喘不上来气。

  她费力地向前走去,用了好长时间,来到后院的一处假山,这里临近她的艳暖阁,不过这里向来很少有人来这里。

  她倚靠在假山上,喘着气,用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到底是不比从前了。

  她自嘲地笑了笑,直接坐在地上,背后靠着假山石,身旁的花朵凋谢,四处会有野猫走来,在不远处,看到这边有人,也不敢走过来,喵喵喵地败兴而归。

  顼容莹大概是太累了,听到渐行渐远地猫叫声,还有眼前的枯枝残花,眼里依旧无动于衷,甚至陷入了沉思。

  她闭上眼睛,嘴巴微张,声音若有似无,轻轻呢..喃,“有时候,真是羡慕你,一了百了,永远都不会有烦恼,永远也不会被人约束,多好......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啊,已经过了三年了,你一定很恨我吧,无妨,终有一天,你我总是会见面的,到时候我都还给你......”

  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她自言自语,说着一些没有边际的话,这画面怎么看都有点渗人。

  说着说着,她忽然不自觉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流出了眼泪,她的指尖狠狠地抠进泥土里,手上传来一股热流,让她最后一线情绪彻底崩塌。

  过了一个时辰,她整个人几乎已经虚脱,眼角噙着泪水,却不再掉落,她整个人安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时母亲房里的丫鬟碧儿从远处跑过来,走到她面前,一脸的焦急,

  “小姐,奴婢终于找到您了,夫人去看您,见您没有在房间里,已经找了您好久了,原来您竟然在这里,小姐?小姐?您怎么了”她见顼容莹一动不动地坐在那,紧张不已,刚想要去扶起她,就听顼容莹道:“我知道了,我不过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顼容莹有点不耐烦,她抬头,微微瞪了碧儿一眼,道:“你可真是够勤快的,我天天都逃不开你的眼睛,你当真是她忠心耿耿称职的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