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0章:借口宠你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章:借口宠你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80章:借口宠你

  碧儿面露尴尬,立刻跪下来,一脸的委屈,道:“小姐,奴婢该死,夫人做的一切也是为了您着想,对了,夫人找您,就是有好事要告诉您,再过半个月就是甄选太子妃的日子了,夫人刚刚请来了宫里的一名御医,据说医术十分高超,专门为小姐您医治,尽快让您身子好起来......”

  尽快好起来......顼容莹嘴角勾起,自嘲地笑了笑,抬起手臂,碧儿马上上前扶起她,慢慢向前走,头也没回的离开了,留下身后一半荼蘼的残花,一半鲜艳欲滴的花色,形成两种颜色的极端,有风吹过,吹落了本已摇摇欲坠的枯叶,一片一片落到地上,上面有小草已经发了芽,翠绿翠绿的,这里正是上次顼妍衣松的土,一直躲在杂草后面的野猫,大概是看到人已经离开,跑到这里,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却每次什么也找不到。

  欧阳府的一处别院内,此刻,院子里,小虎肩膀两边分别挑着重重地木桶,里面装满了水,他咬紧牙关,瘦弱的肩膀一抖一抖的,身子摇晃,表情委屈极了,撅着嘴巴,看起来就要哭出来。

  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抱着双臂,走到他面前,调侃道:“小虎子,所有兄弟可是都能抗个几百圈,你这才几十圈就变成这副德行,还是个爷们不?不如我们几个来帮帮你?”

  小虎冷哼一声,“你走开,挡我......挡我路了,我才不要......不要你帮忙,哼!”

  又走来一个瘦一点的男人,大笑道:“骆寻,你就别再这瞎起哄了。”转头看向小虎,又笑道:“不是我们说你,小虎,主子让你两个时辰以内挑满这几个缸里的水,你看看现在都快三个时辰了,这十个缸,你连三个都没有装满,一会主子过来,可有你好受的,不如,你就答应我把去年主子赏你的弓箭借我几天,我就帮你,省的你挨主子骂,多划算。”

  小虎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仍然坚持着,听到对方的话,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好你个朱云,亏我还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你还......和骆寻一样,阴险狡诈,哼,居然还在觊觎我的弓箭,你倒是想得美,我谁都不给用,主子一会骂我,我也认了,哼!”

  朱云一脸的不服气,道:“那上个月你怎么还借给陆冥了?我就偏偏不行?真是小气!”

  就在这时,一阵轻咳声,几个人转身看去,门口站着陆冥,正面无表情,看着他们,身后欧阳勰缓步走来,似笑非笑,走到院子里的躺椅上,身后婢女端着水果走到他跟前,他半眯着眼,随手那一颗葡萄送进嘴巴里,抬头看了看天空,又看向小虎。

  “都过了这么久,你才挑了这几桶,昨天是怎么答应我的?还有时间在这里和别人闲聊?”

  小虎瘪着嘴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立刻挑起肩上的水桶走开,继续干起活,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骆寻和朱云也讪讪的闪烁眼光,站到了一旁。

  小虎气喘吁吁地跑到最远的井里抬水,来回无数趟,手臂此刻酸痛无比,但是他却一刻也不敢放松。

  陆冥站在欧阳勰身旁,看着小虎忙前忙后,摇摇头,这小子真是无可救药,前几日因为说错话,被罚抄写,昨晚上又一脸花痴地在公子面前,说他将来娶得媳妇就要顼姑娘那样的......他都来不及暗示,就被丢出了窗外,还一个劲问自己怎么了?他都开始怀疑这孩子究竟是怎么长大的,不懂看脸色也便罢了,还非要挑战主子的包容力......

  欧阳勰一脸惬意地看着,对一旁的陆冥说道:“这孩子的身子骨太瘦弱了,你这平日里也没有好好带他?这要是将来遇到什么坏人,非得吃亏不可,你说要不要再多挑一个时辰?”

  陆冥神情微震,心底哀嚎不已,主子这意思很明了了,却自己不说,偏偏让他去执行,想到一会要面对小虎那个表情,突然于心不忍。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轻笑声,清脆如银铃一般。

  “小虎,今天怎么这么勤快?瞧这一脸的汗,快停下来歇一歇。”

  顼妍衣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岳清灵。

  那小虎满腹的委屈,一下子倾泻而出,正要附和,陆冥走上前去迎接顼妍衣等人。

  “顼姑娘,您来的正好,公子已经等候多时了。”他隐约舒了口气,这顼姑娘来了,总有人说得动主子吧,他也不用背锅了,说完他偏过头,瞪了一眼小虎,吓得小虎没再敢说话。

  顼妍衣走到欧阳勰面前,刚坐下,就听一道清凉的声音,“你迟了一个时辰......”

  顼妍衣笑道:“路上遇到清灵,便结伴一起过来了,陪她去逛了脂粉铺,可能就耽误了。”

  本来马上就到了,在附近看到了岳清灵,她一听说自己要去欧阳府,去对接一些有关厥越一案的事情,她便吵着也非要一起来玩,她高兴应下,路过一间胭脂铺,清灵突然说想要进去逛逛,这一逛就过了很久,试了好多,每试一个都要问好不好看,还要让铺子里的老板娘为她重新画最好看的妆容,顼妍衣都开始怀疑她是不是要去见情郎?

  顼妍衣正要喊岳清灵过来,却见她仍站在原地,低着头,一副小女儿家的姿态,扭扭捏捏,旁边站着陆冥,两个人似乎在低语什么,聊得很是投机。

  不远处一脸惨状的小虎,对着顼妍衣喊道:“顼姐姐,顼姐姐,您帮我求一求主子吧,让他饶了我吧,我以后肯定不犯错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次我做错什么了......”他扁着嘴,一脸的委屈,看到主子突然看了他一眼,他最后一句声音也越来越小。

  顼妍衣忍不住笑起来,看了一眼欧阳勰,笑道:“是你让小虎做这个的?他犯了什么错?他还这么小,别为难他。”

  欧阳勰声音提高,对着小虎喊道:“小虎子,你说,我是在为难你吗?”

  小虎看到主子莫测高深的眼神,不知怎么的,周身冷了几分,急忙回道:“不会不会,主子是在锻炼我呢,主子,我这就去挑水,把这些都填满哈......”

  欧阳勰似乎很满意,偏过头,看了看顼妍衣,笑道:“你看,我向来都是一个好说话的人,我可没有为难别人,你也说他还小,这点体魄以后怎么能委以重任呢,还需多加锤炼才是啊......”

  一向耳力很好的陆冥,背对着那两个人,清清楚楚地听到主子说的话,眼角抽搐,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看到踉踉跄跄地抗着木桶走远的小虎,真的有些同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