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1章:争风吃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章:争风吃醋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81章:争风吃醋

  盛夏的午后,阳光热辣,即便此刻顼妍衣置身在庞大的树荫下,脸上也还是忍不住浮起汗珠。

  欧阳勰吩咐下人,去拿一些冰块来,那丫鬟刚刚领命离开,就走过来一人,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大块的冰。

  一阵香味迎面扑鼻而来,顼妍衣忍不住抬头看过去,见一个娇美的女子,一身青绿色的纱衣,姿容美丽,走路轻盈,施施然地走到两人面前,眉眼脉脉含情,一双葱白的手看起来比之过往更加的细腻白皙。

  “妍衣姐姐,您来了,好久不见呀。”声音依旧如第一次遇到的那样软糯甜美,正是之前顼妍衣在千客楼里,路见不平救下的那位歌女珍儿。

  珍儿还是穿着绿色的衣服,只是更加精致了,脸上的妆容也格外用心,看起来很是清淡,可是同为女儿家,这细致的容颜更为别致,在男子看来我见犹怜,再加上珍儿身上扑鼻的香粉味,这几个极致让她此刻的笑意,在顼妍衣看来,实在有些碍眼。

  珍儿手里举着那装满冰块的托盘,在两人身旁站着,的确解了一些暑气,周身也凉快了许多。

  珍儿过来打了招呼,想要绕一下身后的椅子,去到欧阳勰身边,刚要走过去,顼妍衣忽然笑了笑,看了一眼珍儿,抬起手,接过了她手里的托盘,轻笑道:“珍儿妹妹,咱们的确好久不见了,你最近可还好吗?”

  她顺手接过放着冰块的托盘,随手端给欧阳勰,躺椅旁边的小桌上,放着各种水果,欧阳勰正用手去拿碟子里的葡萄,刚刚碰到,托盘被拿到手边,他抬眼看向顼妍衣,看到对方一脸笑意的对着自己,他伸手接了过来。

  顼妍衣满意地笑了笑,道:“你看你,脸上都冒汗了,快拿着解一解这暑气,还有这冰块可是珍儿妹妹亲自端来的,更不能辜负这份美意,你可要拿仔细了......”

  珍儿道:“妍衣姐姐,这么多冰块让公子一直拿着可怎么成,要冰出毛病来的,还是让奴婢来拿。”说完就快步走到欧阳勰身旁,接过了托盘。

  顼妍衣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

  珍儿双眼凝在欧阳勰身上,脉脉辗转,大概是冰块不在自己跟前,这周围的热气又升腾了许多。

  欧阳勰一双漆黑的眼,含着笑看着她,伸手再去拿葡萄,被顼妍衣用手拦下,摘下那颗,送进嘴里,也不去看他。

  前面的小虎依旧在卖力地扛着水桶,也许是见欧阳勰和顼妍衣坐在一旁的缘故,他渐渐地也有了斗志,汗水早已经浸透衣背,他默不作声,将刚刚从后面扛回来的满满的水倒入缸里。

  顼妍衣于心不忍,大喊道:“小虎,你可以停下了,今日就到此结束。”

  小虎猛然抬头,刚刚放下手里的木桶,正在擦汗,听到这句话,抬眼看了看一脸笑意的欧阳勰,又看了看旁边的顼妍衣,连忙摆手,笑了笑道:“妍衣姐姐,没关系的,这些缸都还没有装满呢,我不能半途......”

  “半途而废又如何,这么热的天儿,你这动作又这么慢,再跑个几圈,你晕死过去,谁心疼你?你就停下来,姐姐今天给你做主了,别怕!”顼妍衣抢道。

  小虎彻底愣住了,看了看一圈站着的人,用眼神询问一圈。

  最后是骆寻挠了挠鼻尖,抬头看天,不再看自己,那整个身体似乎在告诉他,你还是自求多福吧,朱云更是歪着个脑袋,口眼歪斜的模样,就是不看他,似乎在说,看不见我,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谁让你不借我那把弓箭,不过眼前的这位姑娘也是厉害,长得这么好看,说这话,公子居然都没有说什么,还笑得那叫一个春风得意,这一看就不能去说什么,小虎子,你还是自求多福吧......连陆冥也是,此刻更是背对着自己,连头也不回,和那个岳姑娘居然突然聊起了天气,他看到他的肩膀还抖了一抖。

  真是一帮不够义气的家伙,这下可怎么办,他该怎么办,妍衣姐姐人那么好,他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他,他又于心不忍,何况人家也是心疼自己,这要是听了妍衣姐姐的话,那岂不是公然和公子作对,一向对下属严苛的主子,他岂不是死的很难看,得罪主子的后果好像更惨......可是话又说回来,公子现在......好像也没有反对妍衣姐姐的提议啊。

  他偷偷地瞄了一眼欧阳勰,看到他仍然不做声,只一脸笑意地看着顼妍衣。

  又过了一会儿,欧阳勰嘴角勾起,转头看向小虎,笑道:“嗯,就停下来吧......”

  小虎愣了愣,立刻走到二人身前,施了个大礼,道:“谢谢公子,谢谢妍衣姐姐,嘻嘻嘻......”

  一放松,才发现,整个腿软了下去,胳膊也酸软无力,他就跪坐在那里看着顼妍衣两人傻笑,顼妍衣被逗笑出声,拿起剩下的一串葡萄,递给他。

  “拿去吃,甜的。”

  小虎接过来,笑着明朗无邪,“谢谢妍衣姐姐,姐姐对小虎真好......”

  忽感一股寒气不知从哪里袭来,这时,骆寻和朱云无奈地走过来,一人架着一只手,将他抬走了。

  院子里瞬间安静下来,珍儿突然“哎哟”一声,她赶紧放下装满冰块的托盘,对着一双手哈气,一双眼都要掐出水来,声音甜腻,“哎呀,这盘子可真是够冰的,幸亏刚刚没让公子拿着。”

  顼妍衣眉头微挑,没有看她,刚才是她要欧阳勰拿着冰......

  “那就放下,你下去忙吧......”

  欧阳勰直直盯着顼妍衣,看她将装着水果的盘子拿在手里,一直吃着里面的水果,也不说话,也不看向自己。

  珍儿道:“不嘛,公子,往日里,可是奴婢在一旁伺候着,何况今儿个这天儿实在是太热了,暑气也重的很,奴婢就更要守着公子了......”

  欧阳勰打断她,“还要我再说一次?”看都没有看她,仍然注视着那个不停吃着东西的女人。

  珍儿了解他的脾气,抬头看了一眼顼妍衣,眼中有些不服,却又无可奈何,福了福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