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2章:独宠一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章:独宠一人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82章:独宠一人

  珍儿走后,刺鼻的香气也淡了许多,顼妍衣揉了揉鼻子,将碟子里最后一枚果子送到嘴里,放下,起身,就要离开。

  走过欧阳勰身前的时候,被他一把拉住。

  “你今儿个来这里就是和我抢这盘子里的水果吃?”欧阳勰一脸的笑意。

  顼妍衣低头看他,笑了笑,补充道:“还帮助小虎脱离你的无理取闹。”

  欧阳勰眉毛微挑,道:“哦?无理取闹?你现在是说哪个?”

  顼妍衣不再理他,向前走,却哪里有对方的力气大,被欧阳勰一用力,身子一轻,倒入了对方的怀里。

  “哎呀......”一直站在门口的岳清灵看到,双手捂住脸,微微留下一条缝,偷看那两个人,一直背对着他们的陆冥,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根据角度,脸一直看着岳清灵的方向,好像也笑了一下。

  欧阳勰轻咳一声,陆冥也依旧没有回头,却仿佛背后长了眼睛,知道主子的意思,他对着岳清灵勾了勾手,两个人轻功一闪,一起离开了,顼妍衣最后看他们一眼,竟然发现那两个人,轻功的路数竟然出奇的一致。

  正想着这个中原因,眼前一暗,便落入了一双狭长深邃的眸里,带着满满的笑意,他双手捧过顼妍衣的脸,端正摆在自己的视线下,声音低迷且充满磁性,“你这是在吃醋吗?”

  顼妍衣用力偏过头,不想看他,可是对方却偏不让她得逞。

  顼妍衣无奈,道:“吃醋?真是笑话!”

  欧阳勰俯身靠近她的耳边,笑得得意,“可是我就是喜欢看你为我和别人争的样子,我很欢喜呢.....”

  顼妍衣瞪了他一眼,道:“你在得意个什么?我想你肯定是想多了,我觉得那个珍儿倒是挺配你......”

  欧阳勰忽然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顼妍衣瞬间瞪大双眼,忘记了刚刚要说的话,“你......”

  唇瓣被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顼妍衣彻底傻眼,看到欧阳勰笑得一脸奸诈的模样,她不自觉地羞红了脸,脑袋一下子就埋进了对方的怀里。

  听到对方如鼓的心跳声,她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起来。

  “你知道不知道,你刚刚的样子很美。”

  熟悉声音,竟然多了一丝温柔,顼妍衣再也没有了脾气,整个人瘫软在对方的怀里。

  桌子上的冰已经化作了一盆水,清澈凉爽,融化的或许还有此情此景,一双璧人,两颗越来越近的心。

  “嗝!”

  一声响嗝,突然响起,在这个静谧美好的气氛下,犹如惊雷一般,顼妍衣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的整张脸深深地埋在欧阳勰的怀里,一脸的火热,窘迫极了,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欧阳勰笑意渐浓,却也没有笑出声,一脸的宠溺看着她。

  忽感胸腔有些痒痒的,听到顼妍衣模糊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我,.....我刚刚吃那些果子,可能的确有......一点点多......”

  欧阳勰笑道:“嗯,是有点多......”虽然嘴上这样说,可是他又忍不住仔细回想方才的那个“嗝”,其实很可爱。

  顼妍衣倔强的不肯出来,欧阳勰更是任由她躺在自己怀里,他顺势在躺椅上躺下去,手里有节奏地拍打起她,竟像是哄着一个宠物......

  一直因为自己出了丑,动来动去,过了一会,她终于安静下来,欧阳勰感受到她的呼吸,竟然睡着了.......

  他无奈地苦笑,一直保持一个姿势,一下也没有动。

  抬头,看到陆冥和岳清灵此刻站在对面的屋顶上,底下似乎有人想要进来,陆冥食指放在唇边,让下面的人安静一些,岳清灵在旁边做出送客的姿势,配合的倒是很默契。

  做完这一切,陆冥双手抱拳,对着欧阳勰摆了摆手,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主子,您放心,天大的事也不如您现在万年的铁树要开花,天大的事,也得让顼姑娘把这一觉睡得踏实美满才算可以......想到这,他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忽然眼前出现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一双水眸,含着疑惑不解,直直地看着自己。

  “发什么呆呢?快教我,你昨儿个说的那个‘踏浪无痕’是怎么回事?我要学!”

  陆冥清了清嗓子,故作低沉道:“这附近哪里来的浪?改日,改日我再教你,今儿个咱们就来个‘遮天蔽月’,这门功夫可是更厉害的,遇到坏人,使出这招,保管让对方傻眼。”

  岳清灵听到他这么一说,脸上露出崇拜的表情,惊叹道:“哇,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那你快教我呀,我要学嘛......”发出的鼻音,她撒起娇来,竟然妩媚动人,让陆冥无力招架,脸上也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不一会儿,欧阳府内,出现这样一幅景象,院子里,一对男女,安静地闭眼,相互依偎,一幅岁月静好,而在上空,屋顶上面,来回窜出两个人的身影,一黑一红,一个在前面,潇洒自如,不时的回头,讲解着个中诀窍,另一个似乎学的很是快,一脸认真地聆听,两根你追我逐,竟有一种两小无猜的默契......

  顼妍衣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感觉浑身有些酸痛,便伸了个懒腰,身子一侧有什么挡着自己,一回头,才想起来,自己还躺在欧阳勰的怀里,嘴角撇了撇,真是佩服起自己来,竟然睡着了。

  “你醒了?”头上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

  她刚要坐起身,手一下子被人握住,本来半起的身子,一下又躺了回去。

  “我......我竟然睡了这么久......”她抬头看了看天色。

  “无妨,其实也可以更久一点......”

  顼妍衣被他这句话弄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这一觉醒来,神清气爽,竟然睡得十分安稳。

  欧阳勰看着怀里的人脸颊通红,一脸的欲语还休,有着说不出的风情,他努力克制,笑了笑,终于松了手。

  顼妍衣终于恢复了自由,立刻如同大赦,站起身,整理头发和衣服,瞪了他一眼。

  欧阳勰不以为然,依旧躺在那里,潇洒伸出大长腿,双腿交叉,动作肆意风流,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顼妍衣,手放进那个已经化成水的盆里,轻轻撩了撩水......

  “今天时间都被你用光了,你明天记得要早一点来......”

  顼妍衣道:“又不是什么大事,为何偏偏让我到府上对接?不如明日起书信给你,这样也不会耽误公子做其他的事呀?”

  欧阳勰微微一笑,道:“这可是事关厥越的奸细,这属于机密,万一书信被人截了去,这罪过谁也担不起......”

  顼妍衣冷哼一声,你就接着忽悠吧,厥越的事情这么重大,皇上和各位机关大臣岂不是早早就有了妥善的安排,我再怎么需要对接,也不过是一个参与者和见证者,她今天登门欧阳府上,还是之前在回京都的路上,欧阳勰说起的,需要从长计议,他府里有一些有关厥越的消息,最重要的是有她关心的蓝起的消息,所以她来了,却惹了这一些事来......

  “难道还是嫌我这里太热的缘故?那我明日让珍儿再多取一些冰来......”

  “不必,我来就是了......”顼妍衣乖乖地答应。

  抬头看到那人一脸得意的笑,转身不再理他。

  她走到一处屋檐下,抬起头,对着上面大喊道:“清灵,天色不早了,咱们走吧......”

  岳清灵正练得起劲儿,急忙向下喊道:“着什么急,我这还有几个招式不太明白,再等一等。”说完她停下,看了看欧阳勰,大声喊道:“我说欧阳公子,天色不早了,也不知道准备一些好吃的来招待我们......”

  欧阳勰笑道:“早已备下了美味,就等着二位一同品尝呢。”

  顼妍衣闻言回头看他一眼,欧阳勰笑着耸了耸肩膀。

  陆冥和岳清灵飞身下了屋檐,大概还没有适应,岳清灵身子一个不稳,险些摔倒,陆冥拽住她的手,将她扶稳,两人对视一眼,岳清灵眉目含羞,陆冥虽然仍是一脸的严肃,眉眼间竟然也柔和了许多。

  顼妍衣一脸深意地看了看两个人,直直盯着岳清灵,终于看到对方无力招架,一脸的无辜,眉目间仿佛在说,等回去......等回去在说哈......

  顼妍衣心下了然,回想狩猎场上,岳清灵一脸焦急的张望,现在想来,都是欧阳勰所在的方向,那可不就是陆冥也在的方向?

  又不经意看向陆冥,他终于不自然地转身,抱拳道:“公子,我去看看饭菜准备的怎么样了。”

  陆冥走后,顼妍衣见欧阳勰仍在坐在躺椅上,一动不动,这才反应过来,正要说什么

  这时有下人来报,已在前厅备好了饭菜,下人来请主子过去用膳。

  岳清灵拉过顼妍衣的手,结伴向前走去,走了几步,身后没有声音,顼妍衣忍不住回头,见欧阳勰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也不起身......

  欧阳勰笑道:“你们先去,我这就过去......”

  只见他打了个响指,不一会陆冥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很快来到他面前。

  岳清灵拉着顼妍衣走到一处廊下,顼妍衣感觉有点奇怪,他怎么不一起过来,忍不住偷偷回头,躲在一个柱子后面。

  她居然看到欧阳勰双腿紧绷,陆冥扶起他,他僵硬地站起身,表情看起来竟然有一点不自然地痛楚,不知道他和陆冥低头说了些什么,只见接下来陆冥双手揉搓他的后背,还有双腿......

  顼妍衣突然长大嘴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回想刚才欧阳勰表情的不自然,好像他这个样子,跟自己有关......顼妍衣抿了抿唇,想起自己睡的安稳踏实,却不想竟是他一动不动换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