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3章:感情升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3章:感情升温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83章:感情升温

  顼妍衣突然长大嘴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回想刚才欧阳勰表情的不自然,好像他这个样子,跟自己有关......顼妍衣抿了抿唇,想起自己睡的安稳踏实,却不想竟是他一动不动换来的.....

  顼妍衣的心里突然涌上一丝感动,见对方大概已经松快不少,正要往这边走来,她马上拉着岳清灵的手,去了前厅。

  两个人坐在桌前,不一会儿,欧阳勰也到了。

  岳清灵看一眼桌上的菜,一脸的坏笑,对着欧阳勰笑道:“欧阳公子,这桌子上的菜,好像都是我们妍衣最喜欢吃的哦......”

  顼妍衣拿起桌上的筷子敲了一下岳清灵的头,笑道:“吃东西也不堵不住你的嘴......诺,这个溜肥肠好像是你的最爱,你快吃吧......”

  岳清灵马上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陆冥,见对方紧紧抿着嘴,一脸的紧绷,忍俊不禁的模样,她狠狠地瞪了顼妍衣一眼。

  欧阳勰坐在顼妍衣的对面,安安静静地吃着饭,顼妍衣细心地注意到,他的腰挺的笔直,一动不动,只有一双手用筷子夹菜,身子纹丝不动。

  他一脸的平静,偶尔抬起头看着她笑了笑,回答岳清灵的一些天马行空的问题......

  顼妍衣还注意到,他一直夹的菜都是距离他最近的,其他的可能会牵扯他的腰肢,而在他跟前的菜不过是一道凉菜而已,一想到他也是为了自己才这样,心里突然多了一丝内疚,顼妍衣将自己面前的一只鸡腿撕下来,放到了欧阳勰的碗里,心里寻思这个肯定不够,又夹了一大块肉放到他的碗里,如此这般,什锦苏盘、苜蓿菜、豆腐丸子、玉兰片......不一会儿,那碗里堆满了菜,她夹着一块青菜,刚要放上去,突然才缓过神,里面已经被填的老高,她猛然抬头,看到欧阳勰一脸的笑意,直直看着她,身后陆冥见她看过去,止住唇角上扬,扭过头去,她又猛地转身,看到岳清灵一手托腮,露出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她轻咳一声,端正坐好,低头不再看其他人,闷头吃起饭来......

  这顿饭,有些人吃的似乎欢快的很,可口的很,也得意的很......唯独顼妍衣吃的那叫一个郁闷,全程脑海里闪现的都是“逃”。

  傍晚时分,几人要离开,岳清灵说有几个招式必须要在今天弄清楚,否则晚上睡不着的,她拉过陆冥的胳膊,两人轻功一闪,消失在顼妍衣的眼前。

  门口的马车已经等候多时,顼妍衣回身只看到欧阳府的下人送自己,后面再无一人,心里升腾出一点失落,她淡然一笑,在下人的搀扶下,上了马车,刚刚进去马车,她微微一愣,看到车里此刻正躺着一人,一身黑衣,笑得一脸风流,斜斜地倚靠在一软塌上,这不是欧阳勰是谁!

  “刚刚你突然离开,没想到竟然躲进我的车里......”

  顼妍衣款款坐下,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

  马车绕着京都大半圈,最后终于在夜幕降临之时,停在了将军府的门口。

  守在门口的下人见识欧阳府的马车,不敢怠慢,立刻都上前,却见自家的二小姐,红着一张脸下了马车。

  接下来一连几日,顼妍衣都会去欧阳府,每次岳清灵也会跟着一同前往,回来后,她的轻功也更加精进了。

  如往常一样,这一天,欧阳府的马车将顼妍衣送到门口,马车刚刚离开,迎面走来一个小厮,表情有些慌忙,说落儿姑娘不见了,现在二夫人和蜜儿派几个小厮四处寻找。

  顼妍衣一惊,立刻要往里面走,那小厮却说,“二小姐,落雨阁上下,小的们一惊找遍了,也不敢惊动其他人,何况小的们人微言轻,也不敢轻易去别处,更怕扰了其他小姐们的清净,而且二夫人一惊再三叮嘱,不许声张......”

  顼妍衣收敛表情,道:“其他地方找到了吗?”

  小厮道:“回二小姐,艳暖阁附近小的刚刚去找了一遍,并没有看到落儿姑娘的身影,至于其他......”

  顼妍衣道:“好了,你退下吧。”

  顼妍衣已经很多年没有来到这里,她抬头看了看上面的匾额,“清月阁”三个大字,字体看起来狂肆,与其意却南辕北辙。

  除去名字,这里面的摆设毫无疑问,都彰显了主人的奢靡,连路过的廊下,各色昂贵的摆件琳琅满目,让路过的人应接不暇。

  唯一不同的是,一路走来,一个人都没有,四周安静地有些不同寻常。

  走到最里面的一处庭院里,有假山,有人工瀑布,耳边一下子想起哗啦啦的流水声。

  假山下,椅子上躺着一个人。

  “你来了......”

  声音嚣张,又不屑,眼神有些犀利地看着顼妍衣。

  顼妍衣淡淡一笑,道:“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又做的如此拙劣,让人一眼就看出来,直接了当一些岂不是更加光明磊落,哦,可能你长这么大也不懂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吧。”

  刚刚那个小厮她一眼就看出了问题,别说面孔极为陌生,他出现的又十分巧合,偏偏在她刚刚到府门口,他就恰巧出现,而且外人或许不了解母亲,母亲怎么会轻易找不认识的小厮做事?还要对方来亲自通知自己,难道不该是等自己回去再说吗?又直接说出艳暖阁附近没有发现,虽然没有半个字提到这里,可是已经不打自招,恐怕也是想要引她来这里的说辞吧。

  顼清若听到对方如此说自己,更是激动的从椅子上坐了起来,眼神怨毒,看着一脸气定神闲的顼妍衣,想到接下来的事情,她神情一转,微微一笑。

  “你少在这里得意,今儿个让你来,无非是想单独和你说说话,毕竟......你我也是姐妹,就算你不识时务,就算你阴险狡诈,就算你嚣张跋扈.....我嘛,也大人不记小人过,总还是要提点你一二......”

  顼妍衣皱了皱眉,不想再和她争辩,道:“你引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些?落儿其实也没有在你这里吧,她还在落雨阁内,如果你要和我逞口舌之快,劝你大可不必,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顼妍衣刚要转身,顼清若的声音突然太高,尖细无比,“落儿,说起这个落儿姑娘嘛,她的遭遇的确是让人心疼,唉,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呀......”说着,顼清若轻抬衣袖,竟然作势要擦眼泪来。

  顼妍衣闻言,紧皱眉头,不再说话,直直盯过去,看顼清若笑得一脸得意。

  “没错,我说的自然是落儿姑娘的可怜身世,想不到她那么年轻,就要遭遇那些......哎哟哟,真是可怜的孩子啊......”

  顼妍衣冷哼道:“你不要再卖关子,你究竟想要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