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5章:只身赴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5章:只身赴约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85章:只身赴约

  顼妍衣拿着那个拨浪鼓回了落雨阁,她找了一个合适的机会,稍微露出来,让落儿看到,仔细观察她的表情,落儿说她也有一个,小时候家里穷买不起,娘亲做了好久的粗活才攒下了一点钱,给她买了一个,上面还有几个划痕,有点类似三角形,是当时她无意间划上去的,娘亲当时还因此狠狠地揍了她一顿。

  顼妍衣心疼地拍了拍落儿的头,悄悄地收回了那个拨浪鼓,心中确认这个的确是真的,那么落儿的家人也已经在顼清若的手里。

  正在思索,蜜儿走过来,说是豪王爷府的马车现在停在门外,来接小姐过去。

  顼妍衣回过神来,才想起来,几日前上官豪本来定好的宴会临时改到了今天,她差点忘了。

  吩咐蜜儿,要格外关注落儿的情绪,府里任何人来请都不允许答应。

  前几日已经将厥越的大部分事情交代清楚,她也不用再去欧阳府里了。

  安排好一切后,她也没有重新梳洗换衣,直接随车去了上官府。

  而与此同时,顼清若在清月阁里不慎落了水,不小心碰到了头,昏迷不醒,整个顼府上下,一下子忙了起来,顼承煌急忙去看,刘紫娇心疼大哭,哀求老爷留下多陪陪小女儿,说因为顼妍衣的事,老爷冷落了顼清若,上次府里的中毒还有姐姐失踪等一系列的事情,让小女儿一时无法承受,整日郁郁寡欢,一个人待在府里,总是胡思乱想,这回更是一个不留神跌入了湖里,顼承煌内中内疚,便留了下来......

  顼妍衣的所在的马车,已经走了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来车上只有她自己,问前面赶车的车夫,那人说已经通知了将军他们,他具体也不清楚,只负责来接她。

  到了王爷府,大老远就见上官豪一脸笑意地站在门口,当顼妍衣下了马车,眼睛更是直勾勾地盯着她......

  顼妍衣心中嫌恶,表情也是淡然从容,施施然福了福身。

  跟着进了王府,一路走来果然气派辉煌,堪比皇宫。

  到了会客厅,果然是一大桌子饭菜,此刻却空无一人。

  顼妍衣冷笑道:“王爷,今日款待众人的这些‘众人’如今是都迟到了吗?”

  上官豪笑道:“本王岂是那种小气之人?你放心,将军大人还有几位夫人小姐,自会有机会与他们共饮,不过他们现在貌似也无暇顾及其他......今日也没有他人打扰,正方便本王与顼姑娘叙叙旧......”

  顼妍衣笑道:“叙旧?我与你何曾见过?”

  上官豪道:“顼姑娘可还记得白老大?”

  顼妍衣愣了愣,“你怎么会?”

  上官豪笑了笑,双手轻摆礼貌地引顼妍衣入座,继续笑道:“说来还是因为他让本王有幸见到顼姑娘的惊艳一舞......”

  顼妍衣意外地看了看他,想不到当天晚上上官豪也在那艘船上,那么与朱炳耀勾结的人里也有他,拐来的那些女孩子,想来也是为了侍候他们......

  顼妍衣暗暗地移了移位置,心中嫌恶至极。

  上官豪见对方远离自己,也不恼,笑道:“顼姑娘当日可知自己有多么美吗,那一舞,至今仍在本王心中,从此挥之不去,夜夜想起......尤其是顼姑娘在欧阳公子身边的风姿,绰约之风情,不知多少个日夜,让本王辗转难眠......”

  顼妍衣面上微红,一脸的恼怒,他想必说的正是那天自己临时起意,为了求欧阳勰救下自己而做的扭捏姿态,却不想落入了这个人的眼中,如今又用这些话来做说辞,一时心中更是气愤。

  只是此刻这里只有她一人在这里,面对眼前这个男人,她知道,更不能轻举妄动。

  “王爷,还请自重,如果王爷当日在场,想必应该知道,是我一次意外落入他们手中,才有了那些遭遇,这并非我个人所愿,自是不想让家父蒙羞,还请王爷不要再拿此事打趣......”

  上官豪见到此刻顼妍衣一脸沉静,又隐约有一丝慌乱,姿容绝代,他不禁也看的呆了。

  顼妍衣道:“另外,上次在府上,王爷手上拿着的珠钗可否让妍衣看一看。”

  上官豪也十分痛快,从袖子里拿出来,递到顼妍衣眼前,让对方看个清楚。

  顼妍衣刚要拿,他突然收回手,笑得很是惹人讨厌。

  “王爷,这是我的,还请王爷还给我......”

  上官豪趁机捏了她的手一下,感到那手感丝.滑,让人一时神往,他将珠钗收回袖子里,笑得更加得意,道:“那天在船上本王无意间捡到这个,后来才发现竟然是顼姑娘的私物,美人儿,你说这算不算是命中注定呢,算不算你我有缘呢?”

  顼妍衣心中一阵反胃,面上却故作平静,轻笑道:“王爷,妍衣天生粗苯,也不会讨人欢喜,王爷又何苦为难于我这个小女子呢?”

  眼前上官凌看着自己的眼里明明有着某种欲..望,但是她也清清楚楚地看到,这个人条理清晰。

  方才随他进府,这一路上她偷偷地看到这王爷府里的下人,一个个做事严谨,沿途上路过的下人见到上官豪不但半分谄媚没有,一个个的表情肃穆,竟然让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似乎是狩猎场上,周围的亲兵严阵以待的架势,作风严谨,刚正不阿的一种意味来,或许在旁人眼里,她方才的所见所闻,并不会有这种感觉,因为那些下人貌似会特定的时候故作吊儿郎当的姿态,让人以为这王府的人和这府里的主人一样,脓包胆小无能......

  可是她并不是那些足不出户的官家小姐,她曾经也见过一些真正纨绔子弟的府里是个什么样子,这豪王府就是里里外外的透露着一种莫测高深。

  上官豪笑道:“美人儿,你怎么能这么说本王,本王怎么可能忍心为难你呢?我也不允许你这样说你自己,你哪里粗笨了呢?”

  顼妍衣无奈道:“王爷,您究竟想要做什么呢?不要再卖关子了,而且妍衣也知道王爷也不是一个强人所难的人,对不对?我知道王爷今天只把我叫来一定有什么目的,而且在我看来,王爷并非是其他人口中所说的一无是处酒囊饭袋......相反,王爷很聪明,其实今天在我刚刚上了马车,和车夫说的第一句话,我就知道有些不对劲,实在是露出了太多马脚,可是我依然来了,我带着诚意和相信,也希望王爷不会让妍衣失望才是......”

  上官豪一脸的笑意,眼睛里闪过一丝赞许,走到顼妍衣的身边,用手捏住她的下巴,笑道:“果然有意思,好玩,真是好玩......不过你说的的确没有错,我之前的确对你没有什么兴趣,可是这几次接触下来,却发现,你不但是个大美人儿,这脑子也比其他女人聪明的多.......本王就欣赏这种女人......”

  他掰过顼妍衣的脸,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着她,脑海中忽然闪现数月前在那艘船上第一次见到她的画面。

  身姿曼妙,轻纱挥舞,半遮着面,一双轻灵灵的眼睛闪烁着摄人心魂的光芒,她刚刚出现的时候他并没有关注他,想着不过是寻常的舞娘而已,胭脂俗粉,撩那些肥肠肚皮男人的欢心也绰绰有余,他坐在角落里,答应朱炳耀来赴约,也不过是图个热闹,反正这场场合在别人看来又怎么会少得了他呢?来一次也省去了其他的一些无聊事......来之前也告诉朱炳耀,他只想安安静静地看美人喝美酒,不能打扰他......

  他安静地倚靠在那,听着身边那些男人品评着哪个美人不错,守在他旁边的美人一个劲地讨好自己,他听到那些男人龌龊的笑声传来时,便看一眼旁边的美人,那美人便贴身上来,他心中冷笑不止,果然都是俗物......

  一个半遮面的美人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他不耐地瞥了一眼,看到一群女子簇拥着她,她踏着白纱,漫天散落的花缓缓降落,唯有一双眼露在外面,却仿佛会说话一样,长长的睫毛下,遮掩着一双好像装有星辰的眼,让他忍不住一看再看。

  那双眼睛看起来似乎含着情愫围绕四周看去,似乎看向每一个人,可是他知道,那双眸唯一注视着一个人,那个人深邃的眸里也只看着她。

  那两个人看起来毫无交集,可是那中间似有若无的火花,他再是熟悉不过了,两个人眼中都只有彼此,却又不自知,不想承认的那种懊恼又抵不住去关注对方的小心思......

  他忍不住也去仔细看了那个女人,她的舞姿曼妙,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当时除了乐声,没有人说话,全程关注这个女人。

  他旁边的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酒过三巡,一脸的横肉,直勾勾地盯着舞池里的女子,低声对一旁的小厮说道,“这个美人儿,可真是特别,一会儿让老朱给我想办法送我屋子里去......”大概是没有少喝,舌头都不直了,也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声音,让旁边的自己听的一清二楚,他心中冷笑,随手从盘子里拿出一个葡萄,弹到那人的脑袋上,他哎哟一声,身子一个不稳,躺倒在地上......出了洋相,逗得坐在附近的一些人笑话起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