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8章:暗流涌动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8章:暗流涌动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88章:暗流涌动

  甄选太子妃的日子,已经近在眼前。

  京都城一派热闹,够资格参加的人家几乎使劲了浑身解数,被选中的都会发一封入选的牌子,由宫里的太监挨家送去,收到入选牌的人家喜极而泣,欢天喜地,庆贺之余也会抓紧准备。

  将军府里,此刻,几人欢喜佳人愁。

  裘月容如愿地收到入选牌,一旁的顼容莹安静坐着,不发一语,脸上有些麻木。

  顼清若因为不久前失足落水,头部受了重伤,便因此失去了甄选的资格,虽然刘紫娇深感遗憾,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顼清若躺在床上,手里轻.抚头上的伤口,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除了她们二人,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倒是顼妍衣此刻呆愣地看着手里的入选牌。

  甄选太子妃的入选牌是必须在一天之内发放完毕,就在昨天,可是顼妍衣今天收到,而且居然是沐泽亲自送过来。

  顼妍衣微微皱眉,看着手里的牌子,又抬头,站在自己面前的沐泽,有些腼腆。

  “顼姑娘,恭喜您。”

  顼妍衣道:“恭喜?这是怎么一回事?”

  沐泽躬身,挠了挠头,笑道:“昨儿个内务府根据各地送来的各家小姐画像,还有各种条件甄别了人员,姑娘您却不同,您可是殿下,亲自选择的,这块牌子也是殿下让属下送来.....”

  沐泽回想起昨晚,殿下到很晚都没睡,其实甄选的名单老早就已经确认并封存在信封里,前两天殿下从将军府回来,就一直不爱说话,整个人与往常不同,很是深沉,时常一个人抬眼看天发着呆,沐泽还是第一次看到主子这个样子,感觉有一些......魂不守舍?

  今天一大早,主子喊他过去,将牌子交给他。

  看着主子的脸,想来是昨晚一夜没有睡......

  沐泽看着顼妍衣,笑了笑,从袖子里拿出一封信,递给她,道:“顼姑娘,殿下还让我把这个交给您。”

  沐泽走后,顼妍衣打开信,眼里闪过一丝意外。

  上官天丽,今日生辰,央求上官齐今年想自己做回主,在自己的留芳宫里宴请姐妹,上官齐对这个宝贝女儿,向来宠溺,欣然应允。

  顼妍衣应邀赴约,她坐在角落里,安静地喝着下人送来的茶水。

  突然肩上被人拍了一下,岳清灵满脸笑意地坐在旁边,笑道:“你什么时候到的?也不知会一声,亏我还到处找你呢。”

  顼妍衣眼前一黑,一双手从身后罩过来,背后声音故作低沉,“猜猜我是谁?”

  顼妍衣无奈一笑,道:“公主又在调皮。”

  上官天丽大笑,引得其他子也跟着笑出了声。

  天丽嘟着嘴坐下,看了一眼四周,“说好今儿个是我请自己想找的人过来,熟人聚一聚,这可倒好,来了一帮谄媚的女子,很是闹腾......”

  顼妍衣看到上官凌坐在对面,四周的那些女子声今日盛装出席,此刻一个个的美目盼兮,瞄着上官凌。

  顼妍衣心中了然,安慰道:“热闹一点也是好的,我的生辰就不及公主万一,十分冷清,现在你看多好,热闹一点,整个人的心情也会明朗不少呢。”

  手上一热,低头看去,看到岳清灵和上官天丽两个人的手紧紧包住她的手。

  天丽性子讨喜活泼,宴请大家在自己宫里的花园里,赏美景,品美酒,还安排了不少活动,供大家赏玩。

  花园里,众人谈笑风生,顼妍衣看到陆冥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冲这边勾了勾手,身旁的岳清灵便跟了过去。

  看来那人也来了,周围有些吵闹,不知怎的,她心中忽然有些烦乱。

  一个人走到后面,四周忽然安静下来。

  心中慢慢安静下来,想起已经有几天没有见到那人了,仔细回忆起顼清若对自己说的那些话,第一反应便是是相信他的,也从对方的言语里,察觉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她前两日让清灵捎过去一封书信给他,提醒他让他调查一下,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忽然听到有人说话声,隐隐约约,她闻声看去,看到欧阳勰背对自己,他上次在他府里见过的那个叫朱云和骆寻的两个,正对着自己。

  那两个人表情有些凝重。

  骆寻道:“公子,那群人贩子已经全部处决,不会有人查到,那个白老大属下也已经安排妥当,任何人也找不到他了。”

  骆寻的声音响起,“不过公子,那白老大提交上来的名单,好像还缺失一页,现在连他也不知道那一页的去向,这该如何是好?一旦让对方知道,那可能会影响咱们接下来的计划。”

  清冷孤绝的声音响起,顼妍衣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到他说,“无妨,童嬷嬷那边自会盯着,而且剩下的名单在哪里,我已有所发现,不急。”

  顼妍衣心中一惊,白老大,童嬷嬷?一个当时抓自己的幕后老大,一个是选自己在船上跳舞,进而让她引人注意......这两个人密切,如今却又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之后他们说了什么,她听不到了。

  那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一个红衣女子婀娜多姿地走到他身后,那女子背对着这边,顼妍衣看不到她的脸。一双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

  他并没有排斥那人,双手握住那个女人的手,好像对着她笑了笑。

  那女子绕到他面前,更加大胆起来,她整个人靠近欧阳勰,头倚靠在他的怀里。

  竟然是......玉红莲。

  顼妍衣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片刻不留。

  玉红莲淡淡地瞥了一眼前面,嘴角勾起。

  耳边传来一阵低沉的笑声,“难道我上次在贵府对玉姑娘说的话,你都忘记了?”

  欧阳勰抓过她的手,轻轻地推开,他微微皱眉,对她方才的举动有些诧异和不满。

  玉红莲道:“公子,刚才是红莲唐突,之前,红莲和母亲去庙里上香,路上遇到歹人,幸亏有公子出手相救,母亲自小就告诉我,要知恩图报,所以无论如何,红莲都要报答公子的救命之恩。”

  欧阳勰眉头微皱,在他印象里,她素来老实沉默,今天却是如此反常。

  又见对方低眉温顺,低声道:“那次半路救你实属偶然,上次去了参加梓苏的婚礼,才知道你竟然是他的妹妹,我与他也是故交,救他的妹妹便更不必见外。”

  欧阳勰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玉红莲正要追过去,眼前树上倒吊下一个人,那人头朝下,瞪着一双大眼睛,冲自己吐着舌头做起了鬼脸,吓得她大喊公子救命,瘫软在地。

  小虎嘟囔一句,“真是不好玩......”

  之后追随主子去了。

  玉红莲一低头,发现从袖子里划出几封信件的物什,其他人皆已离去,此时四下无人,她赶忙捡起,扫了一眼。

  那几封信正是前几日从欧阳府到将军府传出的书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