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9章:投壶游戏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章:投壶游戏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89章:投壶游戏

  顼妍衣满腹心事的回到花园里,耳边的喧闹声,也无法冲淡刚刚她所听到和看到的一切。

  脑子里一片空白,在角落里坐下。

  天丽提议众人玩投壶游戏,因为人多,为了大家都可以参与进来,天丽提出两个人一组,将两人手绑在一起,一同举箭,投入壶里,按照投入数量最多的获胜。

  上官天丽走到顼妍衣身边,看她发着呆,笑道:“妍衣姐姐,你这是怎么了?瞧你这一脸的失魂落魄。”

  她偏过头,看到对面上官凌正被一群莺莺燕燕围在中间,表情和眼前这位倒是颇为相似,于是狡黠一笑,拉着她过去一同参与投壶游戏。

  一众的俊男美女,许是早有芳心暗许,或者男子有意,人群里,不时有男女自觉分为一组,有的彼此心照不宣,有的默契对视,有的则暗暗地向上官凌投送信号。

  上官天丽将顼妍衣推到上官凌身前,笑道:“喏,你们两个一组。”

  站到那两人前面,单手托腮,笑得很是满意,真是郎才女貌,般配的很嘛。

  岳清灵和陆冥一组,两个人的手被小厮用红布绑在一起,表情竟都有些腼腆,岳清灵压低声音,“这倒是一个好办法,下回练习轻功的时候,我就把你我的手绑在一处,这样你到哪里,我就跟着到哪里......看你还能跑多远,之前我都追不上你......”

  说完突然觉得哪里怪怪的,脸一红,偏过头,不再说话。

  陆冥感觉对方的手要躲开,下意识的握住,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嗯......这个方法听起来好像还真不错,下次不妨试一试......”

  顼妍衣想要推辞,手忽然被上官凌抓住,他对她笑了笑,不容她拒绝,看向小厮,将两个人的手伸过去,那小厮急忙用红布条将二人手绑在一起。

  顼妍衣低头看向两个人的手,发起呆。

  这时,她感到一道目光看向自己,猛然回头,发现欧阳勰正站在廊下,背着手,眼睛淡淡地瞥向他们两个人紧紧交握的一双手上。

  顼容莹看到他,正要走上前,被一个女子拽住,提议两个人一组,顼容莹看了看那几个人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对劲,便点头答应了那个人的提议,找来小厮缚住二人的手。

  顼清若走到欧阳勰身边,柔声道:“公子,不知清若是否有幸邀请您一起来玩这个投壶游戏?”

  “好啊!”

  另一边,姗姗来迟的玉红莲揉了揉刚才被吓摔倒,此刻有一些红肿的胳膊,刚到这里,就听到欧阳勰欣然答应顼清若的邀请。

  在座的大部分人都已经分完小组,只剩下欧阳勰身后的小虎,还有一脸迷茫的玉红莲。

  上官天丽笑了笑,大声喊道:“红莲姐姐,你怎么现在才来呀,咱们这个游戏分组就用了很久,你还能来晚,不过也没有关系,嗯......你就和......小虎,你出来,你和红莲姐姐一组吧.”

  在场的人全都惊呆地看着她。

  尚书之女和一个低贱的下人?

  上官天丽见大家的表情,有些不解,“你们这是做什么?小虎人很可爱啊,跟着欧阳哥哥那么久,绝对是有资格的,你们不要用地位去衡量一个人,真是.....”她转头像哄孩子一样地对着小虎温柔地说道:“小虎子,乖,今儿个本公主让你享享艳福,你还在等什么呢?快出来呀!”

  又指向其他人,看着仍一脸震惊的玉红莲,笑道:“今天我可是寿星,我说了算,玩游戏就不要分出那些个条条框框,你们可真是的,也不嫌累的慌。”

  她一个眼神,看了一下旁边的小厮,那小厮急忙走过来,将小虎和玉红莲的手绑在一起。

  小虎此刻脸色通红,第一次与一个女子双手还离得这么近,那感觉还真有点微妙。

  他看了一眼玉红莲,露出雪白的牙齿,笑得一脸的天真无邪,道:“姑娘,您放心,公子最近对我们可严格了呢,最近还对我进行了单独的臂力训练,这个投壶游戏咱们一定能赢。”

  而小虎也不知道压低声音,他的声音十分响亮,所有人听的真真切切。

  一下子引来众人的哄堂大笑。

  玉红莲沉默不语,脸涨得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现在就钻进去。

  自从上次她从玉府回家路上被阿利塔带走,到现在,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自小的玩伴,除了岳清灵数次登门安慰和陪伴自己以外,玉红莲似乎彻底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

  她第一次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陌生,从她进来开始,眼睛从来没有看向自己,目光明确,追随着那个人。

  因为一个男人,她或许已经失去了一个朋友,也因为那个男人,她好像还会失去些什么,忽然想起刚刚的所见所闻,她在心里,想要极力地推..翻,可是......

  旁边的人似乎感受到她身上传递过来的一种低落,她的手紧紧被握住。

  投壶游戏在天丽的带动下,那些人越来越投入,一时之间,花园里某一处如下了箭雨一般,扑簌簌地落在对面的壶里,或者偏落到地上,声音清脆响亮。

  不一会儿,胜负已分,果然,小虎不负众望,投进去的箭最多。

  游戏刚一结束,玉红莲立刻用手解开了红布条。

  上官天丽走到小虎面前,笑道:“不错嘛,小虎子,看来你深藏不露吗,嗯,果然我欧阳哥哥没有白疼你,哈哈哈,你方才说他对你进行单独的臂力训练?说来听听,这效果还挺显著的嘛。”

  小虎挠挠头,笑道:“不久前我家公子说我体力太过单薄,要我抬水桶穿过整个府邸,将数个大水缸装满,我来回用了数百趟,那效果自然是不在话下啦......”

  上官天丽扑哧一笑,忍不住上前拍了拍小虎的头,真是可爱。

  其他人听到后,更是哄笑声不止,眼睛不时地瞄想玉红莲的身上。

  气的玉红莲转身就要走,被上官天丽拉住,劝解了好一会儿。

  小厮刚刚解下顼妍衣和上官凌手上红布条,刚要躬身退下,上官凌道:“这个我来处理,给我吧。”

  小厮立刻将那红布条递过去。

  上官凌将红布条仔仔细细地叠好,收进袖子里,转身看到顼妍衣默不作声,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若是还在为我前几日的那封信苦恼,便......”

  “不是。”顼妍衣看了看他,“我有些话想要告诉你.....我其实......”

  就在这时,上官天丽跑了过来,拉过顼妍衣,带她去宴客厅。

  另一边欧阳勰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顼妍衣,一旁的顼清若心里却乐开了花。

  看来她还算是识时务,就这样继续冷落他吧。

  顼清若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柔弱,一双水眸含情脉脉地看着欧阳勰,单手扶额,双脚微浮,险些晕倒,微微地倚向欧阳勰的身上,柔声道:“欧阳哥哥,我的头有一点晕......你能带我一起去那边吗?”

  欧阳勰轻轻向后移动,笑道;“我又不是大夫......”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晚宴很快开始,上官凌找来了乐师,为大家助兴。

  顼妍衣坐在角落里,此刻却引来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因为太子殿下也随着她坐在旁边。

  上官天丽笑得自然是乐不可支,端着酒杯走到顼妍衣身边,压住她要起身的肩膀,低声笑道:“妍衣姐姐,我希望未来的皇嫂是你哦,看来某人和我想的竟然是一样地呢。”

  上官凌坐在旁边,默不作声,闷头喝着酒杯里的酒。

  天丽又走到对面,看见欧阳勰旁边矫揉造作的顼清若,眼里闪过一丝嫌恶,她走到欧阳勰身边,蹲下身,附耳说道:“欧阳哥哥,你看看我皇兄的品位,你再瞧瞧你旁边这位?啧啧啧,真是差的太多。”

  “有总比公主现在身旁一人也没有要好的多......”

  天丽冷哼一声,“哼,我可告诉你,我皇兄可是已经给妍衣姐姐送了入选牌子了,看你之前在那装什么高冷深沉,这下你可是没有机会了,哼,让你再笑话我......”

  “你说......他送了入选牌子?”欧阳勰神情微愣。

  天丽难得看到欧阳勰露出这样的表情,一脸的洋洋自得,转身离去,不再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