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0章:记忆对折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章:记忆对折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90章:记忆对折

  酒过三巡,年轻的男女总有许多话题,借着酒意聊得更是畅快无畏。

  上官凌更是逃不过去,被其他男子拉过去,一起喝酒,他长得英俊高大,惹得那些女子酒不醉人人自醉。

  顼妍衣也忍不住一口气连喝了好几杯。

  “可否借一步说话?”

  顼容莹拿着一杯酒走了过来,抬起杯中酒,脑袋向门外一歪,冲着顼妍衣笑了笑。

  今天一整天,顼容莹都很安静,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

  顼妍衣跟着走了出去,两个人来到外面,夜色笼罩,有微弱的月光打在地面上,散发着淡淡的寒意,脚下是开满荷花的池塘,水光潋滟,更衬得此刻夜色静谧。

  “姐姐有什么事?”

  顼容莹低声笑道:“妍衣,这里没有外人,你我又何须见外呢?”

  顼妍衣心中本就有事,有一点点的不耐,道:“既然如此,妹妹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之前的种种,我都可以视而不见,你是妍衣的姐姐,妍衣心中所求无非是平淡终老罢了,本不奢求更多,所以还望姐姐成全。”

  顼容莹道:“那太子殿下呢?”

  “更是不敢妄图。”

  “那欧阳公子呢?”

  顼妍衣愣了一愣,不解地看向顼容莹,道:“姐姐的意思?”

  “欧阳公子,可是妹妹心中所求?”

  顼妍衣心中的烦闷忽然压得她有些透不过气,脑中有些凌乱,无奈道:“妹妹不知道。”

  顼容莹道:“那片山谷里曾经装着妹妹许多美好的回忆,其实却没有人知道,那里也曾装着我对那个人全部的幻想......”

  “姐姐,你说什么?”

  顼容莹微微一笑,“对,就是三年前你跌落山下的那片山谷,你跟他大概也是缘起在那里吧?你们几乎天天见面,在那里他带你骑马,他为你弹琴,你跳舞回应,你们除了没有拉手依偎,想必你们的心早已经绑在一起了吧?可是让人讽刺的是,我却是在那个时候深深地沉沦......我最初派了人跟着你,为何经常出门,下人来报,我却不敢相信,他们说的那个人会是一贯冰冷的你,我好奇,便亲自跟着你去了那里,在那里,我相信了,可是那样出色的一个男人,却唯独对你百般呵护,他对着你笑得时候是那么的温柔,那一刻,不光是你为之沉沦,还有我,后来我偷偷地跟着你去那里,成为了习惯,虽然饱受折磨,可是却也是唯一能见到他的时候......那时候我徘徊在痛苦的边界,我几乎就要崩溃,是他的出现,疗愈了我的内心,我跟着你们,发现你们虽然时常私会,却并未袒露心扉,可是作为旁观者,我知道,你们两个人大概只差任何人开口的那一句话,或者一个举动了吧,我听到你约他之后在某一天见面,也看到你在房中亲手打磨一个发簪,你果然精心地准备着一切......”

  顼妍衣打断道:“所以真的是你?”

  顼容莹笑了笑,继续道:“不错,所以你现在已经想起来了是吗?”

  “所以那个白威因你而死,所以艳暖阁外的那处假山下埋着的是他,对不对?”

  顼容莹闻言,仰首轻笑,再转过来的时候,脸上明显有了泪痕,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眼神哀怨,看向顼妍衣,“是的,就是他。”

  顼妍衣很意外对方竟然如此地坦白。

  “我那天去赴约的路上,是你找人打晕我,让他带走我,如果不是父亲及时赶到,你打算如何处置我呢?杀.人灭.口是吗?我恢复记忆已经有一段时日,我也想起了当天发现你和白威的事情,所以我也已经猜测出了当日让我失忆的人就是你,可是我什么都没有说,我没有质问你,因为你是顼家的人,我希望你能改过,而今你却亲口说了出来,又是要做什么呢?”

  顼容莹笑了笑,表情有些扭曲,在晚上看来,有点可怕,“白威,说实话,这个名字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今天听你说起,我居然还有一点陌生。”她转身面对池塘,面色忽然变得平静,一双眼幽深地看着天空,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

  “她是父亲给我找来的贴身护卫,因为我身子很弱,小时候时常晕倒,他们就找来一个人陪着我,虽然他只能在一定距离以外,远远地守着我,你我之前时常在一起,你都没有注意到他吧,可是我却习惯了有那样一个人,在某一处守着我,我认识他的时候两个人都是十岁,一晃将近十年,他不爱说话,安安静静地陪在我身边,却让我十分安心,他很细心,经常会买一些集市上的小东西送给我,经常在母亲责罚我之后,默默地陪在我身边,给我一个有力的肩膀,让我依靠,那时候我也经常被清若欺负,他虽然不敢明面帮我,却每次都会暗自替我出气,不让对方找到是谁做的,久而久之,清若也觉奇怪,便不再找我的麻烦......他几乎做了所有,他甚至为了我可以不要性命,这样的他,有一天,突然说要带我离开,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他说他会对我很好,一辈子只对我一个人好......一向从不越矩的他那天竟然吻了我,我心跳如狂,那一刻,我第一次感觉自己是活着的,他见到我点头,欣喜若狂,那天你可知道,那是他第一次说了那么多话......可是偏偏被你见到了,虽然你很快就走开了,可我还是发现了,不过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多话的人......”

  顼妍衣忍不住笑了笑,道:“是啊,那天晚上,我无意间撞见了你们拥抱在一起的画面,我见证了你们的开始,还有之后的终结?是不是?”

  顼容莹目光空远,“是的,她死在我的面前,却还是那么凑巧,又被你看到,我堂堂将军府千金,我怎么会跟一个一清二白的侍卫私奔呢?哈哈,那不是很可笑吗?没错,是我毁约了,是我食言了,我对不起他,而你看到了这一切,你一向自恃正义,假面虚伪,我又怎么能容你活着?”

  “所以当年那个刘长生,也是你们所为,你们让他接近我,让父亲以为我与他生了情愫,便煽风点火,让父亲信以为真,所以从头到尾,就算父亲相信我和那个刘长生有了情意,他还是尊重我,是你们怕夜长梦多,竟然收买了父亲身边的查叔,让我轻易掉入了你们设下的陷阱,而我差点被刘长生......你们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果然精细绝妙......也让我因此埋怨父亲这么多年......”

  顼容莹转头看她,笑了笑,“的确,可是你却不知道,父亲得知此事,大发雷霆,与母亲曾大吵一架,将近一年多的时间都没有理她,而且还狠狠地揍了一顿那个刘长生,打得他满地找牙,苦苦求饶,父亲后来找了人,让那个刘长生这辈子都失去进京考取功名的资格......”

  顼妍衣心潮涌动,竟然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原来如此,可是自己却不懂事的怨了他这么多年......

  顼容莹道:“可是仔细想想,那次变故,对你又何尝不是因祸得福呢?你遇到了他,那片让你曾跌落的山谷,却也成为了你们二人缘分开始的见证,不是吗?”

  顼妍衣道:“姐姐在我失忆之时,为何没有动手?总不会是良心发现了?”

  “当日父亲不知道怎么得到你被人掳走的消息,竟然及时抱回了浑身是血,已经昏迷的你,你整整躺了三天三夜,你醒来的那一刻我的确有些害怕,害怕你睁开眼睛就会指着我,将你看到的一切都说出来,可是你并没有,我当时就在想,是不是老天在帮我,或者是白威在天上也守护着我,你好像记得所有事,唯独忘记了看到我与白威的一切,包括山谷里的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