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1章:我只要他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1章:我只要他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91章:我只要他

  “当日父亲不知道怎么得到你被人掳走的消息,竟然及时抱回了浑身是血,已经昏迷的你,你整整躺了三天三夜,你醒来的那一刻我的确有些害怕,害怕你睁开眼睛就会指着我,将你看到的一切都说出来,可是你并没有,我当时就在想,是不是老天在帮我,或者是白威在天上也守护着我,你好像记得所有事,唯独忘记了看到我与白威的一切,包括山谷里的那个男人......”

  顼妍衣看着一直背对自己的顼容莹,目光深深。

  顼容莹的声音再次响起,“后来我找了别人假扮成你的模样与别的男人亲近,我知道,他一定会忍不住来找你,看着他痛苦地离开,我知道我成功了,他心中也一定是恨极了你,恨你原来是利用他,你们的误会越来越深,他一个人承受,最后总有一天会释怀,而你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记得他......你虽然忘记了一切,本来我最开始还是有些怀疑,也曾多次去试探,发现你真的是一点都想不起来......可是我发现你却好像还记得刘长生的那件事,只是你心中怨极了父亲,所以你避而不提,还就此疏远了父亲......我当时的确还是有点不确定,父亲寿宴那天,那个男人竟然来到府上,那天我才知道,他竟然与我们是世交,甚至他在小时候还来过一次将军府,只是我不知道罢了......我看到你对他果然完全没有任何印象,而他......看起来却很痛苦,后来我之前找来和假扮你亲近的那个少卿,他在后来竟然被他一点点的削了官职,甚至还找人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顿,那个人很惨,而他......原来他从来都没有放下过你......”

  顼妍衣虽然已经清楚这一切,可是当这些被人亲口说出来,那一刻,她的心中还是激荡不已。

  顼容莹突然转过身来,直直地看着她,满脸的荒芜,“妍衣,我把我所有的所有,我都告诉你,我都可以给你,只想和你换一个欧阳勰......”

  顼妍衣有点好笑,“你告诉我这些,我又能如何?你我始终是一个父亲,我不会去揭发你,可是我希望你作为父亲的女儿,不要让他为难......至于他......呵呵,恐怕你好像是搞错了,他从来都不是我的.......三年前或许是,虽然那时候我的确很喜欢他,喜欢到心中羞怯,连一句话都不敢宣之于口,甚至我也可以确定他的心里是有我的,那段没有说开的时光,好像真的就只在那片山谷里,如今,我和他也早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这三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在我失去他记忆的这三年里,一片空白,再次想起,也只是初见的那个他了,最近才真的算认识和熟悉吧,很鲜活,我们都成熟了很多,彼此心中也开始承担了一些东西,对,今天之前,你跟我说他是我的,我还会很笃定,可是现在......”

  她心里还是很想去相信,相信她今天听到的那些,一定是遗漏了些什么。

  可是那些经历怎么可以说忘记就忘记呢,那个白老大狰狞狠绝的话仿佛还在耳边,童嬷嬷看向自己眼中的东西明明充满了算计......那么多危险的元素,却都是源自于他,那些恐怖的险些夺去她生命的人,都是他派去的......

  她的脑子忽然有点乱......

  “可是他看你的眼神我却看得真切,那不会骗人......如果你方才所说,你现在不确定你对他的感情,那么妍衣,求你成全我好吗?我会想办法让他注意到我,我会让他爱上我,我会......”

  顼妍衣有点烦躁,看着她,冷笑道:“就算我成全了你,你又扪心自问,你是真的爱他?你爱他什么?你看到他温柔地对另一个人,说话,微笑,细心,宠溺......这每一样难道不是在说那个白威吗?你爱上的恐怕不是欧阳勰,是另一个白威吧?”

  顼容莹突然走上前,双手握住她的肩膀,道:“不,我不是的,我真的不是......我真的没有想到那次被人陷害,还伤害了你我姐妹之间的情分,我真的不想,我也很后悔,妍衣,姐姐希望你能原谅我好吗?不要怪我,你打我骂我,我都不会怪你的......”

  顼妍衣奇怪地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说起那次中毒的事情,顼容莹上前想要抱她,背对着顼妍衣,脸上浮现一抹笑意,眼角瞥向前方,嘴角不自觉地勾起。

  顼妍衣的肩膀突然传来刺痛感,对方刚刚抱住自己,她心中更加烦躁不安起来,她轻轻地推了一下,顼容莹地身子便向后倒去,方才在说话的时候,顼容莹便不自觉地靠近那片池塘,有几次她想上前拉她过来,却没有用。

  顼容莹“啊”的一声,跌入了水里,顼妍衣楞在原地,她将一双手放在眼前。

  她刚刚根本没有用力,她怎么会......

  也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

  “怎么回事?”

  顼妍衣猛然转身,看到上官凌快步走过来,身后跟着面无表情地欧阳勰,还有一脸笑意等着看热闹的顼清若.....再后边有跟着跑来的上官天丽......

  “救我......救我!”

  “来人!下去救人!”

  上官凌立刻喊人,五六个下人扑通跳进了水里,救下了顼容莹。

  上官天丽急忙让人将她送到房里去,换下湿衣服,一时间留芳宫里上下忙碌起来。

  “哎呀,两位姐姐这是怎么了?看来二姐这还是在记恨上次中毒的那件事情,这大姐在床上可是躺了数日,二姐今儿个这是怎么了,却又开始不依不饶了呢?还在这深宫内苑里,真是够丢人的......”顼清若不阴不阳地在旁边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顼妍衣感觉眼前越来越模糊,身上的余毒上次应该清理的差不多了,这又是怎么了?耳边顼清若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迷蒙间,眼前忽然多了两只手,欧阳勰和上官凌同时来到自己面前。

  顼妍衣抓住上官凌的手,让他扶着自己,连看都没有再看欧阳勰。

  欧阳勰的一只手就悬在那里,久久未动......

  顼容莹在留芳宫里落了水,身子本就虚弱,夜里落水,侵入了寒气,她大病了一场,大夫都说必须要静养,估摸着也要个把月,而两天后就是甄选太子妃的日子,她便只能错过入选。

  裘月容眼见着多年的努力白费,更是忍不住打了顼容莹,她嘴角流着血,一脸的苍白,身上传来裘月容的鞭子,痛的她几乎失去了声音,不时的传来裘月容的骂声,等到她打累了,喊来丫鬟给她上药,顼容莹一个人奄奄一息地躺在那里,终于舒了一口气,一切终于结束了,一切也终于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