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2章:潇洒转身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章:潇洒转身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92章:潇洒转身

  顼妍衣回到府里,一个人回到房间里,将衣衫褪去,对着身后的铜镜,按照当时刺痛的位置,仔仔细细地寻找,看到白皙的肌肤上多了一块红红的印记,是长指甲抠出来的,抠出了一块淤痕,同一个位置的衣衫外面有一点细细的白色粉末,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她粘在手上放到鼻间闻了闻,果然,是可以让人昏迷的粉末,她果然算好了一切,看到后面来人,说出了那些答非所问的话,不光如此,在她吃惊之时,尚未有所反应,顼容莹竟然让自己陷入短暂的昏迷,更是错过了去辩解的时机......

  顼妍衣心中冷笑。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人,她的衣衫还来不及穿上,大半个肩膀露在外面,顼妍衣回头,看到上官凌站在门口,两个人互相对望,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上官凌反应过来,立刻转过身子,面露尴尬......

  “我......你方才有点不舒服,这么长时间,我以为会不会有什么.....有什么事,就过来看看你......”上官凌第一次支支吾吾,整个人紧张地语无伦次,之后急忙走出房间。

  顼妍衣穿好衣服,感觉整个人脸上火辣辣的,深呼了一口气,想着刚才匆忙,上官凌亲自将自己送回府,竟然一直担心没有离开。

  过了一会,她悄悄探出头,外面空无一人,他已经离开了。

  蜜儿走进房间,笑得十分欢畅,她直直地看着她,凑近,一脸的坏笑,“小姐,刚刚殿下出去形色匆忙,那脸红的呀,说,这是怎么回事?”

  两天后,太子妃甄选,各府的美人盛装打扮,在威严的宫廷廊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管事的公公将念着手里的名单,看着眼前的美人一个一个进行遴选,琴棋书画,以及各项入宫的标准,站在高处的一个角落里,上官凌站在廊柱后面,一双眼闪过淡淡的失望。

  她终究是没有来......

  他手里握着方才沐泽送过来的一封信,娟秀的字体,像极了那个人,端丽秀雅。

  “村郭流溪画谢桥,小径水轻淋花娇。蜂动无影谁惹怜?陌上晴出盼蝶朝。”

  是的,她还是拒绝了自己......

  那天,知道她被上官豪接走,他担心,他烦躁,可是他没有追出去,他都不知道当时自己在想什么,一边矛盾,一边不想承认,一边又生自己的气,他在顼府等了整整一天,看到她安全的回来,那一刻他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还好吗?你......

  那一刻他终于发现了自己已经彻底沦陷,只是......他却恼怒自己......

  宫人们在同一天送出了所有的入选牌,只有他拿着手里,好像在遇到她那天起,就偷偷留了一块在自己的身边。

  他在第二天派了沐泽送给她,只代表他的选择,在他心里他认定了他,只差没有昭告众人......

  他更不想让她为难,认为他以身份压.制她,强.迫她,所以他还带过去一封信,告诉她,决定权在她手里,无论她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没关系。

  看着眼前一个个精致绝美的面孔里,没有他最想看到的那一个,手里的信忽然有点沉重。

  “殿下,那边已经进行三轮了,现在已经胜选的有五位,都是娘娘亲自选出来的优质美人,娴静端庄,样貌也是一等一的,娘娘身边的福儿方才来报,到您最后定夺的时候了......”沐泽躬身汇报选妃的情况。

  上官凌一双眼睛了然无趣,回头接过沐泽呈上来的最终人选名单。

  他只是草草地瞄了一眼,都是眼熟大臣家的女儿,他随手一点,“就她吧。”这个人好像上次出现在玉梓苏的婚礼上,他之所以有一点印象,是因为她身边有岳清灵,他当时无意间看了一眼,那个人和顼妍衣还简单聊了几句,看起来关系还不错,而最重要的是,让他多看一眼的是因为,她的眉眼好像和顼妍衣真的有一点像......

  沐泽上前一看,正是许少卿之女许文佩,正要开口请示一下主子,却见上官凌已经落寞走开。

  马蹄飞奔,上官凌驾马飞驰,空无一人的山坡上,只有他一人,耳边的风声呼啸而过,他充耳不闻,心中的烦闷仿佛只有这样狂奔不停,才会有一点缓解,眼前豁然开朗,那百花齐放的美景,一下子映入眼帘,山间,开阔,流水,繁花,还有那块木桩,上面“衣花乡”三个大字依然醒目......

  可是曾与他并肩而立看这片风景的那个人,不在身边.....而他即将迎娶别人成为自己的妻子。

  他拔起马背上的剑鞘,抽出长剑,翻身,回旋,起落,几个招式在山间,酣畅淋漓,动作潇洒,却透着一种孤绝萧瑟。

  “叮!”的一声脆响,迎面袭来一个黑影,那人手持长剑,一阵挥舞,招式极为凶猛,而他却拿出架势,拼命抵挡,丝毫不让,与那人缠斗一起。

  两个人猛烈的攻势,卷起周身的花瓣纷飞再坠落,两个人不知道不分上下,一黑一白,紧紧相随,毫不退让。

  过了很久,两个人终于停下来,躺在草地上,喘着粗气。

  上官凌道:“这下你满意了?你赢了......”

  那倒下地上的黑衣男人,闭着眼睛,笑了笑,“不,你错了,我从来都没有和你比......”

  是欧阳勰。他慢慢地坐起身子,看到上官凌也想要起身,他一个拳头打过去,顺着对方的脖颈擦身而过,直接击打在地上,另一只手拽住他的衣领。

  “我之前就提醒过你,不要轻易陷进去,你给不了她想要的,你早早就被定下了婚约,就算最后你自己钦点的太子妃的人选,也一定是皇上和后宫亲自甄选出来的,这是你必须要走也必须要承担的......何况你......”

  “不错,我和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我的身份更加不允许我去纠缠所谓的儿女私情,只怪我与她相见恨晚,真是羡慕你,那么早就认识了她......”

  不知怎的,眼前浮现上次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心中有些许烦乱。

  “你我兄弟多年,我自然知道你心中的想法,她......的确与其他女子不同,她的身世或许有些坎坷波折,导致她比别人更加淡泊名利,也更加懂得察言观色,她习惯了用一些保护色去掩饰自己,你看她好像很坚强,其实内心很没有安全感,你是未来储君,那深宫内院,只会让她更加失去自己,我想你也不舍得勉强她吧?何况......我又怎么会把我的女人拱手相让,即便那个人是我的好兄弟,也不可以!”

  欧阳勰霸道的目光,浓烈专注,似要看进上官凌的心里,他的手用力拽住他的衣领,看到对方失声笑出来,他缓缓松开了手。

  上官凌拨开对方的手,笑得坚定坦荡,“勰,你我相识十五载,却第一次看到你竟然露出这样的眼神,好像我也曾在她那里见到过,你们......原来如此有缘,如此相像,又如此的了解对方......每一次,越了解她我便越是着迷,却也渐渐地发现了我给不了她想要的,只是还是会心存幻想,哪怕万一呢......不过你说的对,这深宫内苑不适合她,既想对她好,便会祝福她,默默地在他处守护,其实也是挺好的。”

  欧阳勰坐起身,笑了笑,“你放心,我一定会给她幸福,至于守护的事,你小子还是免了吧,将来你的三宫六院估计就够你忙活的了......”

  上官凌也不恼,轻锤了一下对方的胸口,笑道:“你可别这么自信,前几天她心情看起来可不是很好,你们两个又是怎么了?”

  欧阳勰道:“唉,这个我暂时无可奉告,不过今日来,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与你商量,上官豪那边好像有所行动,你那边查出来一些什么没有?”

  上官豪,世人皆知他是先皇之子上官雷的遗子,也都知道他生性贪婪,顽劣成性,整日与他已故的父亲一样,花天酒地,不务正业,当今圣上英明,命其母徐珍为皇太妃并入宫养老,也给了上官豪一个闲差,终身享受不尽富贵荣华,也算是仁至义尽。

  可是谁又知道,那上官豪不过是掩饰自己的野心,他暗自勾结刘家人,这些年更是越发放肆,近几年皇上已经暗自调查起他,奈何他做事向来严谨,丝毫查不出任何破绽,更是奈何不了他。

  上官凌正色道:“说到这个,你猜的果然没有错,不久前我安排佟子宁去调查厥越在北溟的残存势力,抽丝剥茧,层层调查,你猜查出了什么?罗风参军数日前曾遇到突袭,幸亏罗风机警,没有让对方得手,只不过受了点轻伤,那些袭击他的人,佟子宁查出来,那些人故意分成两批人马,企图扰人耳目,就算他们再多加防范,却不知早已经被人盯上,他们很聪明,一部分人扮成之前曾败于罗风之手的宿敌和仇家,另一边又假装他国流民,经常在他出现的地方牵绊住他,让他动弹不得,那些人再动手,不过,就算他们掩饰的再严密,终究还是百密一疏,他们企图制造迷雾,几经辗转,最后却都去了一个地方......那便是......”

  欧阳勰笑了笑,与对方异口同声,“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