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3章:独自守护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3章:独自守护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93章:独自守护

  上官凌笑道:“正是!看来父皇所料果然不错,这刘家看来真是想要造反,近些年仗着自己几代忠臣,与先帝打拼下这北溟江山,先人的忠贞之志恐怕这刘家的后人早已经忘记的干干静静,近几年他们更是无法无天,做下了许多让人不齿的事情,父皇最初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奈何他们如今越发的得寸进尺。”

  刘家,可以说是参与北溟建.国的大功臣,他们根基很稳固,只是数十年,到了这一代,越发的不长进,如今竟然为了利益,勾结起了他国。

  欧阳勰道:“我一直派人调查上官豪,他身份特殊,为人又聪明机警,这么多年,要不是之前皇上心中对他始终有所忌惮,让我多加防范,我都要以为,他真的是世人所看到的那个样子,玩世不恭,脓包一个,殊不知,这人竟然不输你我半分,他手段多变,却是一个难得的对手......”

  上官凌目露忧光,道:“近些年父皇也有所察觉,所以两年前将他母亲徐珍接回宫中,想要以此牵制他,但是目前看来,他不但没有任何收敛,还变本加厉,近一年,那刘紫娇与其家人更是与他过从甚密,明面往来几乎都不怕被人说了,到时候恐怕会连累顼将?”

  “无妨,你应该知道当年顼将军会娶刘家人的原因吧?皇上心中自有考量,而今当务之急便是继续盯着他们,这回不怕他们变本加厉,就怕他们就此什么都不做,到时候我们更没办法抓住他们的错处。”

  上官凌站起身,道:“也罢,那么咱们就先各自行事,有什么我们及时沟通。”

  刚迈出一步,大腿传来刺痛,抬头看向欧阳勰,看到他艰难站起身,两个人单手用力握住,互相对视,看到对方狼狈不堪,竟然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上官凌笑道:“你这最近可是退步了不少。”

  欧阳勰冷哼,道:“彼此彼此。”

  上官凌轻锤对方的肩膀,用手指了指对方,轻轻地摇晃了一下手指,脸上充满笑意。

  “凌,谢谢你,谢谢你的成全,谢谢你没有因此放弃我们多年的兄弟情,我看到你对她的感情,并没有比我少,谢谢你......”

  上官凌道:“你什么时候也这么矫情了呢?如果她心里有我一分,我都不会放弃,可是并没有,所以......你小子一定要对她好,否则我可定不饶你。”他转身,留给对方一个孤寂的背影,彼此同时抬头看天,会的。

  夜凉如水,落雨阁。

  窗前,烛光闪现,倒映出顼妍衣的剪影,看起来好像又清瘦了许多。

  外面那棵老树上,此刻正躺着一个人,欧阳勰半眯着一双眼,还是那一身玄衣,潇洒肆意地躺在树上。

  一双深眸直直地盯着那个剪影,手里拿着一壶酒,不时地送进嘴里。

  树身突然有些晃动,旁边坐下两个人,冷着脸双手抱臂的陆冥,小虎从旁边好不容易挤过来,惹得陆冥一脸的嫌弃。

  陆冥压低声音,道:“公子,这已经是第十天了,您天天爬墙上树,来看顼姑娘,为何不进去?”

  小虎赶忙接道:“就是就是,公子,您也不去见顼姑娘,咱们就在这外面,吹着冷风,而且这些日子,竟然抓了三十多个企图登堂入室的浪荡子,外加十几只野猫,现在这里恐怕是连只蚊子都飞不进来了吧?”

  陆冥看了看欧阳勰,又看了看窗前那个低头好像满腹心事的顼姑娘,自从上次天丽公主过生辰,那天起,主子便没有再光明正大地进来将军府,偏偏剑走偏锋,当起了藏在暗处的守护神来,真是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折腾什么?

  小虎的脑袋忽然顺着陆冥的肩膀,探出头,露出一张纯真的笑脸。

  “主子,您是想妍衣姐姐了吧?我也想了,不如咱们这就去当面和她说说话?”

  欧阳勰看他一眼,道:“你去吧,不过你可要数好了,她只要和你说上一句话,你就要抄写一遍兵法。”

  “啊?为什么?”

  陆冥声音不大不小,“主子都还没有和顼姑娘说上话,你就想抢占先机吗?”

  小虎恍然大悟,笑道:“啊,原来是主子你被妍衣姐姐给冷落了,妍衣姐姐最喜欢我了,昨儿个她还让蜜儿姑娘给我捎来了松子糕,说是她亲手所做呢,真是香甜可口,好真,非常好吃呢,公子你是不知道呀......”

  陆冥扶额,低头无奈摇了摇头,这小子,真是扶不起的阿斗......

  果然,欧阳勰冷飕飕地看向他,露出危险的笑容,“你说什么?”

  小虎居然不怕死地从袖子里拿出一个油纸包,献宝似地送到欧阳勰面前,得意地笑道:“公子,我还剩下几块,没舍得吃,给您。”

  欧阳勰接过来,尝了一口,低头看了看窗前的人,低声笑道:“那今晚兵法你就少写一些,二十遍吧......”

  小虎惊呆,“公子,为什么?我做错什么了?为啥要罚我?”

  欧阳勰揉了揉耳朵,对陆冥说道:“真是吵死了,陆冥,你在那做什么呢?把这小子给我丢出去,半个月之内不允许靠近这里。”

  “是!”

  话音刚落,陆冥就拎着小虎离开了,瞬间安静下来。

  欧阳勰倚靠在树上,看着那个影子,浅浅一笑。

  他吃完最后一块松子糕,拍干净手上的残渣,从袖子里拿出一只短笛。

  近日的夜风有些萧瑟,一串笛音清缓流出,带着几许探寻的意味,在这个安静地夜晚,撩拨着尚未入睡人的心。

  欧阳勰看到窗子里的身影有一瞬间的僵硬,他转换笛音,瞬间悠扬之音顺流而下,竟然有一种悲伤,如泣如诉,缭绕在空气中。

  果然,他看到那个女人,站直了身子,呆呆地坐在那里,久久不动。

  顼妍衣坐在窗前,听到外面传来的笛声,知道是他。

  这些天他一直守在外面,她都知道,只是他从来没有主动找过自己,和自己解释一下。

  哪怕问一句,为何那晚她要拒绝他的搀扶,选择了上官凌,他连问都没有问,甚至再也没有找过自己。

  而那天看到的一切和听到的,依旧回荡在她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其实他可以去当场质问他,但是她没有。

  这时,房顶上传来声音,好像上面有人在走路,小心翼翼。

  那个黑影蹑手蹑脚,顺着屋顶的房柱一点点的爬下来,顼妍衣一个人正专注地思考,并没有注意。

  那人武功看起来不低,他屏住呼吸,走到顼妍衣身后,捂住她的嘴巴,让她无法呼喊。

  顼妍衣瞪大双眼,用尽力气想要掰开对方的手,却哪里是对方的对手,她拼命伸出胳膊,用力推窗户,那扇窗只轻轻动了动,她快要失去力气,眼里闪过绝望。

  救我,救我啊.....

  “欧阳......欧......阳......”

  这时窗子被推开,一个黑影快如闪电地冲进房间,身后那人不曾想会突然闯进来人,一招被制服,那人一脚踢飞他,单手勾住顼妍衣的肩膀,将她紧紧抱进怀里。

  那人被狠狠地踹落地上,瞬间掉了四五颗的牙齿,散落在地上,他痛的在地上打滚直哼,口齿不清,大喊好汉饶命......

  欧阳希吹了个口哨,陆冥很快赶到,将那人拎了起来,看了一眼顼妍衣,见她一脸苍白,他又狠狠地打在那个人的肚子上,可怜那人毫无还手的余地,只得痛呼却喊不出来任何声音,最后被陆冥倒着,拎着他的两条腿,敲晕,带走了。

  欧阳勰低下头,看了看怀里的人,声音低沉,道:“别怕,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