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5章:许你一生可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章:许你一生可好?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95章:许你一生可好?

  欧阳勰捏了捏她的鼻子,宠溺地再次紧紧抱住对方,脸埋进她清香的肩窝里,拼命闻着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香气,他扫了一眼桌子,上面放着两幅未画完的丹青,其中一幅上面竟然画着他府里的精致,树下的两把躺椅上,分别躺着两个人,一男一女,旁边站着几个人,是那天她去欧阳府里的情景,另一幅画,画的是他们初识相遇的山谷,其中在下方着墨画了一朵并蒂莲花,他曾经听过她说起,她最喜欢就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尤其并蒂莲更是她心中所爱,她的落雨阁里没有栽种任何花卉,却只在后院的一处池塘里种满了并蒂莲......

  欧阳勰淡淡道:“你这池里的粉色并蒂开的很是欢脱,水灵灵的,看起来很是讨人欢喜,不过,我从三年前便在府里培植出一株粉白相间的并蒂来,前几日已经彻底盛开,很是喜人呢......却不知你会不会照看?”

  怀里的人开心地抬起头,瞪着一双大眼睛充满期待地看着自己,目露惊喜。

  “那以后,你便看着就是!”

  欧阳勰眸底含笑,“再有几天父亲就要从塞外的波光寺还愿归来,你说,九月可好?”

  顼妍衣愣了愣,突然幡然醒悟他话中之意,八月?那不就是在下个月?她螓首微侧,眉目间多了几分娇羞,“这么快?”

  “快吗?”欧阳勰唇角勾起,挑起宠溺地笑意,“我之前就已经错过了三年,如今又被某个人险些误会,若再晚一些,不知道我还要被某人欺负和折磨到什么时候去?”

  顼妍衣急忙反驳道:“谁欺负你?谁折磨你?我哪有.....”声音越来越小。

  话还没有说完,她就又被对方紧紧地抱住......

  “这些日子让你难过,对不起。”

  “你被那些人盯上了,今晚万幸有及时赶到,想要省却这些麻烦的唯一办法就是把你娶回家,你这落雨阁到底比不上我我那里,那些人再猖狂谁还敢闯入我欧阳的宅邸?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顼姸衣心中一暖,却心中有疑,问道:“那些人究竟是什么人,我又是何时让他们有了这样的防备?”

  欧阳勰眼神忽然冷锐,道:“你可还记得上次在船上,朱炳耀那起案子?虽然大部分涉案人员都被收押,可是他们当中可是有人知道你的身份,那中间想必早已有人有所察觉,并且上报给了相关人,而且那些女孩子中是否有个叫翠竹的?你可知她是谁?”

  顼姸衣道:“有的,翠竹她是……”想到翠竹,她的眼神不禁暗了一暗。

  欧阳勰道:“听说那个翠竹当晚因为你失足落了水,至今生死不明,而她却是当朝护国总督黎敬堂的嫡亲孙女黎陌,数月前在外面游玩被人抓走,后来下落不明,几经辗转竟然最后被人贩子卖给了白老大,最后与你上了那艘船……而这些还是是不久前童嬷嬷告诉我的,黎家人几经辗转找到了线索,眼看着找到了人,却传来人失足落水,生死不明,那黎敬堂对这个孙女很是宠爱,失去至亲,他将这个仇便记在了你的头上……”

  顼妍衣皱眉道:“所以方才那个黑衣人,就是黎家派来的人?还有翠竹,哦不,就是黎陌,黎家人没有派人去找吗?”

  欧阳勰道:“自然是找遍了那片江,但是却没有任何音讯,那个女孩听说又不谙水性,那么大的江,当晚情况又那般混乱,等到黎家的人再赶到,恐怕什么都晚了......”

  顼妍衣脸上有些沉闷,“当时我流落到白老大手里,他底下有个人是跑腿,那个人为人狂妄又胆小,有不少无辜的女孩子都折在他的手里,当时我身边幸亏有落儿和翠竹,她们年纪虽小,可是却在某种程度,给了我许多坚持下去的力量。”

  欧阳勰冷锐的眼神骤然闪现,声音低沉,“白老大的跑腿?是不是叫刘大?”

  “正是!”

  “那个人呀......当时取得跟刘家人有关的名单,还多亏这个人,胆小自私,还没有怎么用.刑,把关进牢里才不过两天,他就吓得什么都招了......这倒是给我省去了不少时间和麻烦......不过现在看来,这个人我还是下手太轻了......”

  “不要为我因小失大,那人也没有把我怎么样,不过被他残...害的那些女孩子,必须要有一个说法,那些女孩子,还那么年轻......”说完顼妍衣的脑海里闪现出当时在船上有过一面之缘的年轻面孔,心中五味杂陈。

  那个刘大害.了有多少个人,就会有多少个家庭面临生离死别,那些痛苦都要让他们用下半辈子去承受......

  欧阳勰笑了笑,轻轻地刮了刮她的鼻子,“你放心,迟早的,刘家这块毒瘤除掉了也会还北溟一片清净.......我们一直在努力,你等着便是。”

  顼妍衣道:“需要我做什么的,你也要告诉我,我也想为那些女孩子做点什么,那个黎陌很无辜,总是要给她一个公道。”

  欧阳勰嘴角一勾,看得顼妍衣心中一紧,向后退去,每当看到对方露出这样的表情,她就紧张。

  “你只需要再用一个月的时间,好好准备,做我的新娘.....父亲那边我很早就已经告诉他了,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你虽然没有见过我父亲,可是他却知道你......他心中早已认定你这个儿媳,听说他最近还在回京都的路上,已经给顼伯父来了书信,那二老最近可能有的忙了......”

  “啊?谁答应嫁给你!哪有那么容易,而且哪有像你这样的,这么不讲道理,不管怎么样,你这说要娶就娶,也不问问我想不想嫁呢,哼......”顼妍衣扭过身子,低着头,假装生气,不让对方看到自己此刻大概已经红透了的脸.......

  顼妍衣轻声笑了笑,他走到顼妍衣的身前,她的头只到他的肩膀,他低下头,脸抵住对方的脸,温热的气息扑到顼妍衣的面上,有些痒痒的。

  “我们错过了三年,还不够吗?要用余生去弥补......”

  顼妍衣抬起头,认认真真地看着他,那双眼里,一如初见,这一刻,她的心被满满的感动充盈,踮起脚,坚定地捧过他的脸,在他的唇上,轻轻一吻。

  她站定,歪过头,狡黠一笑,柔声道:“这回你是我的了,永远不能反悔.......”

  腰肢一沉,被他紧紧抱住,好一会儿才被松开,他声音变得沙哑,“真希望明天就把你取过来。”说完又再她的鼻子上刮了刮,顼妍衣刚要不好意思的把头埋起来,眼前一黑,那个人的整张脸凑了过来,两个人的鼻子互相临摹,极度暧.昧,可是这一刻,却让顼妍衣有一种两个人彻底交互终身的错觉......

  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夜色渐浓,顼妍衣见对方好像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一直抱着自己,她刚想要动对方就用力搂住,他此刻将整个脑袋放到她的肩膀上,闭着眼睛,两个人就坐在窗前,一双人影倒映在上面,竟有着说不出的温暖,这让顼妍衣有一种莫名的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