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6章:岁月静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章:岁月静好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96章:岁月静好

  早上醒来还是蜜儿把自己叫醒的,一问时辰,竟然已经快要到中午了。一边起身穿衣,一边淡淡地问道:“蜜儿,昨晚是你帮我脱得衣服?”

  蜜儿一脸的震惊,冲到自己的面前,直直地盯着自己。

  “看我做什么?”

  蜜儿莫测高深地坏笑道:“小姐,你昨晚不是说要画画,不让我们来打扰吗?我和落儿早早就睡下了......嘿嘿嘿,小姐,难道......”

  顼妍衣敲了敲她的脑袋,道:“你这丫头,一天天的就知道寻思一些没用的,哦,我许是昨夜画的太晚,竟然忘记了......”

  蜜儿转身,自言自语地做起事,悄悄瞄了一眼桌上的两幅还没有完成的画,小姐,你真是越来越不会撒谎了,这两幅画,昨晚我离开的时候,可就一直这个样子了,也没见多几笔其他的......

  顼妍衣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到窗前,今儿个这天儿还真是不错,此刻她神清气爽,昨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竟然一觉到大天亮,睡得竟十分踏实。

  这时,落儿端着一盆清水走进来,神色有一些慌张,顼妍衣上前问这是怎么了。

  落儿言辞支吾,眼睛时不时地看向门外。

  蜜儿接过来,笑了笑,“回小姐,还不是外面树上挂着的那两个人......今儿一大早,我看到后险些吓晕过去。”

  顼妍衣穿上外衫,走出房门,看到院中的老树上,果然立着两个人,一黑一蓝。

  那两个人听到声响,同时回头看向顼妍衣,其中蓝色衣服的少年扁着嘴,嘟囔道:“妍衣姐姐,你看他,又欺负我,一大早偏让我在这个树上练习倒立,我又打不过他,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顼妍衣扑哧一笑,道:“你们这一大早就来我这做什么?这上房上树的事情,你们家主子也不好好管管......瞧你们刚刚给她们吓得......”

  陆冥微微颔首,一本正经道:“回顼姑娘,这些本事都是从主子身上学到的,不过比起我们公子,我和小虎只学到一点皮毛......”

  小虎急忙接道:“对对对,就是就是,公子最近这上房揭瓦上树翻墙的本事,我可是见识到了,哪天我可得去找公子取取经。”

  陆冥嫌弃地偏过头,不去看他,提醒他道:“你不要忘记,昨晚那本兵法是谁帮你写的?若你自己想找.死记得别连累其他人......”

  小虎赶紧闭上嘴。

  “哧......”顼妍衣忍不住笑出了声,喊他们两个赶紧下来,又转身吩咐蜜儿下去准备早饭,端到她的房间里。

  一会儿,顼妍衣亲自盛了两碗粥放到已安然入座的陆冥和小虎面前。

  “你们两个还没有吃饭吧,赶紧吃。”

  小虎毫不客气,大快朵颐起来,陆冥点了点头,吃相比旁边那位不知好上多少倍。

  蜜儿从外面走进来,对顼妍衣道:“小姐,那个豪王爷派人来请您去府上赏花,现在人就在外面候着了......”

  陆冥闻言,放下筷子,忽然想起什么,道:“公子吩咐我和小虎来这里专门守着顼姑娘,无论什么人都不能靠近这里,还有任何人来找你,近期也不要出去......”

  顼妍衣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凝了凝眉,道:“那些人总不会猖狂到在青天白日里吧?这样防范总也不是一个办法”

  陆冥道:“上次在大街上,还有马车里,貌似都是青天白日,也都是人来人往之地,公子只说一句,他不可再冒险,而且,想必公子也和您说起原因了吧,尤其那个上官王爷,更要提防。”

  顼妍衣心下了然,深知有理,可是,对方的身份,恐怕她不能这样轻易地蒙混过关。

  陆冥道:“顼姑娘最近风头正盛,尤其因为船上帮忙围剿朱炳耀,力破京城少女失踪一案,深得圣上欢颜,也因此有了好的开端,之后更是被封为县主,而那次事件黎府又痛失爱女,对顼姑娘恐怕更加恨之入骨,最近他们更是收买了不少武林人士,专门来这里,伺机下手,就算查出来再多,他们收买的都是不要命的武林狂.徒,而且背后也将那些人的家里人安排妥当,毫无后顾之忧,就算被抓,为了他们的家人事后得到好的补偿,他们都会咬紧牙关,主子现在让我和小虎在里面守着,外面更安插了不少人,所以,姑娘还是安安心心地在府里待着,不要枉费公子的良苦用心......”

  蜜儿惊道:“小姐,竟然有这样的事情,这可怎么得了?怎么办怎么办?小姐你可怎么办?”

  顼妍衣无奈道:“就是害怕你这样,才会闭口不提,你瞧瞧你,我不被人害到,倒可能先会被你吵死,没事的,这不是有人保护我们吗,对了,你们是我的人,以后做事一定要多加小心。”

  落儿面色倒是很是正常,只是一直默不作声地躲在顼妍衣和蜜儿的身后,看到陆冥和小虎,面露胆怯。

  小虎倒是不乐意了,冲着落儿伸了伸脖子,不满道:“落儿姑娘,咱们也曾是患难与共过,一起赶路了数日,也算是故交,最近我来这里,总是发现你每次看到我就绕道走,你说,你是不是不把我当朋友?”

  “朋友?”落儿小声地重复道,眼睛也不敢看他们,一双手急忙握住顼妍衣的肩膀,顼妍衣感觉到那双手很是冰凉。

  “你不要再吓唬落儿,她胆子小。”

  小虎道:“妍衣姐姐偏心,小虎天天被陆冥和公子欺负,也没见你这样护着,我刚刚不过是关心她,也恼她不认识得我一样,你却说我吓她,哼!”

  顼妍衣摇头苦笑,“你呀你,吃东西也堵不住你的嘴,你若再这样,我一会儿做松子糕,可没有你的份了!”

  “好说好说,妍衣姐姐说的是,小虎再也不敢就是了.....嘿嘿。”

  顼妍衣见陆冥仍然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知道他在担心上官豪那边,于是她笑了笑,道:“那个上官豪我以后不会见他就是了,蜜儿,你去和他们说一下,我近日身子不爽,不便出门。”

  “是!小姐。”

  蜜儿刚刚走到门口,陆冥冷飕飕地声音忽起波澜,“可能也不必担心,今日公子便会带着聘礼登门,以后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也不会再出现了。”

  蜜儿急忙转身,不可思议地看向陆冥,见自家小姐,只是露出脉脉含笑的表情,也没有说什么,她欢快地出门复命去了。

  用过饭,陆冥和小虎再次上了树,一个一脸表情的闭目运功,一个在旁边嘟囔着什么,却也乖乖地按照陆冥的要求倒挂树上,一双脚颤颤巍巍地勾着树干,快要掉下的时候,陆冥用脚紧紧勾住,然后快速用双.腿.压住小虎的脚,牢牢地固定下来,继续闭上眼睛,嘴里凉飕飕的飘出一句,“你这德行,让你出去打仗不给兄弟们拖后腿,都是奇迹......”

  小虎的脸涨得通红,却无力反驳他,只得运气调息,继续挂在树上练功。

  不一会儿,蜜儿回来,说已经打发了那人离开。

  见树上两个人,觉得好玩,去拿一盘水果,在小虎面前,先放在他的鼻子前面,再放进嘴里,大口地吃起来,惹得小虎一边皱眉,一边一脸无辜地留着口水。

  顼妍衣坐在属下的石凳上,点了点墨,拿起笔在纸上,将眼前的景象画下来,一点一点地临摹,心里忽然平静许多,耳边时不时听到他们几个人的笑声,觉得安静祥和,落雨阁里第一次如此热闹。

  小虎咬着牙,过了大概半个时辰,终于有一点体力不支,“陆冥......可......可以了.....吧?我快......快不行了......”

  “马上了,再坚持坚持,这腿上的功夫,你还得勤加锻炼才是。”

  “不行了,我要支撑不住了,哎呀,快拉我一把,我要掉下去了,你的臭脚怎么好像松开了?啊......”

  他动作十分滑稽,就在要坠下的那一刻,双脚脚腕被人拉住,陆冥用力一带,他腿上稍微用力,一翻身,想要帅气落地,奈何脚突然有些麻,一下子脸朝下,四肢呈大字型趴到地上。

  “哎哟!疼死我了,陆冥,你这个臭......”话未说完,一个不明的东西飞了过来,正好进了他大张的嘴里。

  “啊!陆冥,你多久没有洗袜子了,这么臭!啊!你还是不是人?阿嚏!你要熏死我啊?”

  陆冥捂着耳朵,眼睛看都不看树下,淡淡地说了一句,“那袜子是你的,你多久没洗了?”

  “啊?”

  这时候,身后传来一阵笑声,小虎苦着一张脸,回头,愣了愣,却是落儿手捂着嘴巴,看着他笑出了声。

  “咦?落儿你笑了?认识你以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笑呢,你笑的原来这么好看。”

  落儿见她看向自己,还往这边走了两步,她立刻躲到顼妍衣身后,偷偷地看着他,又忍不住笑了笑。

  顼妍衣开口解围,“好了好了,你别闹落儿了,她可比你还小,你这个做哥哥的,可要有个哥哥的样子!”

  “就他?呵呵,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还是个孩子,顼姑娘,你居然还指望他有个哥哥的样子?真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小虎回身掐着腰,一脸的愤怒,大喊道:“陆冥,你这个死变态,我还没有说你呢,你还又在这诋毁起我来了?你偷别人的袜子,你这个......死变态!”

  陆冥耸了耸肩,继续闭目入定。

  顼妍衣忍不住笑道:“你们两个人啊,真是一对活宝。”

  小虎走到顼妍衣身前,冲落儿做了个鬼脸,又看向顼妍衣,道:“妍衣姐姐,他那个家伙,从小到大,就是一副臭脸,我看啊,将来必须要一个比他更凶更恶的母老虎婆娘才能管住他,最好是让他不敢吱声,让他服服帖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什么事大家笑得这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