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7章:向所有人宣示专属于你的主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章:向所有人宣示专属于你的主权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97章:向所有人宣示专属于你的主权

  “妍衣姐姐,他那个家伙,从小到大,就是一副臭脸,我看啊,将来必须要一个比他更凶更恶的婆娘才能管住他,最好是让他不敢吱声,让他服服帖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什么事大家笑得这么开心?”

  岳清灵从门外走来,还差几百步远,突然身子快速回转,还没有看清楚,人就已经站在顼妍衣面前。

  顼妍衣笑了笑,“你这轻功好像越来越厉害了,看来这几天没少跑嘛。”一边说,一边抬头,看向树上的人,看到对方听到岳清灵声音的时候,眼睛立刻睁开,一眨不眨地瞥向门口,嘴角微微弯起,一向冷冽的脸上,多了一丝柔软的弧线。

  岳清灵挠了挠头,笑道:“你们刚刚在说什么事呢,这么开心?我听小虎说什么母老虎?是什么?”

  “是......唔......”

  “是在说小虎未来老婆......”

  陆冥飞身下数,用力捂住小虎的嘴巴,任由小虎使劲扑腾双手,也脱离不开,只得瞪着一双大眼,向顼妍衣和岳清灵求救,又无助地看向一旁不住偷笑的落儿,最后在陆冥一双充满威胁意味的警告注视下,终于败下阵来。

  岳清灵忍俊不禁,转过头,上下看了看顼妍衣,“你还说,这么多天,你终于肯见人了?这么些天,从留芳宫里回来,整个人就像霜打了茄子一样,谁也不见,我来好多次,伯母说你心情不好,让我过两天再来,你倒好,十几天了,今儿个心情好了?”

  小虎终于脱离束缚,洋洋得意道:“自然是只有我家公子才能哄好,我家公子这几天树可是没少爬,昨天还......”

  陆冥摇了摇头,再次用力捂住了他的嘴巴,他回头,面无表情中又带着一丝无奈,“不多,不多,别听这小子胡说......”

  感觉越描越黑,顼妍衣看到岳清灵绕着自己走了一圈,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看了她一遍,好像从陆冥那只言片语中找到了不寻常的线索来,“嗯,看来我方才在外面长街上看到的都是真的。”

  顼妍衣和陆冥同时看向她,看到什么了?

  岳清灵笑道:“现在全京都城的人都在议论呢,今儿个一大早,从欧阳府出来了一个长队,一共八辆马车,装着下聘的箱子,明晃晃的简直就怕别人不知道一样,从城东又到城西,我估摸着现在应该快到了吧。”

  顼妍衣楞在原地,这么快?想起昨晚他说的话,看向自己的表情,他真的说到做到。

  眼前突然凑近岳清灵清晰的脸庞,她回过神来,不自觉地笑了笑。

  “想不到,咱们三个人里,你最先嫁出去......”

  顼妍衣想起了玉红莲,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就听岳清灵继续道:“红莲那个丫头,这半年来,好像变了很多,我都不快不认识她了,你可知前几日我看到她和谁走在一起?豪王爷,上官豪,只是那个上官豪表情有些漠然,红莲乖巧地跟在那人身后,真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和那个人混在了一起......”

  顼妍衣皱了皱眉,心中也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父亲身边的管家来报,说欧阳勰公子亲自带来聘礼,来府上提亲,现在老爷正在前厅招待,特意让人来告诉她,想要问一问她的心意。

  顼妍衣呆住,被岳清灵拉了拉手,才回过神,心中涌上甜蜜。

  随手写了一张字条,交给那人,那人马上拿着去前面复命。

  按照北溟的习俗,男子去女子家提亲,二人要半个月不能见面,当天欧阳勰大张旗鼓,满城宣告来提亲之后,得到顼承煌欢喜招待,这一对未来的翁婿之间倒是聊得投机,按照习俗,在前厅,两个人将双方的诚意展出,似乎很是尽兴,期间顼承煌笑声爽朗,似乎很是开怀,之后,听说两人又进了顼承煌地书房,又畅聊了好一会儿,之后欧阳勰率队打道回府。

  据说,此后很多年,欧阳勰这一场盛大的提亲,史无前例。

  因为一般男子提亲只是从自己家到女方家即可,大多数都短暂低调进行,欧阳勰似乎在提亲这一举动上,便昭告了天下一般,还细心地在马车的窗上贴着大大的衣字,他将这份喜悦带到了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京都城每一个角落里,婚礼还没有开始,便已经用这份行动和诚意,当着所有百姓的面宠了一回新娘,自此,所有人都知道了,欧阳勰要娶顼府二千金顼妍衣,这让城中所有女子都羡慕不已,甚至在这之后,全京都城的男子,提亲也开始效仿起欧阳勰,这在后来竟引起一阵风潮。

  当天夜里,顼妍衣收到陆冥带来的一封信,不知是不是今天有些不同,当她看到信封上那个人的笔迹,只是洋洋洒洒地写着“妍衣亲启”三个字,她的心跳便突然加速。

  打开书信,是那人霸道的宣示主权,两个字明晃晃的在前面,“吾妻......”

  她看到后,竟然轻笑出声,看到四下无人,便继续看下去,无非是一些思念的话,可是每一个字都仿佛说着自己的心事一般,这一刻,竟然很想见到他,可是还要等至少半月......她不自觉地嘟起嘴,凝了凝眉,真是,这是什么规矩嘛。

  看完信,仔仔细细地叠好,收起来,一抬头,看向门口站着一人,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向自己,眼中充满着怜惜。

  顼妍衣向前走了几步,轻轻唤了一声:“爹......”

  顼承煌微微一笑,走到她面前,笑道:“怎么?很高兴?我看到你给我的字条,之前就觉得那小子对你和别人有些不同,却没想到你们两人竟然还有如此多的渊源,看来真是命中注定的姻缘了,爹真为你高兴......”

  顼妍衣道:“谢谢爹。”

  一下子安静下来,仿佛又回到了之前那个夜晚,安静,无声,相对,无言......

  顼承煌轻笑道:“那么......你就早点歇息吧,最近你也事很辛苦,我......我就先走了......”

  “爹!有时间您可以多来这里看看......看一看娘,她很想您。”

  顼承煌已经转过身,听到她这么说,马上转身回头,看向顼妍衣,脸上一点惊讶。

  顼妍衣上前一步,跪了下去,顼承煌愣住。

  “爹,女儿不孝,竟然一直误会您,对您冷漠,只一心想着那些女儿都不曾亲口验证的真相,就被那些误会蒙住了双眼,这么多年让您独自一人承受,也让母亲跟着难过,这是女儿不孝,希望爹爹能原谅女儿。”

  顼承煌赶紧上前扶起顼妍衣,眼中瞬间潮.湿,“好孩子,爹怎么会怪你,有些事也是爹爹想的不周到,爹有错,才会出现那些误会,爹是个粗人,最不会的就是辩解,总想着懂自己的人总会理解,可是当初从你五岁那年,你被人劫走,爹因为一时失手,伤了你的心,没有想着去和你解释,总想着你还小,你总会懂得,后来又接二连三的发生那些让你伤心的事情,更是始料不及,到最后,我连开口的机会和勇气都没有了......仔细想想,这几个孩子里面,你最细心,可是脾气却也最像我,倔强,不服输,又嘴硬,可是你却比我要强得多......”

  顼妍衣笑了笑,立刻上前拥抱顼承煌,发现父亲竟然比上次瘦了整整一圈。

  顼妍衣轻轻拍了拍女儿瘦弱的肩膀,语气清缓且充满欣慰,“也罢,那小子眼光真好,竟然一出手就要走了我最好的女儿,以后,嫁了过去,那小子要是欺负你,你就和爹爹说,看我怎么收拾他,还有你未来的公公,欧阳询那老小子数月前就和我问起你,想来那小子对你早已起了‘贼.心’,哈哈.....不过他爹想来开明懂礼,他一定也会给你撑腰,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