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9章:寄物解相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9章:寄物解相思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99章:寄物解相思

  顼妍衣看着那一对相互扶持的背影,无声地,一脸满足地笑了。

  而与此同时,在落雨阁不远处的廊下,从廊柱后走出来一个人,一脸的恨意,尤其看到顼承煌牵着那个女人走进房间,她手握成拳,几乎露出青筋。

  “柳如华,你这个贱.人,这么多年,还是不改你那一套狐.媚子的功夫,哼,真是算我低估了你,没想到他居然对你还情根深种,你们可真是害我像个白痴一样,这么多年……你们可真是害苦了我……我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裘月容满脸阴狠冷绝地看着那个方向,那两个人早已消失不见,她看到还站在院子里的顼姸衣,想起今天欧阳勰那个小子盛大的提亲,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同样都是下贱胚子,勾.引男人的功夫真是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今天竟让她不自觉地想起十多年前顼承煌不顾众人反对偏要迎娶柳如华那个坏人,也是如此兴师动众……

  她目光狠厉,又想起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女儿,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竟然一个不如一个,满盘输给了这对母女。

  她不甘心……

  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在夜色的笼罩下,她的脸藏在阴影下,笑的冷绝恐怖。

  那么,咱们就走着瞧……

  如同昨日,一大早,陆冥和小虎果然如约而至,顼姸衣备了早饭,微笑地看着那两个人互相怼的欢乐。

  待两人吃完饭,顼姸衣递过去一个包裹,似乎有些不经意地推到陆冥面前,

  “把这个带回去……”

  小虎探出脑袋,一脸的迷茫,“姸衣姐姐,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公子昨儿个送来的是一封信,你这今天还一个这么大的包裹,嗯,公子真是厉害……”

  顼姸衣拿起筷子敲了敲他的脑袋,“真是不知道你这小脑袋里到底装着什么,一天天总是都在想什么呢?”

  陆冥在旁边不冷不热地说道:“都是浆糊。”

  小虎看到顼姸衣身后的落儿又轻笑出声,也不去管他们两个人,背着手,走到落儿面前,露出大白牙,假笑一下。

  “嘿嘿……你说你这个人,你这要么一下都不笑,要么就笑个不停,真是……调皮。”

  落儿不似前几天那样害怕,这次居然没有后退,只是立刻止住了笑脸,看着小虎,也不回答他,眼睛有一点怯怯地看着他。

  “我又不是坏人,你干嘛这么怕我?”小虎趁着落儿不留神突然走到她面前,冲她眨了眨眼睛,落儿反应也慢半拍,看着忽然放大在眼前的这张脸,竟然忘记了后退,也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小虎。

  再一日,晨间,陆冥将主子的信交到顼姸衣的手里,小虎好奇,一脸疑惑地看着顼姸衣,问道:“那今天姸衣姐姐要回什么呢?”

  顼姸衣将手中被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随手推到那两个人的面前,里面还有保留的水珠,顼姸衣表情很是随意,“把这个给你家主子……”

  最近连着几天,小虎每天都会守在欧阳勰房门外,自从上次他把剩下的松子糕给了公子,公子这几天都不让他再进屋,连看都懒得看自己,真是莫名其妙,小虎一脸委屈地守在门外,蹲在地上画圈圈,过了很久,一只修长的手从窗子里伸了出来,两个手指夹着一封信,主子给姸衣姐姐写信都这么用心,而此刻看着眼前这个十分不走心的,还是刚刚喝过的茶杯,看起来简直随意极了,小虎忍不住替主子打抱不平。

  “姸衣姐姐,你好歹也用些心思,你都不知道,你每次拿回去的东西,我家主子简直如获至宝一样,看着那些东到很久,好像上面有什么东西一样,能让他看出花来似的,就差搂着那些东西睡觉了……”

  陆冥实在听不下去了,狠狠地白了一眼小虎,他看向顼姸衣,淡淡道:“主子那是不想看到他……不过……主子对姑娘送过去的每一样东西都仔细收藏起来,别人都不让碰的……”

  顼姸衣微微一笑,满意的笑了,不再说什么,走出门前,让他们记得把茶杯带回去……

  如此,往复,每天主子看起来似乎很是用心写的信,换回去的东西,也是越来越不走心,到后来,顼姸衣可能随手一指面前的花草,或者凭空握一把虚无的空气?

  一晃七八天过去了,两个人用这个方式传递着对彼此的思念,对顼姸衣而言却又是另一番深刻的体会,这让她甜蜜又安心。

  艳暖阁,

  顼容莹正在专心致志地浇花,手指轻轻拨.弄翠绿的花叶,表情恬淡,靠不出她此刻丝毫的情绪。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姐姐还是一如既往,有这般闲情逸致……”顼清若走到顼容莹身旁,看她依旧有条不紊地浇花,手里的动作依旧稳定。

  顼容莹也不抬头,笑了笑,道:“妹妹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里?真是稀客!”

  顼清若闻了闻手边的花,笑道:“来看看姐姐你,前阵子被顼姸衣在留芳宫里推进了水了,还因此让姐姐错过了太子妃的参选的资格,妹妹心中甚是挂念,不知道身上的伤可好些了?”

  顼容莹道:“真是有劳妹妹的惦念,我已经好多了,听说前阵子还让三姨娘派人多次暗示欧阳公子神女有意,妹妹也亲自明示暗示……奈何襄王仍然无动于衷,还促使对方尽快登门提亲,还将他心中的意中人彻底昭告天下,更在众人面前上演了一场惹人艳羡的大戏,我想姸衣妹妹无论如何都应该感谢你啊……”

  顼清若也不甘示弱,嘲弄地笑了笑,道:“咱们两人彼此彼此,今儿个我来,可不是与你逞口舌之快,现在的局势,我想姐姐心知肚明,妍衣那丫头现在可是开心的很,当务之急,便是你我二人联手,否则岂不是真的让她得意了去.......”

  顼容莹冷哼一声,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会答应和你联手?何况我心中在想什么,你又如何知道?”

  那顼清若也不恼,笑了笑,“姐姐,若我没有记错,你可是收到过太子殿下的入选牌,大娘这些年对你的悉心栽培还不是想要让你入宫?而前不久姐姐亲手毁掉那次机会,如果说姐姐之前掩藏的好,让人看不透你的心思,那这次再猜不出来可就真的不应该了......

  姐姐,下个月可就是他们的婚期,难道你心里就真的这么甘心?这些年,还有这些天你受的苦,你就真的咽的下这口气?那个人可就真的要嫁给他了!”

  顼容莹气定神闲,抬眼瞄了一眼顼清若,表情淡淡,“妹妹可真是瞧得起我,既然那边已经尘埃落定,我又为何去讨人嫌,何况......妹妹如此聪慧,你心中想要做什么便去做,何必看其他人呢?”

  “姐姐,我不相信你会不想办法,就任由他娶了那个贱.人!”

  顼容莹觉得好笑,看着她,“原来是想借刀杀.人,清若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可真的是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老样子,利用别人,去达成你自己的目的,之前利用我那么多次还不够吗?怎么?如今又要故态复萌?呵呵呵......而且居然还这般的明目张胆,你可当真够可以的......”

  “姐姐,我为我之前做的事情,感到抱歉,大多数都是小时候犯下的,那时候是清若不懂事,你我毕竟是姐妹,此番咱们更应该同仇敌忾才是......”

  顼清若说完,抬头看顼容莹的表情似乎有些松动,脸色也缓和了许多。

  顼容莹笑了笑,“想不到妹妹也是如此重情之人,真是让人意外,那你现在有没有想到什么办法里呢?”

  顼清若摇了摇头,“欧阳他......唉,这次提亲也是很匆忙,但是那架势又是已经准备已久......”说完她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一双眼睛暗了暗,忧伤的表情一览无余,“真是不知道顼妍衣那个死丫头到底是给他下了什么迷魂汤,短短数月就认定了她,真是......”

  顼容莹知道前情,也未解释,不屑地看了看她,淡淡道:“那么不妨就从这方面入手,你看看你自己,再看看妍衣那丫头,明显的两种类型,虽然说这个方法让你嫌恶,不过你倒是可以试一试,毕竟他喜欢的妍衣那丫头的类型,你恐怕完全不一样,自然是不会让他看上你一眼的。”

  顼清若眼睛不经意地上下打量了一下顼容莹,发现她近日的打扮的确清新朴素,看起来的确我见犹怜,有一种说不出的柔弱美。

  她当即走上前,声音轻缓,“姐姐,那然后呢?恐怕这个就算现在开始做也已经来不及了啊?”

  顼容莹只意味深长地说了两个字,“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