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0章:狭路相逢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章:狭路相逢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00章:狭路相逢

  顼清若当天到清月阁,便重新梳妆打扮了一番,不同往日,脸上略施粉黛,她本身就是一个标志的美人,如此清新雕琢,竟然有一种天然去雕饰的娇美。

  在府内走过,都会听到下人小厮们的窃窃私语声,有的甚至忍不住地看呆了,还有的人更夸张的撞到柱子上,她心情极好,一反常态的竟然没有责罚他们......

  顼清若带着珠儿去找上官豪,一进门,就听见乐音缭绕,大厅内美人跳着舞,上官豪坐在主位,半躺着,眼神迷离,左右两侧分别坐着一个美人,看起来很是惬意。

  “清若,你今儿怎么想起来这里了?”

  “来看看你,该做的事情不去做,居然还在这里享乐,真不知道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上官豪邪.魅一笑,扫了一眼她,“你今天这身打扮倒是很特别,不过你怎知道我在享乐呢,你还没有看到邓参军吧?”

  顼清若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然对面正做着一个男人,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好像是猎人盯着猎物,那眼神让顼清若有些不舒服,她瞪了那人一眼,哦了一声,便坐到上官豪身边。

  那人的目光依旧灼灼地落到她的身上,让顼清若浑身不自在。

  “顼姑娘不认识在下了吗?也是,毕竟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不过我却一直没有忘记姑娘呢......”

  那人笑了笑,顼清若仔细看过去,那张脸和他的参军有一些不符,皮肤很白,看起来竟像是一个文弱的书生,不过仔细看却又并不如此,他的硬朗线条隐藏地很是妥帖,看起来不似一个油腻的人。

  “你认得我?”

  “顼姑娘,一向贵人多忘事,你可还记得四年前那个差点被人打死的看门人?”

  四年前?看门的人?

  顼清若仔细看向对方,看到那人不经意地掀起自己的衣袖,露出胳膊,也露出上面有一个长长的十分醒目的疤痕。

  看到顼清若依旧懵懂的眼神,那人也不再解释,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顼清若也不想浪费时间,看了看上官豪,柔声道:“上官哥哥,顼妍衣那丫头下个月就要嫁人了,你之前不好信誓旦旦地说有把握让她喜欢上你,为什么你现在什么都不做了?”

  “你这丫头,我想要做的事,没有人可以强求我去做,而我想要的人,也没有人可以抢走......

  一切就看我想或不想了,你现在来质问我,那么你不妨回去问一问你的舅舅,还有你的母亲,问问他们这么多年都做成了那几件事,这期间出的事倒是一大推,要不是之后有我善后,你觉得你舅舅他们还能高枕无忧享受这荣华富贵?”

  顼清若被他说得有些挂不住,想着旁边有人,她瞄一眼那人,正一脸微笑的喝着杯子里的酒。

  “上官哥哥,清若知道这些年,多亏有了你,不过你也不能否认我舅舅他们当年对你的救命之恩吧?当年在那样生死攸关的情况下,当今皇上虽然拗不过群臣的议论,但是作为根基还不稳的新君而言,留住你这个唯一有继承大统的血脉,实属冒险,就算他当着众人的面答应留你和你娘的命,之后那次偷梁换柱不也险些要了你的命吗?要不是我舅舅有先见之明,及早接回了你们,恐怕你也不会安然地坐在这里了吧......”

  她在上官豪面前一向高高在上,从下到大,只不过这些年有所收敛,在刚刚听到上官豪似乎有意无意的警告后顼清若忍不住说出了这些大逆不道的话来......

  上官豪挥了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下。

  大厅里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这么大的事情,他也没有让那个人离开,看啦这人是他的心腹无疑了。

  上官豪看了看顼清若,笑了笑,“清若妹妹说的极是,所以你放心,我自然不会亏待刘家和你.....至于顼妍衣那里,你最好什么都不要做。”

  顼清若一脸的不解。

  上官豪神情突然认真起来,道:“因为,你不配......”

  “你!”

  上官豪不去看她狰狞的表情,起身离开,临走时冲着对面一直坐着喝酒的男人,说了一句,“帮我送客......”

  顼清若起身刚要离开,那个男人笑了笑,道:“顼姑娘,虽然你已经将我忘得一干二净,可是我却一刻也不敢忘,一心想着有朝一日来回报姑娘当年的‘照顾’。”最后两个字他说得语气格外的重。

  “少在我这里装蒜,我可不认得你。”说着就往外走。

  “当年那个在路边沿街乞讨的乞丐,姑娘恐怕早就不记得了吧,当年姑娘好心给了那个小乞丐一个馒头,可知当时他心里是多么的感激,而后姑娘当天夜里竟然派人将那个小乞丐接回了府,过了那么多年的餐风露宿,朝不保夕的日子,他以为终于找到了归属,却不曾想,也是姑娘很快便亲手毁掉了他这场美梦,每天丢给他一个馒头,然后叫来一些乞丐在府里,看他和他们厮.杀抢夺,只为一个馒头,他赢了,你会摸摸他的头,赏他一个笑容,若是输了,不但不给饭吃,还要让那些乞丐使劲揍他,只为了让你开心。你还会让他去偷袭顼府的另外两个小姐,趁着他们不注意,让自己去作弄她们,成功了还好,若未得手,被其他人捉住就不会那么简单了......也幸亏他有了之前的经历,没有被逮住,可是你不顾死活,一而再再而三,他以为你会多看他一眼,哪知道,他的想法有多天真,后来,你终于腻了,不想再看到他,派他去门口看门,那些之前欺负他的乞丐门终于逮住了机会,那次打他,恰巧赶上你出门,路过,那个眼神充满不屑,冷冰冰地丢下一句,‘真是没用的蠢货......’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或许,从头到尾,你可能都没有记住他的名字吧,邓羽,而他傻呵呵地在你面前有意无意地喊自己的名字无数次,你可能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吧......”

  顼清若此刻目瞪口呆,一脸惊讶地看着那个人,“你是......你竟然是......”

  那人笑了笑,道:“没错,我就是当年那个你连看都不稀罕看一眼的邓羽,想不到竟然在这里与小姐见面,你一定很意外吧?”他一边说,一边缓缓站起身,向着对方走去。

  顼清若被他看得极为不舒服,想要离开,走到邓羽身边,手突然被对方拉住,“大胆,你竟然对无礼,小心我让上官哥哥杀了你!”

  邓羽沉默,仔细看了看她,也不说话。

  顼清若笑道:“怎么?怕了吧,还不把你的脏手拿开!”

  邓羽突然身子凑近,温热的气息喷..薄在顼清若的脸上,她的手用力却丝毫挣脱不得。

  “你以为我是如何摆脱那个乞丐身份的?当年差点被打死,要不是王爷及时救了我,恐怕我这条贱命早就不在了......王爷对我的过往是一清二楚的,所以你放心,王爷是很乐意见到你我故人再见,可以再次叙旧......”

  “你究竟想怎么样?”

  “清若小姐,当年可是高高爱上,对我更是不屑一顾,但是你现在为何眼里有些怕我?哈哈哈......”

  “呵呵,真是笑话,你不过是一个贱奴,低等的下人,给我提鞋都不配,我会怕你?不过是因为你现在离我太近让我有些恶心......”

  邓羽身子再次凑近,一双眼从顼清若头顶向下探去,“你可知当年你的仅仅给我的那个馒头还有将我接回府里,我便将你当做世上最亲的人,也是第一个让我有了依靠的感觉的人,你对我笑一下我都会开心好久,哪怕你百般折磨我,我都不怪你,甚至为了你做尽了坏事都心甘情愿,只为博你一笑,可是最后你竟然一次次的践踏......你毁了那个曾经对你真心相待的人,而今站在你面前的也早已经不是那个任你欺.辱的小乞丐了......你不是说没用吗,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到底有没有用......”

  “你放肆!信不信我杀了你!”话未说完,顼清若的手被狠狠甩开,她险些摔倒,怒瞪那个人,那人眼神冷冽,竟然与刚刚见到的样子判若两人。

  “那么,邓某就恭候清若小姐的大驾光临......到时候,看看究竟是你取了的命,还是我......让你彻底臣服于我

  哈哈哈哈.....”

  邓羽走出门,留下顼清若一人恶狠狠地看着他的背影,无计可施。

  碰了一鼻子灰,还惹了一肚子气的顼清若,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她出了门,没有回府,直接坐着马车去了刘府,找她的舅舅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