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1章:再遇故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章:再遇故人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01章:再遇故人

  上官豪站在楼顶,背着手,低头看着顼清若的马车离开,勾唇一笑,邓羽走到近前,低声道:“主子,以我对她的了解,这顼清若定然不会消停,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上官豪道:“就让她胡闹也好,她对欧阳勰那小子有执念,有她在,可能还会帮我们不少忙呢......”

  邓羽道:“那个朱炳耀现在在大牢里,已经招认出了不少咱们的人,虽然最开始有刘起门下的人,可是这人已经关进去数月,再坚定的意志也会松动,恐怕早晚会查到咱们的头上来,我之前多次派进去人,可是都行不通,恐怕那个欧阳勰早已有了防备。”

  那天在船上,不过是朱炳耀的一次私人聚会,当然也顺便笼络一下一些人,那天本来只是朱炳耀赶上,碰到了太子上官凌,无疑间被他听到有这个活动,朱炳耀便客套一下,都知道当今太子不喜欢这种场合,哪成想他居然还答应了,而当晚人都到场的时候,欧阳勰又被太子叫来,素来铁面刚正冷硬处事的欧阳勰一出现,让他心里着实七上八下。

  那天他也被邀请在列,眼睁睁地看着之前暗地里为他做事和打过交道的人被抓,从他面前走过,而他也早就料到有这一天。

  上官豪突然笑道:“邓羽,你跟着我已经有四年了吧?从寄人篱下的乞丐,到如今手握一方权利,你感觉怎么样?”

  邓羽未料到主子突然问起这句话,他微微愣了愣,满脸肃穆,对着上官豪躬身道:“主子,虽然跟着您才不过四年,但是这四年对我而言却犹如再生,当年被人肆意践踏,如今我也有了这生杀大权,以后我可以保护自己,留着这条命去报答主子对我的再造之恩。”

  上官豪转身,一双瞳眸深邃,“你就这点出息?他把婚礼办在一个月以后,你可知道是为了什么?这些日子,你以为他都在谈情说爱吗?咱们的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大意轻敌了?”

  邓羽立刻跪下,眉头微紧。

  欧阳勰作为丞相之子,自小与太子玩在一处,更接受了朝廷各项洗礼,耳濡目染,久而久之,他几乎接了他父亲的班,更让人意料不到的是,他不但能文,武功更是出色的不得了,更一度与当年的一名武状元打了个平手,最重要的是,他与上官凌交好,将来更会是他的得力助手,

  这些年上官豪暗地里培植出了自己的势力,更将根基牢固的刘家收于麾下,实力自然不容小觑,他向来善于伪装,将自己伪装成脓包王爷,与当年的父亲一样,让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扶不起的阿斗,才得以换来这么多年的平安清净。

  哪知道那刘起,以及他不成器的家人,自视过高,嚣张跋扈,甚至在近两年公开收拢朝廷各派,惹人注意。

  那个欧阳勰更是一个强劲的对手,早在三年前就有所察觉,暗地里调查起来,好在在他这里,对方在明,他在暗,轻易地被他四两拨千斤,逐一化解,他后来提醒也警告过刘家人,一定不要再打草惊蛇。

  哪成想近半年时间,他居然又故态复萌,甚至比之前还要明目张胆,为了敛财居然打起了之前城郊瘟疫的主意来,通过药材以及拨下来的赈灾银两,在中间抽取利益,真是无法无天,真是愚蠢至极。

  他相信,皇上也一定有所察觉,那欧阳勰想必早已经手握大把的罪证了吧,那么他的计划就不得马上不提前。

  “大部分的兄弟出城的情况如何?”

  邓羽忙道:“回主子,近一个月的时间大部分都已经成功出城,并没有引起怀疑,还有一大半散在城中,他们行踪隐秘,不会有人发现,时刻等候主子的吩咐......”

  “那就好,至于刘家那边,你派人继续盯着就是,不要让他们坏了事,至于顼清若,不必在意,我还指望她为我做一些事情,我可舍不得那个美人就这么嫁给别人......”

  就在这时,卓风来报,门外有贵客求见。

  上官豪随人来到前厅,看到中间站着一个人,看到他走进来,那人一脸含羞,四处望了望,柔声道:“上官哥哥,你有好些日子没有来看雪儿了......”

  这人正是刘起的独生宝贝女儿刘婷雪,她倾心上官豪多年,刘起一家更是默认了刘婷雪的未来身份,上官豪在对方明示之下也未回绝,虽然没有明确指婚,却已经成为两家不可撼动的无形纽带,这也是为什么刘家人能够如此张狂的原因。

  在欧阳勰满城昭昭的盛大提亲那天,刘起终于趁机提起了两个人的婚事,上官豪只是笑了笑,说时机未到,再等一等,女子一方提出了亲事,本就让刘起心中有些窝火,奈何自己的女儿心意已决,再加上一心想着若那上官豪未来真的成了......那么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不过自从那天起,上官豪也未再去到刘府。

  今日,这刘婷雪竟然主动登门,来看她心心念念的上官哥哥。

  上官豪带着她在府里四处游赏,这刘婷雪也是一个标志的大美人,娇小可爱,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每每看一眼身边的人,总是含情脉脉,欲语还休,惹人怜惜,有美在侧,可是上官豪此刻的脸上依旧有些心不在焉......

  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即使怀里抱着美人,都觉得索然无味,总觉得那些美人乏味的很,这么多年,本来已经麻木,却忽然再次体会了那种莫名的失落......

  于是连对着身边人笑一下,都觉得是一种......负担?

  卓风过来,询问午饭还是在前厅吃在哪里,此刻他们的所在,正是上官豪与顼妍衣单独用餐的后院,

  他恍惚想起,那天,顼妍衣对他轻笑,

  “王爷,您可知道,您方才的表情......像极了......兔子?”

  一旁的刘婷雪娇声道:“上官哥哥,我喜欢这里,这里的精致很美,而且很是清幽,最适合不过了呢......”

  “卓风,把前厅收拾出来,我和雪儿在那里用餐,还有,准备出两张桌子,我要和雪儿畅快对饮一番。”

  他也不管刘婷雪此刻的表情,有多尴尬和僵硬,自顾自地笑了笑,往前厅走去。

  那刘雪婷看到他笑的风流坦荡,瞬间忘记了方才的小插曲,也不在意了,迈着碎步,费力地跟在那人身后。

  卓风心里嘀咕,看来能让主子在这里同桌用餐的女子,恐怕这么多年,除了若云姑娘恐怕就是前不久和主子一同坐在这里的那位顼姑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