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3章:岁月静好乍起波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3章:岁月静好乍起波澜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03章:岁月静好乍起波澜

  “给你,拿去擦一擦。”

  头顶上突然传来一道声音,细小娇柔,听起来小心翼翼。

  小虎猛然抬头,看到落儿正站在自己面前,她仍是一脸的胆怯,眼神躲闪又泛着柔弱的光,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见小虎没有回应,她又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瓶子,怯生生地开口说道:“你的腿流血了,把它洒在上面,就不流了......不过,好像会有一点点疼......”

  “我不会,你来给我上药好不好?”小虎突然凑近落儿,笑的春风拂面。

  “你自己弄。”落儿后退。

  “看你那个小气的样子,我自己就我自己弄,反正一直都是这样,都没人管我。”坐在地上,牵扯到伤口,他龇着牙,却也低着头,安静下来。

  药粉末撒在伤口上面,痛的小虎汗水直流,不过好在很快止住了血,他从衣服上撕掉一块,想要缠住伤口,手里的布条突然被人抢走。

  小虎抬头,看到落儿蹲下身,低着头看着他的伤口,

  “你这衣服上都湿了,用它包扎这药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她从袖子里扯出一块干净的白色布条,递过去,又看了看小虎的手上全是水,她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他的腿,开始给小虎包扎。

  落儿的侧脸距离小虎很近,小虎可以清楚地看到落儿的耳朵,白嫩可爱,此刻大概受主人的心情影响,那耳垂有一点红。

  包扎完,落儿头也不抬的跑开了。

  另一边,落雨阁,

  顼妍衣抚琴,欧阳勰坐在一旁看着书,颇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对了,你带给我的那些东西,我都已经收好了,回头等你进了门......咱们再添置一些,你看如何?”

  顼妍衣手下不停,眼睛有些飘忽,也不看他,笑了笑:“那不过是我随手拿的,也不是什么......”

  “哦?泛着香味的花草,一件衣服,一个杯子.......还有许许多多随处可见的物什......这不经意地随手一拿,就是‘衣杯子’,一辈子......”欧阳勰拿起手里的书,撩起顼妍衣的下巴,一脸的笑意。

  顼妍衣也不甘示弱,眼神闪亮,直视对方。

  蜜儿端着茶盏,在远处,看着树下一双人影,不忍打扰,默默地退下,转身走了一会儿,看到春桃摔倒在路边,地上是被打碎的杯盏,春桃见状,不顾自己腿上被磕破,手也被杯子的碎片划伤,她一边哭一边捡起碎片,一片一片放回托盘上面。

  “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别哭了,这些已经打碎了,也不能用了......小心再划破你的手。”蜜儿走过去,连连安抚道。

  春桃满脸的泪痕,“这下彻底完了,这是给小姐喝的参汤,她这回非打死我不可......呜呜呜......”

  蜜儿道:你再去盛一碗赶紧送过去就是了,别怕。”

  春桃继续抽泣:“我今儿个起来就有些迟了,而且这是剩下的最后一碗参汤,何况我再大老远回去盛,再端过去,小姐也照样会打死我,呜呜呜......”

  “那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还起来晚了?”

  春桃哭道:“自从上次从落雨阁回去,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姐看我和秋萍便不顺眼,动不动就打骂,前阵子我妹妹秋萍不小心打坏了一个花瓶,差点被打个半死,现在还起不了,可是小姐还不依不饶,让她做事,我求小姐,说我可以替妹妹做,这些日子,我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身子有些吃不消......”

  蜜儿看着春桃的脸色,果然苍白的很,想起上次小姐也出手相助过,但是这隔墙有耳,难免被人看了去。

  她蹲下来,心下一软,低头看一眼,将自己手里的杯盏递过去。

  “诺,我这里也是参汤,还热乎着,你现在送过去,肯定来得及,三小姐也不会罚你了......”

  反正小姐那边现在有人陪着,甜蜜的很,哪里还需要参汤滋补,何况,她也实在是不忍心去打扰,回头再给他们送去便是了。

  春桃推辞再三,最终拗不过蜜儿,她端起那碗参汤,连连感谢,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顼妍衣安静地作画,偶尔抬起头,看一眼坐在对面的欧阳勰,他神情专注地低头审阅卷宗,手边放着一摞案文,他命陆冥将这些送来这里,感受到对面投来的目光,安然静谧,嘴角不自觉上扬。

  “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嗯,看样子还算敬职,没有因为美人在侧,就忘了自己的职责......”

  上官凌一脸笑意的走进来,正好看那两个人相视一笑的温情画面。

  顼妍衣起身迎接,仔细斟满一杯茶,轻轻推到上官凌面前。

  欧阳勰道:“你这准新郎官今日怎么这么空闲?”

  上官凌坐下,笑道:“你不也是一样?”拿起顼妍衣泡好的茶,仔细喝起来,“子宁那边最近查出来,有一些可疑的人时常出没,他们都是普通百姓的打扮,但是却又懂得士.兵.营里的一些招式,有一丝不同寻常,我派人去跟着,路过这里,果然你也在这里。”

  欧阳勰将手里的一封案文递给他,道:“这是近日底下人报上来的城中人数调查卷宗,我无意间在案头看到的,便让人多誊了一份,这两天一直在研究,发现一些我们最近忽略的东西,你瞧瞧那些不同。”

  上官凌仔细看了看,眉头渐渐皱紧,“看来他已经开始动手了,想不到我们还是大意了,他现在已经调用自己的人马,若没有发现这些,那后果......”

  欧阳勰也神色冷凝,“棘手的恐怕不光是这些,最近上官豪可是开始笼络人心,以自己的名义,在城东和城西两侧广布施粥,这些日子可是大有成效,不少百姓对他大有改观,而且他素来花名广传,却也只是在感情方面,这些年来,他表面可是没有什么大的原则上的疏漏,在所有人前扮演的也不过是一个贪图美色的皇家后裔罢了,而这场善举,让百姓渐渐对他改观,也渐渐想起了他也曾是皇嗣......”

  上官凌凝眉,道:“所以我来找你商量,咱们接下来可不能再坐以待毙了,而且父皇近来竟然接到许多提议重新启用上官豪的奏折。”

  欧阳勰淡淡道:“上次船上那次,我就想搜集证据,而且他当天也在场,奈何过了这么久还是奈他不何,那个朱炳耀被关那么久,咬出来的人都是无关痛痒地角色,虽然都和刘家有关,却都不能动他分毫,而且那刘家在那之后拼命毁灭证据,让我们很是被动。”

  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重,两人沉默,不再说话。

  “我记得城郊瘟疫期间,殿下曾亲力亲为,用最快的时间,控制了疫情,而这么多年,第一次有皇家人亲自做这种事,亲身赶赴疫区,与百姓共进退,我在坊间可是听到不少百姓对殿下赞不绝口,每个人心中都记着皇家的好,殿下就代表皇上,我想百姓总不会因为别人的一时善举而忘了如今好日子是谁的功劳,对方想用舆论来翻身,恐怕并不容易。”顼妍衣轻声说道,顺手为他二人斟满茶杯。

  欧阳勰温柔地将顼妍衣额前的乱发别到耳后,宠溺一笑,上官凌身子一僵,瞬间微微一笑,看着顼妍衣道:“那妍衣可是有了什么主意?”

  “我哪有什么主意,不过是站在百姓的角度罢了,相信殿下比我们更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何况上官豪就算如何挣扎,他的身份再特殊,皇上从政以来,百姓吃饱穿暖,这些都在百姓心中,自有论断,我想,任谁来打破,第一个不同意的就是他们......”

  上官凌点头赞同,看欧阳勰抿着嘴,也不说话,喝着茶,心中了然,正准备离开,佟子宁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殿下,大事不好了,那个朱炳耀出事了......”

  三人齐齐站起身,异口同声,“发生了什么?”

  佟子宁道:“本来牢里动用不少人力去保护朱炳耀,可是谁料到今早那朱炳耀突然腹痛难当,竟然是中毒,里外都是咱们的人,连只苍蝇都进不去,就连大夫也是一直派来专门给他看伤的李太医,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别人,现在至今昏迷不醒,他这个线索若是断了,那咱们好不容易抓住刘家把柄的线索也就没了,他们这以后岂不是更不会留下马脚?”

  欧阳勰凝眉,“你去查一下,会不会咱们内部出现了什么问题,我就不信这是巧合,也不信找不到线索,还有,无论如何别让他死了。”

  顼妍衣道:“朱炳耀这个线索的确很重要,可是曾经折在他手下的那些女孩子也不计其数吧,其中有平民百姓,但是也不乏有一些官.员......不妨去从这里下手......”

  上官凌笑了笑,“哪里有那么简单,出了这等事,别说那些女孩子以后不会轻易出门,恐怕家里人也避之不及,又怎么会主动揭发。”

  顼妍衣沉思不语。

  事情看起来有些棘手,上官凌带着佟子宁离开,去处理朱炳耀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