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4章:波澜辗转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4章:波澜辗转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04章:波澜辗转

  顼妍衣见欧阳勰面色沉重,她起身落座在琴前,手指轻弹,那首初遇时的冥思曲便一点点,一波波地袭入耳中,再入心间,那声音玲珑如雪,在行如流水一般,直入心扉。

  顼妍衣闭目弹琴,也享受这一刻的宁静,再次睁眼,看到欧阳勰正注视着自己。

  “这些日子,一直都知道你要处理这么多棘手的事情,当亲耳听到,才知道这中间的艰难。”

  欧阳勰走过来,手里温柔摆.弄着她的头发,放在鼻间闻了闻,“有你的琴声为伴,倒是减轻了许多烦恼,不过,有时候,倒是真的很怀念从前,那时候无忧无虑。”

  顼妍衣回握了他的手,站起身,用手抚平他皱起的眉心,“无论怎样,我都在,陪着你......”

  欧阳勰将他揽进怀里,此刻温情满溢,任谁也不忍打扰。

  顼妍衣心中突然理解了他的辛苦,这些日子,她越了解心中越是敬服,每走一步都要测量,朝廷上的事分毫不能出现任何差错,这需要怎样强大的辨别和坚韧的耐力才能做到。

  近日,她也才知道,之前害落儿等人被半路欺负的人,是混到里面的奸细,以欧阳勰素来的严格,那人根本插入不进去,只是当天混到船上,趁机混入护送那些女孩子的队伍中,半路截杀了欧阳勰派去的人马,铸成那些女孩子的悲剧,之后欧阳勰将大部分人都就地处决,据说仍有个别人逃出,而逃出的人没想到被顼清若找到,这些人和事,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顼妍衣抬起头,心中默念,但愿一切尽快过去。

  一晃到了农历七月初七,当今太子上官凌正式迎娶许少卿之女许文佩。

  皇家婚礼,自是轰动全城,鞭炮齐鸣一整天,吸引了全城百姓站在长街翘首以盼。

  人们也逐渐发现,这场婚礼,看似盛大,却极为简单,与他们以往的皇家或者官家成亲,截然不同,这太子果然是与传说中的低调不爱浮华,是一样地。

  大家皆是一睹太子的真容,在人群中,奔来一些人,似乎行色匆忙,带他们赶路的竟是陆冥。

  顼妍衣前两日让他连夜去城郊,这些后赶来的人正是数月前在城郊接受上官凌和欧阳勰援手的疫区灾民,他们在灭顶之灾后,因为皇家的鼎力支援,终于重建家园,前天听人说太子要成亲,大家伙立刻自发赶来。

  其中里面不乏有孩童,还有年过半百的老人,他们跪在地上,自发感谢当今圣上的仁慈,还有太子殿下的仁义......一时间感染着其他人。

  端然坐在高头大马上的上官凌,此刻对着城中百姓,挥手致意,

  “圣上心细百姓,唯愿国泰民安......”

  更是迎来百姓的热烈欢腾,之后大家更是保持秩序,遥祝太子新婚喜乐。

  身后轿子里,新娘子安静地坐着,双手交握,大红的盖头将她此刻的紧张和一闪而过的失落遮盖住,听着外面热闹的祝福声,此起彼伏,还有她心心念念的那个声音响起,让她对这场满心期待的婚礼,第一次有了情绪,自己要倾注一生的婚姻,出嫁是一个女人一辈子的事情,而对方今天似乎在做一下其他的事情。

  也罢,终是嫁给了他,不是吗,独自在旁边看着的那个人,从今天起,就是他的夫君了,他永远都是那么英俊儒雅,对人说话永远都如春风拂面一般,让人心中舒爽,他,那么那么好,而今天她就要嫁给他了,想到这,这一点点的小情绪,似乎也不算什么了,从今以后,她是他的妻子,她会跟着他走下去,无论他做什么。

  浩荡的迎亲队伍马上过去,长街上,百姓的热情高涨,几乎响彻整个京都城。

  而在这中间的一个酒楼上,窗前站着一人,负手而立,遥遥看向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一脸和煦的男子,嘴角上扬。

  邓羽站在旁边,躬身道:“主子,他们已经开始收拢民心了,这声势和咱们那点比起来,真是......”

  上官豪冷哼道:“那又怎么样,他们能安稳坐镇这个江山,还不是用我父亲的鲜血换来的?这一切都是他们抢来的,如今,也该还回来了,你若因为这点事就退却,还如何堪得重任?”

  邓羽急忙跪下,道:“是属下失言,属下该死。”

  上官豪看向队伍已经消失的方向,道:“我忍辱负重了这么多年,为得就是这一天,既然已经不能回头,那么从今天起,你要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这场仗,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

  繁琐的宫中婚礼礼仪,终于结束,许文佩一人坐在床上,手心出着汗,外面仍然鞭炮齐鸣,如同她此刻狂跳不止的心。

  借着红盖头露出的缝隙,她看到桌沿处,有一对龙凤喜烛,燃烧的劈啪作响,坠下烛泪点点......

  终于迎来脚步声,她打起十二分精神,身子陡然坐直。

  上官凌似乎喝醉了,脚步虚浮,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又得到全城百姓的祝福,他对敬来的酒来者不拒,已经不记得喝了多少,被沐泽扶进房间,他看到床上坐着的新娘,醉眼迷蒙,也没有在意那些规矩,随手揭了盖头,露出来倾城绝美的脸,那么熟悉,熟悉到让他想起第一次心动的画面,他看着她穿着和自己一样地红色喜服,竟然欢喜若狂。

  “妍衣......”忍不住呼喊了她的名字。

  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他看到那人瞪大着双眼看着自己,那表情仿佛不可置信一般,她张口喊了自己,声音有些陌生,一张熟悉却不是心里的脸庞,眼前渐渐清晰,眼前这张脸也渐渐清晰,哦,不是她。

  脑子一下空白成一片,他倒在床上,再也没醒。

  许文佩还在震惊中,久久没有回过神,她一眨不眨地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人,桌上的喜烛已经燃尽,烛泪流淌,蔓延整个桌角,却也顺着自己的心,滚烫到无边无涯。

  原来你喜欢她,原来......

  她绝望地叹了口气,为他拖鞋脱衣,将他的身子费力地摆正,无意间看到他手腕上系着一个红布条,仔细一看,竟然是系着死结。

  这一夜漫长无声......

  此时,顼妍衣正在院中看书,突然听到蜜儿焦急的声音,越走越建,她刚要抬头,身子刚刚站起,眼前气冲冲地走来一人,“啪!”的一巴掌狠狠地落在她的脸上,瞬间火辣辣的。

  她看清来人,竟是刘紫娇!身后跟着一群人!

  “小姐!”蜜儿急忙跑到顼妍衣身旁。

  “你个小贱.蹄子,你做下的好事,看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说完作势还要扑上来,蜜儿身体挡住。

  柳如华闻声赶来,质问这是怎么了?派人将刘紫娇拉开。

  刘紫娇大骂道:“果然什么样的人生出什么样的女儿,你算个什么东西?如今竟然唆使你的女儿,来害我女儿?”

  “够了!三姨娘您来我这里又大又骂还要顾及你的身份,别让别人笑话您不懂礼数,也别给父亲丢人!”顼妍衣哪里由得胡闹,拼命甩开对方的手,一脸的狠绝,竟一下子镇住了刘紫娇。

  刘紫娇道:“你给我女儿清若下了毒,现在还好意思问我?”

  “下毒?怎么回事?”顼承煌站在门口,刚刚情急之下,柳如华派人去通知他过来的。

  刘紫娇看到顼承煌,立刻泪如雨下,走到他面前,哭诉道:“老爷,您快去看看清若吧,昨儿个,她喝了一碗参汤,今天一大早就腹泻不止,呜呜呜......”

  顼承煌问道:“参汤?大夫怎么说,这是怎么回事?清若中毒和妍衣丫头有什么关系?”

  刘紫娇道:“春桃你出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春桃立刻跪在地上,颤抖不止,哆哆嗦嗦地将昨天自己打碎参汤的经过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最后,她哭诉自己的无辜,没有料到,那碗参汤里竟然被下了毒,否则借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拿给三小姐喝......

  蜜儿厉声喝道:“春桃,我家小姐,于你有恩,你怎么会如此恩将仇报,不分青红皂白的污蔑我家小姐!”蜜儿跪在顼承煌面前,目光坚定地说道:“老爷,昨天那碗参汤是我好心怕她被三小姐责罚,才给了她,哪成想她会以此污蔑,奴婢以命担保,此事与小姐绝无关系!”

  刘紫娇冷哼,“哼,你以为还想再出上次那样的事情,让你侥幸逃脱吗?大夫,你说说看,这碗参汤里的名堂,让她们好死心。”

  从人群里走出来一个长者,还有一个端着那碗参汤的丫鬟。

  那名大夫躬身道:“启禀老爷,启禀夫人,这个参汤里的确是被人下了毒,不过好在毒素不是很重,因此三小姐才会捡回一条命。”说着将一根银针放到碗里,然后拿出,不多时,那银针尖渐渐变黑,他双手呈到顼承煌面前。

  顼承煌皱眉,看了看顼妍衣。

  刘紫娇大喝:“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你抢走了我女儿的心上人,如今又要赶尽杀绝,竟然想要吾儿一条命?你这个狠毒之人,我现在就要拿你见官。”

  顼承煌大喝:“休要再胡闹!你这样如同泼妇,成何体统!”

  刘紫娇哭道:“难道事到如今,老爷还要偏袒她吗,难道就她是老爷的女儿,清若她就不是了吗?她现在奄奄一息地躺在那,做娘亲的又怎么能坐视不管。”

  顼妍衣走到那个大夫身前,突然开口,声音淡淡:“她是什么症状?”

  那大夫被她一双清冷孤绝的眼神,看的心里有点发憷,竟然有些失神,待反应过来,立刻答道:“回小姐,三小姐现在的症状,初期口吐白沫,浑身发抖,现在已经昏迷,我已用皂水让三小姐将吃下去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却是只有汤汁......”

  顼妍衣沉默,刘紫娇此刻更是看到气不打一处来,正要作势上前,被顼承煌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