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07章:往来是非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7章:往来是非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07章:往来是非

  打闹过后,岳清灵坐下,大口地喘着气,背对着顼妍衣坐下来,

  “我方才看到红莲了,她真的变了很多,变得我快不认识了......”

  顼妍衣没有说话,起身泡了茶,递到岳清灵手里。

  岳清灵转身看了一眼她,语气低沉,“妍衣,好像你也很久没有主动提起过她,之前我并没有觉出什么,现在想来,难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顼妍衣笑了笑,有丝无奈,但是却又不想骗她,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她们两个人爱上了同一个男人?那天在留芳宫里,那一幕她至今都还记得,对于一向老实淳厚的玉红莲,她甚至怀疑那个人究竟是不是她。

  “妍衣,咱们三个自小就在一起,如今大了,为何反倒疏远?”岳清灵心中有些烦闷,整个人有些恹恹的,想起今早在路上遇到玉红莲那个丫头,她神色有些慌张,看到自己也不似以往,她还拉着她的手,说要她跟她一同来看妍衣,却被红莲狠狠地甩开,那表情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疏离,

  “走开,别再来打扰我!”她丢下那一句话,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

  顼妍衣声音淡淡,却充满着熟悉的温度,突然在耳边响起,“清灵,你还在我身边我就知足了,你不要难过,人生总是会这样,有得就会有失,我们不要再走丢就好了,对不对?”

  顼清若的毒经过了四五个御医的连夜抢救,终于有了成效,保住了顼清若的一条命,起初还昏迷不醒,到了第四天,顼清若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

  花叶子的毒性很厉害,人只要服用过后,当场毙命,好在春桃当时因为害怕撒去一大半,顼清若又当场吐出了一大半,否则大罗神仙来了也回天乏术。

  顼清若醒来,整个人虚弱到了极点,元气大伤,大夫说要恢复也要用去大半年时间。

  可是顼清若一想到马上欧阳勰就要迎娶顼妍衣那个坏人,她心中着急,却也别无他法。

  婚礼在即,欧阳勰与顼妍衣按照礼数,在成亲之前,新人是不能时常见面,所以,自从提亲过后的半个月内没有再见,在那之后,只见过一两次,剩下的几乎就是用信鸽传书,彼此互念,也不失为一个意趣之举。

  欧阳勰派陆冥送来一个玻璃珠,顼妍衣一看,和之前五岁那年他们初遇时,她丢掉的那个玻璃珠更大一些,里面好像还有五颜六色的水墨一样地东西,看起来很是漂亮和奇特,顼妍衣爱不释手的把玩。

  突然来了一只野猫,趁着她不注意,飞快的将那个珠子叼走,她急忙追了出去。

  那野猫不一会跑到一处假山上,嘴里叼着珠子,顼妍衣怕它吐掉,会把珠子摔破,只好站在假山下,看着那野猫与自己安静对视,那猫大概是见这个人怎么会这么执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顼妍衣,而她也忽然起了玩心,倚靠在旁边一棵树上,盯着那猫儿。

  过了一会儿,顼妍衣才反应过来,这里有一些眼熟,正想着,假山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她再抬头的时候,看到顼容莹,从后面走出来,一身素白的纱衣,不施粉黛,看到顼妍衣,眼中也露出惊讶。

  顼妍衣想起那天在留芳宫里,二人的对话,看了看周围,不知道说些什么。

  顼容莹却神色无意,只是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愣了一下,

  顼妍衣趁着那只猫不注意,飞速地翘脚,一把抓住了猫儿,那猫儿受了惊吓,珠子坠下,幸亏顼妍衣眼疾手快,用裙子一兜,那珠子安全回到她的手里。

  拿到了珠子,顼妍衣也不打算再作逗留,转身正要离开。

  顼容莹的声音突然响起,“你现在一定很得意吧,马上就要嫁给他,还获得了父亲的宠爱,太子的庇护,皇上的荣宠.......”

  “除了那个人,其他的你也可以得到,奈何你不思进取,非要剑走偏门......”顼妍衣回头,打断了她的话,瞥了一眼顼容莹的打扮,还有手里的污泥,她笑了笑,“一步错,步步错,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年的事情你错了便是错了,希望你尽快认罪,莫到最后要连累父亲与你一起!”

  顼容莹大笑一声,“你少在这里惺惺作态,你没有揭发我,还不是为了你自己?你马上就要嫁给丞相之子,你又岂会让自己有污点?还说什么是为了顼家,为了父亲,我呸,若是为了整个顼家,又怎么会找人毒害自己的妹妹,利用清若身边的人去下毒,真是想不到这种事情你现在居然也能做得出来......”

  顼妍衣直直看着顼容莹,顼清若中毒虽然是瞒不住的,但这不过是昨晚才发生的事情,而且父亲第一时间便下令封锁了这个消息,怎么她会这么快就知道,而且听她的语气,她说利用......清若身边的人.....下毒?这几个字听起来没什么,可是还是让顼妍衣嗅到了非比寻常的意味,似乎并不止于此。

  “那么你呢?我想起来了,当年白威倒在你脚下,好像就是那年今日,你是来看他的?还是在这里忏悔?姐姐,我希望你迷途知返,不要一错再错下去......”

  顼容莹大喝道:“够了,不要再惺惺作态,请你离开这里!”

  顼妍衣见顼容莹转身,她也不再说下去,目露淡淡的疑惑离开了。

  刚刚走出那片假山,迎面跑来一个人,撞在她的身上,她险些摔倒,那个人看到她,连连道歉,又行色匆匆地往前跑去。

  顼妍衣猛然回头,抬眼看到那个女人,身上的衣服上面竟是一躲鲜艳欲滴的蔷薇花纹。

  她好像在哪里见过,对,就是大概半年前,那天晚上她跟踪顼清若,被人打晕的那个晚上,之后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在欧阳勰所在的房间,她晕倒之前,眼前也是出现这样一朵蔷薇,和刚刚撞到的人身上穿的衣服上面的,几乎一模一样。

  她悄悄顺着那人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大老远,看到那个人果然与顼容莹站在一起,那人突然跪在地上,汇报着什么,距离太远,顼妍衣听不真切。

  于是她悄悄向前走去,慢慢靠近那两个人,躲在一处假山缝隙里。

  鸳儿急的直跳脚,跪在地上,大汗淋漓,急忙道:“小姐,怎么办?昨晚孔叔喝了些酒,一不留神让秋萍那丫头给跑了,要不是奴婢今天早上去给她喂药,才知道她跑了,而孔叔才醒来,耽误了汇报的时辰,这会子恐怕那丫头早就找不到了,这下该怎么办?”

  “真是一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那么大个男人,竟然看不住一个小丫头。”顼容莹心中惊慌,却也没有表现出来,故作镇定的骂道。

  鸳儿听到她这样说,也不敢抬头,更不敢交代实情,实则是昨晚孔叔那个老色..鬼,一直对秋萍那丫头有所企图,昨晚借着酒劲,想要欺负她,也正是喝的太多,那丫头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然挣脱了去,而自己与孔叔也有些不一样,顾念旧情,也不忍让他有事,便又在顼容莹面前替他求了情。

  顼容莹心情烦躁,“告诉他,无比把人给我找到,否则提头来见!”

  “是!”

  “对了,秋萍跑出去,一定会去找她的姐姐春桃,肯定也跑不远......”

  顼妍衣躲在那里,心中震惊,原来竟然是她!

  鸳儿刚刚离开,顼容莹席地坐下,手里轻轻抚摸着一朵新发芽的绿草,那块地里,正是当初顼妍衣发现断指的地方,想必那里正是白威被埋的地方。

  顼妍衣与顼容莹在假山两侧,相背而立。

  顼妍衣小心翼翼地坐下去,听到隔壁顼容莹的声音响起,“如果你在天有灵,如果你说的爱我都是真的,请你保佑我......”

  “美人儿,你果然在这里,可让我好找!”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顼妍衣神经紧绷,不敢出声,心中震惊,久久都未过神来。

  顼容莹眼里闪过一丝嫌恶,轻轻甩掉那个男人的手,笑道:“你可真是不要命了,大白天跑进来,就不怕被人看到吗?”

  那男人在她身上捏了一把,笑道:“这有什么,这又不是第一次,这么多年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就连上次顼妍衣那丫头去你府里待了那么久,不也没有发现我吗?再说我的武功你也该早就见识过了,有什么怕的?倒是你,这今儿个这么个日子,在这里做什么?来祭奠他的?”

  顼容莹压低声音,环顾四周,强装微笑,道:“我不过是最近心中有些烦闷,过来稳一稳心神罢了,你方才也听到了,秋萍那丫头跑了,你还不去找她?到时候露出马脚来,你我都逃不了。”

  “我一会就去,不过,我来也是想要提醒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上次想出了法子断了入宫的那条路,我还以为你悬崖勒马,终于想清楚要打算和我双宿双飞,以为这么多年终于开窍了呢,却不想还惦记着欧阳勰那小子,我告诉你,你趁早死了这条心,这么多年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情,那顼清若这些年何曾欺负到你的头上,要不是我暗中护着你,你以为你会过的这么安静?”

  顼容莹道:“你还好意思说你为我做下的那些事?哪一件做好了?当年让你了解妍衣那丫头,都已经上马劫走了,还能让晕过去的人给半路跑掉......还有上次你派杀手扮成车夫劫走了妍衣那丫头,倒是的确没有被发现,却没想到那人那么没用,轻易被人杀死,要不是后来遇到的是另一批清若那丫头的杀手,替咱们蒙住真相,恐怕早就被起疑了......还有这此,你找的那个孔叔更是酒囊饭袋,让一个中了毒的丫头轻易的就逃脱,要不是这么多年,你的确在我身边做这些,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别人派来的奸细......你是不是故意的......”